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多姿多彩的美华留学生题材小说创作

三个不同历史时期的代表$$美国华文文学中的留学生题材小说,指的是美国华文文学中的那些以留学生生活为创作题材的小说。在这些小说中,主人公皆为留美学生,他们在美国留学时的种种人生遭际、情感波澜、思想矛盾、灵魂冲突是作者在作品中着意表现的重点。在美国华文文学作家中,有许多作家涉足这一创作领域,而於梨华、查建英、严歌苓这三位作家可以说是美国华文文学中留学生题材小说创作在三个不同历史时期的代表。$$从最初的《归》(1963)《也是秋天》(1964)到代表作《又见棕榈 又见棕榈》(1967),再到后期的《傅家的儿女们》(1978),贯穿於梨华留学生题材小说始终的,是这些作品中的主人公们,或在留学生涯中为求生存艰苦挣扎却不免遭受凌辱,或为事业上的成功而心力交瘁却终遭失败,或满怀希望来到美国希冀实现自己的理想换来的却是梦的破灭,或在爱情上丢失了在台湾曾有的幸福而在美国碰得头破血流,更多的则是这几种不幸兼而有之。可以说,留学生们在生活、事业、理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4-08-10
《当代文坛》2019年04期
当代文坛

严歌苓小说语言风格探析

严歌苓作为当代文坛的优秀作家,有着很高的写作天赋,而她作为一个职业作家,对于小说的语言有着高度的自觉。目前对严歌苓的小说研究多偏重于“文化解读”,对其小说的语言进行细致的研究偏少。对作家的语言研究是文学批评的基本的、也是必要的工作,因为“把对语言的敏感作为一个小说家之所以成为小说家的基本条件,并没有新意。但陈旧并不意味着过时。常识往往又是需要经常强调的。”①严歌苓作品丰富,语言风格多样,很难一言以蔽之,值得作深入细致的分析研究,这有利于切实地探寻她的艺术世界、领略作品的艺术魅力。一简练与细密严歌苓虽然没有对自己写作的语言问题作很系统的阐述,但她对于小说的语言是有着高度的自觉的。她在《双语人的苦恼》一文中提到:“去掉了副词,减少了此新句和形容词的文章,的确朴素许多,淡许多。”②其实对于小说语言的简洁,严歌苓一直在有意识地实践。20世纪90年代初,她创作了大量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并赢得了广泛的声誉,也为她文学道路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大众文艺》2018年24期
大众文艺

论严歌苓小说中的“窥视”书写

海外华人女作家严歌苓历来以塑造生动的女性形象见长,她运转那根“翻手为繁华,覆手为苍凉”的绣花针,将政治、历史与民族的意义熔铸到一个个女子身上。而严歌苓在结构故事与刻画人物的过程中,时常使用“窥视”这一视角展现人物心理、揭示深层内涵。“窥视”书写最早在严歌苓《雌性的草地》中露出端倪,又在《穗子物语》中被集中书写,转而在近作《芳华》中重复出现,甚至《小姨多鹤》等史诗性作品也若有若无带上了“窥视”的影子,其出现的高频使得“窥视”书写理应作为严歌苓创作的母题现象受到关注。本文试将严歌苓的窥视书写分为个体与个体间的窥视、集体化的窥视和个体对自己的窥视三类,并结合严歌苓作品中具有典型意义的意象加以分析,从而揭示严歌苓融入了自身思想感情,用以展示人性本质、批判集体主义与封建传统、却始终充满人情关怀的特殊书写样式所具有的深刻内涵。一、“窥视”之文本隐喻“窥视”历来给人的印象并不美好,它通常意味着鬼祟、卑琐和不怀好意的注视。弗洛伊德说,窥视是人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东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严歌苓新移民小说的跨域书写

作为“新移民文学”的代表,当严歌苓在20世纪90年代辞别故国,踏上大洋彼岸。她并未沉溺于思乡和寻根情愁的书写,而是以平和心态和敏感笔触,在坚守民族尊严同时,刻画了无数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以独特叙事方式,传达对东西文化差异的感叹。新奇而异质的文化,使其感受到自己被连根拔起后栽种到一片完全陌生又新鲜的土壤。“而在新土上扎根之前,生命的全部根须是裸露的,像是裸露着全部神经,因此我自然是惊人地敏感。”[1]严歌苓自称“游牧民族”,因无论从地域空间还是心灵归属感,其既游离于故国家园,也有别于寄居国文化。正是这种边缘处境,使其在异域风情中不断地更新和演化,从东西迥异文化中汲取营养,从人性广阔的空间审视不同族群文化。经历文化跨越的严歌苓,从“留学”到“学留”,再到跨国婚姻,更加关注移民这一特殊群体,“移民,这是个最脆弱,敏感的生命形式,它能对残酷的环境做出最逼真的反应。”[2]为在异域他乡留下来、活下去,有些移民放弃对故国文化的坚守,选择退让...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写作》2019年01期
写作

严歌苓小说中的戏曲叙事策略

在传统中国社会,戏曲在国人生活中占有至关重要的地位。它既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一种娱乐方式,提供着公共交流的空间,同时也是老百姓获得历史文化知识,树立道德价值体系的重要源泉。而人们对于戏曲或者对于伶人的不同态度,反之又体现了时代、地域、性别等背景差异。正是源于戏曲可以言说的丰富内涵与广阔外延,包括华文文学在内的当代文坛出现了不少含有戏曲元素的小说,其中白先勇、李碧华、施叔青的相关创作已经受到了较多的关注,相对而言,严歌苓运用戏曲元素进行创作的独特价值还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事实上,严歌苓是一位极富创作个性的作家:“她的创作不仅在海外华文文坛树起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且对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学也注进了簇新的因子。”①其大量小说由戏曲入手,借以展现现代人、异域人对于包括戏曲文化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的观感,辨析戏曲文化在历史进程以及当下的复杂意义,同时也可以看到作者关于人性、人生的独特体悟。戏曲元素的运用丰富了作品的文化意蕴,赋予作品以独特的艺术魅...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写作》2019年01期
《当代作家评论》2019年03期
当代作家评论

女性的命运时空:严歌苓创作的成长节点与小说的艺术特色

严歌苓,中国当代著名的旅美作家,美国好莱坞专业编剧,被中外文坛誉为“华文世界最值得期待的作家”。【注文1】她以中、英双语创作小说,其作品被翻译成日、荷、西、法等多种文字,获得不同国家和地域的奖项与荣誉繁多。严歌苓是一个非常高质高产的作家,近几年相继出版了《少女小渔》《扶桑》《雌性草地》《金陵十三钗》《芳华》《陆犯焉识》等小说。严歌苓小说在文字上呈现出极强的故事性和空间感,许多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搬上了银幕。特别是从上世纪末至今,严歌苓将逐渐被边缘化的纯文学文本,毫无阻碍地带入大时代下的主流荧屏世界。严歌苓著作等身,因其丰阔的创作版图,跨界的经验写作,使她的文学表现难以用某类关键词来定位。本文择选严歌苓的小说代表作《少女小渔》《扶桑》《芳华》,在严歌苓女性身份的注视下,感受作家对女性命运的敏锐观察力与独特理解力,以此把握严歌苓文学探索的成长节点和艺术创作的突出特征。一、《少女小渔》:一个生命的移植著名作家J.M.库切说,“一切自...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