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赤诚的歌者

五月,是石榴花开的时节,是生命律动的时节,是诗歌的时节。$$郴州市五岭诗社举行声势浩大的“五岭诗歌论坛”,主题之一便是讨论资柏成的诗歌。$$资柏成本职工作是当领导,他身材魁梧而生性温雅,写诗多年未间断,却不事张扬,可谓深得儒礼之髓。$$资柏成当过农民,当过教师,而后又二度从军,从东北边陲到东海之滨到西南边境再到自卫还击战场。在部队一路升官,转业到地方自然就成厂领导。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留下动人的诗歌。去年和今年,竟连出两本诗集,一本是中国文联出版社的《军旅情怀》,一本是珠海出版社的《生活的浪花》。$$捧读之,读到的是火热青春的壮丽的交响乐,读到的是诗意生活的悠扬的小调。$$他的诗,不是象牙塔牌的制造品,不是学院牌的打磨品。$$他的诗,是他心灵的美丽喷泉,是他生命的无华浮雕。$$军人出身的资柏成对军旅生活充满了热爱,一本《军旅情怀》嵌进了他在军旅生活中的豪情、友情、乡情、亲情、爱情和鱼水情。$$沿着这条石板路/我仔细地追寻/风风雨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6-01-26
《东北之窗》2011年Z4期
东北之窗

柏成建:有歌“毕”唱

大连之大,贵在能连。在大连,柏成建的名字很响亮,他充分利用《久久合家欢》这个平台,一干就是,2个春秋,与大连观众紧密相连。12个春秋,每周一台((久久合家欢》,600多台节目,一台接着一台,一台赶着一台,观众的审美需求就像一根无形的鞭子,在他的头顶摇来晃去,时不时地使劲抽他一下,他累得几乎连喘气的工夫都没有。但柏成建坚持住了,而且取得了成功。从2007年开始,连续三年,《久久合家欢》都是全国地面频道“20强’‘之一,而且是“三连冠”的唯一;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梦想剧场)、(同一首歌》、(非常6+1》、(旋转舞台》、《周末喜相逢》、《心连心》和青歌赛等等,都有他的身影和智慧;北京、上海、山东等地的电视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化月刊》2017年Z7期
文化月刊

初心永不忘,创新民美唱法传天下——记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民族艺术协会声乐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吴柏成

吴柏成家学深厚,幼涉乐坛,自创中国民美结合唱法,融民族与美声唱法为一体。平日潜心歌艺、游学名师,浓情感于喉头,歌情怀于心中,歌技渐臻佳境。吴柏成曾代表中国参加多项国际性赛事,其唱法被数十家刊物及电视台报道,传播甚远。博观约取厚积发,一鸣惊人天籁音初识吴柏成是在首届“民族艺术奖”全国声乐比赛中,这是一场由中华民族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主办、中国民族艺术协会声乐学术委员会承办的全国性赛事,被誉为中国最高标准的民族声乐比赛,比赛设美声、民族、流行三种类别,参加标准尤为苛刻,必须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歌手才可报名,且需要经过县、市、省级的3轮现场审核才可递交参赛作品到组委会参加决赛。比赛赛制参照中国音乐金钟奖,要求参赛者自选两首歌曲,提交演唱录音或录像,这就决定了所有歌手都会以其最擅长的歌曲和最佳演唱状态来参赛,从而加剧了赛事竞争的激烈程度。在经过分赛区和总赛区层层考核、严格选拔后,组委会共收集到了126名参赛选手的音乐小样,这其中有很多优秀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北之窗》2011年15期
东北之窗

柏成建留住大连文化名人

((久久合家欢》导演柏成建是个敢说真话的人,他也是那种能够将言论兑现的大男人。过去的13年里,柏成建一直扛着《久久合家欢》的文化旗帜前行,有过困难,也收获过成功的喜悦。他说,他从未浮躁,也不会去媚俗,而是在引导老百姓感知文化。“用好大连的文化名人”大连有深厚的文化积淀,也不缺乏全国知名的文化名人和文化机构。柏成建在表示认同的同时,也点出了不足:“一个城市的文化,就大连而言,还没有形成一个产业链条。文化走向市场,文化形成体系,大连还没有形成。其实大连有文化根基的,基础非常好。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前,大连文化已经形成很多的元素。走出过一些名人,像谷建芬、杨洪基、徐沛东、李前宽等等,除了这些前辈,后起之秀中还有余男、秦海璐、孙楠、董洁。在体育领域,大连足球自不必多说,像邹振先、李永波等人,都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创作与评论》2015年11期
创作与评论

作家要有一颗怜悯的心——资柏成访谈录

白居易在《读张籍古乐府》中写道:“上可禆教化,舒之济万民;下可理情性,卷之善一身”。的确,文学作品能够教化人伦、移风易俗;可以帮助我们寻找、建设一个精神的家园,她是人类文明所不能缺少的一种方式和一种财富,是我们所生活的时代的幸福指数。同时,文学是一个时代的气节,而作品则是一个作家的气节,一个作家应该肩负公共知识分子的使命。在这一点上,资柏成做到了,他身上所表现的平凡与超凡、阳光与睿智,无不散发出鼓舞民心、助推社会进步的正能量,正所谓“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曹庆红(以下简称“曹”):资老师好,今天与您聊聊文学,我倍感荣幸,却也忐忑,有些“足将进而赼趄,口将言而嗫嚅”的惶恐。您著作等身,大笔如椽,曾经出版或发表过长篇小说、电影文学剧本、诗集、中篇小说集、杂文集、小小说集等,看得出,您对每一种文学体裁都有尝试,而且驾轻就熟,操作得很成功。我也曾写散文,后来想进军小说领域,可在文体转变的过程中似被千军万马阻挡,左冲右...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创作与评论》2015年11期
创作与评论

人间百态录入心——读资柏成中篇小说

在郴州文坛上,资柏成算是勤奋的作家了,除了陆陆续续出版了几部长篇小说、短篇小说集及电影文学外,最近又要出版一部中篇小说了。承蒙信任,本人先睹为快,阅毕感慨万千。其一,当今社会,物欲横流,金钱至上,能够用文学来观照生活的已经不多,而像作者一样,毕其功倾其力于文学创作的更是少见了。其二,当今世界,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能够关心他人,尤其能够关注生活底层的人更加少见了,但是,作者却将焦距对准那些挣扎在命运底层的农民工、下岗工,用发自心底的人文关怀,去温暖贫穷,去“燃烧冰雪”。如果说,生活是一艘疾驶的航船,作者一定是坐在前排的乘客,他不但全神贯注地观察两岸,而且一刻也没有停止对人间万象的思索、探究、判断。“搜索”人间百态。在资柏成的中篇里,我们看到了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他们来自不同的阶层,他们从事不同的工作,他们具有不同的心态,但有一个相同点,就是他们大都挣扎在社会底层,都背负生活的重压,都承受着过重的压力。当然,最后他们也几乎有着相同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