分享到:

从鲁迅小说中得来的真知识

学术乃天下之公器,学术研究的最高目的在于从研究对象中获得真正的知识,以普惠现实人生。这本是关于学术最基本的常识。但是如果我们用这一点对比一下当今形形色色的学术“成果”,自不免发出一些感叹。从这个角度而言,甘智钢先生的新著《鲁迅小说研究新论》倒是值得一读的好书。$$该书是作者多年埋头研究鲁迅小说的成果。正如书中“绪论”所言:其出发点在于重新整理爬梳鲁迅小说的艺术思想价值,以利于当代文化建设。围绕这个出发点,专著得出了许多新的结论,给我们提供了关于鲁迅小说的一些新的认识,殊为可贵。$$对于以鲁迅一代人开创的中国短篇小说繁荣的文化奇迹,专著抓住文学自觉的标志──文体观,作者认为,在现代短篇小说开创期,就出现了至少是两种不同的文体观。这两种文体观分别以胡适和鲁迅为代表。胡适的文体观主要表述在1918年发表的《论短篇小说》一文中,鲁迅的文体观则主要散见于创作实践和杂感中。胡适从西方文化中直接引进了文体观,鲁迅则经过了长期的思考和摸索,在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4-05-11
《文学教育(上)》2019年11期
文学教育(上)

鲁迅小说的忧患意识

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的伟大旗手,是现代文学的奠基者,他的作品思想深邃,有着对封建社会吃人的本质的深刻揭露,有着对旧时代中国国民性的深沉思索。他笔下的一个个生动的故事,一个个鲜明的人物形象,都是对20世纪初期旧中国的真切写照,充分展现了一位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对民族命运深深的忧患意识。鲁迅自小就有家国情怀。青年离家,远赴日本留学。他剪去辫子,留影纪念,并题字:“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1],表明他报效国家的志愿。他学医救国,弃医从文的选择也都是为着他的报国之志。他时常思考着中国的国民性问题,探寻着旧中国积贫积弱的原因。走在文艺救国的道路上,鲁迅用小说、杂文等多种文体记录了历经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风云动荡的中国面貌和国民精神状态。鲁迅在《我是怎样做起小说来》中明确表示了他创作新文学的目的是:“揭出病苦,以引起疗救的注意。”[2]本文拟对鲁迅小说中揭出的“病苦”做出分析,从中领略鲁迅先生忧国忧民的深重的忧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2期
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叙述、意义与解释——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的三个关键词

尽管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鲁迅小说形式研究就有了很大突破,不过相较于思想内容研究,还远远不够。本世纪以来,符号学研究在中国日益壮大,给鲁迅小说形式研究指出了新的方向。运用符号叙述学研究鲁迅小说的形式特征,就是一种新的思路和方法,其可以进一步探究鲁迅小说的隐含作者、叙述者、复调和修辞等。从现代形式论到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这一过程中,语言、意义、叙述和解释是关键环节。一、从语言到意义: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的基础鲁迅小说的符号叙述学研究,源于此前运用西方现代形式文论对鲁迅小说的研究。现代形式文论研究鲁迅小说形式特征的所有成果中,鲁迅小说叙述学研究与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是最为密不可分的。要弄清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以及如何进行鲁迅小说符号叙述学研究,必须先弄清楚现代形式文论和叙述学。现代形式文论源于索绪尔的语言学研究,因而现代形式文论首先是关于语言的理论。只不过现代形式文论研究的语言并非普通语言,而是文学语言。尽管对鲁迅小说进行符号叙...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廊坊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2期
廊坊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鲁迅小说结构模式研究

结构模式作为小说的深层结构,“包括所有决定叙述意义的句法——语义表述”,“它通过一组运转方式或转换行为转变为表层结构”。①这种结构的生成,会经过一个叙述化的过程,“所谓‘叙述化’,即在经验中寻找‘叙述性’,就是在经验细节中寻找秩序、意义、目的,把它们编成情节,即构筑成一个具有内在意义的整体”②。陈平原将之视为小说叙事模式的三个层次之一,他认为“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应该包括叙事时间、叙事角度、叙事结构三个层次”③。鲁迅小说的结构模式独特而多样,具有开创性贡献。有人将鲁迅的小说模式概括为“看—被看”“离去—归来—再离去”两种,“鲁迅的这些努力,体现在《呐喊》《彷徨》里,就演化为‘看—被看’与‘离去—归来—再离去’两大小说情节、结构模式”④。这种概括,虽指出了鲁迅小说深层结构的独特性,却并不全面。依据格雷马斯叙述模式中的主体与宾体间的关系以及鲁迅小说中主体对经验事实重组的方式,鲁迅小说可概括为以下五种结构模式。一、“说—听”结构模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文摘》2019年06期
社会科学文摘

希望·绝望·行动——鲁迅小说中“孩子”形象的变化及其意义

——综观鲁迅的小说,我们会发现,“孩子”是一个出现频率极高的字眼,这个字眼有时候指向某一个具体的“孩子”,更多的时候,则是一种泛化的存在,指的是所有的未成年人。如同尼采在《査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借“孩子”表达他的“超人”理想一样,鲁迅在他的小说中借“孩子”表达他对“真的人”的理解。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孩子”在鲁迅小说中是作为一个隐喻符号而存在的。透过这个隐喻符号,鲁迅思考现实,想象未来。这个隐喻符号既是文学家鲁迅自我表达的一个中介,也是思想家鲁迅思考许多问题的出发点和归宿。“孩子”与两个世界鲁迅小说中的“孩子”从总体上可以分为两大类:记忆中的“孩子”和现实中的“孩子”。记忆中的“孩子”自由、纯真、美好,现实中的“孩子”麻木、愚昧、丑陋。这些个性相异的“孩子”将鲁迅小说中的世界划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一个是过去的世界,是宁静自然的乡土,是20世纪20年代新的知识者和启蒙者的精神故乡和人性乌托邦所在。一个是现在的世界,是启蒙者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5年28期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鲁迅小说教学“难”在哪里

不知从何时起,对鲁迅小说 的解读与教学成了中学语文教学 中的老大难。为此,有人甚至主张将鲁迅作品从教科书中剔除; 也有人说,不要让孩子过早地接触鲁迅的作品。这种“剔除鲁 迅”“不读鲁迅”的论调,都是因 为阅读鲁迅小说“难度大”“收效 微”而发。这种声音,不仅来自学 生、家长,也来自教师。就教师教 学的层面看,这里所谓的“难度大”,并不是教师对文本阅读得不 仔细,理解得不深刻,领会得不透 彻,而是教学上教得不痛快,课堂 上教不出味道来。 一、魯迅小说为什么让我们“不痛快”“不得味” 中学教材中所选的鲁迅作品 以小说为主。这些年,围绕“小说 教学内容的确定”已有不少讨论,为什么鲁迅小说依然不能提振学生阅读鲁迅作品的兴趣?学生为 什么依然不喜欢阅读鲁迅的小 说?为什么教师教学鲁迅小说会觉得“不痛快”“不得味”呢?或者说破坏师生兴致的最大“杀 手”是什么呢?我想,不是鲁迅小 说不经典,而是我们的知识结构, 特别是支撑小说阅读的知识结 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