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族群视阈与中国诗学的多样生态

少数民族文艺思想因被发掘较晚甚至很多是民间艺人的“心得”而常被忽视。那么,谁更懂文艺,谁更会审美,谁将艺术生活化,问题一旦提出,也许一些理论来理论去的学者不免心虚。中华民族以多元一体的方式构成,中华民族的诗学无疑也是多元一体的。传统诗学习惯了“言必《文心》,论必汉唐”的集体口吻,常视之为学术正宗。东西方文化交流日炽的今天,文艺研究中贩卖热抄西语成为盘踞于文人头脑的又一时尚。不仅汉族文论面临失语窘境,而且本已发声微弱的非汉族诗学思想更是少有人问津。在这样的理论困惑面前,我们对中华民族文化的多元构成视而不见,对偏离儒学传统、精通文艺的异民族诗学感到陌生。因为陌生而否认其存在或贬低其价值,成为很多学者的知识缺陷。$$    少数民族身上一样存在着伟大的诗学,这几乎是无法否认的。出身少数民族,名垂千秋的许多大文人如元结(鲜卑族)、元好问(鲜卑族)、刘禹锡(匈奴族)、海瑞(回族)、李贽(回族)、蒲松龄(回族)、曹雪芹(满族)、老舍(满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6-09-21
《学术界》2001年02期
学术界

《中国诗学》十年

九十年代的学术研究 ,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多元化格局。不仅学术取向、研究方法多元化 ,学术观念也呈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这种多元化的态势当然可以从某种程度上的后现代思潮来解释 ,但我更倾向于认为 ,是多元化的出版方式使学术观念的多元并存成了可能。 1 994年王德胜在《东方》第 5期上发表《“民间的”学术景观——— 90年代大陆“学刊现象”》一文 ,劈头就说 :这是一个令人相当费解的现象 :正当大陆学术界纷纷抱怨和叹息学术研究不大景气 ,学术著作出版愈加困难的时候 ,长江南北 ,从向来作为中国政治、文化中心的北京 ,到人文风气久积不衰的江浙 ,再到如今大面积商业化的南粤之地 ,短短二三年间 ,竟陆陆续续冒出了十数种钟情学问、追循理论建设的刊物 (丛刊 )。《学人》、《原学》、《中国文化》、《现代与传统》、《中华人文》、《东西方文化评论》、《中国社会科学季刊》、《中国文化研究》 ,以及《东方》、《战略与管理》、《今日先锋》、《文学研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长江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长江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叶维廉对中国诗学中山水情怀的解读

1作家的简介及其创作叶维廉(Wai-Lim Yip)1937年生于广东中山,先后在中国台湾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取得英国文学学士、硕士学位。1963年赴美,1964年获爱荷华大学美学硕士。1967年自普林斯顿大学完成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后,一直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任教至退休。叶维廉独特的经历让他独具充分的机缘对中西文化有系统的把握。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他充分吸收了中国传统文化;在留美期间开阔视域,深入系统地学习西方理论、精通英语,深入地浸润于西方文化生活,这对于西方文化及其思维模式的习得是十分必要的。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孕育的一代,在留美期间对于西方文化的接触、了解、熟知、精通,这个过程就是中西两种文化交流碰撞的过程。叶维廉就是中西两种文化交流的参与者、也是旁观者。因为两种文化交流的过程,也是两种思维模式碰撞的过程,而这一切都集中于一人,使得参与者更能跳出单一文化模式的限制,在以西释中、以中释西的两种文明双向阐发的过程中,使得参与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华中学术》2016年04期
华中学术

不离《诗》 亦不执《诗》——中国诗学“合法诠释”思想研究

作为中国古典诗学多元阐释思想元话语的“《诗》无达诂”,始出董仲舒的《春秋繁露》之《精华第五》篇:难晋事者曰:“《春秋》之法,未踰年之君称子,盖人心之正也。至里克杀奚齐,避此正辞而称君之子,何也?”曰:“所闻‘《诗》无达诂,《易》无达占,《春秋》无达辞’,从变从义,而一以奉人。”[1]就像我在拙作《“〈诗〉无达诂”生成的历史境遇》中探讨“《诗》无达诂”出生的场域问题时指出的那样,董仲舒之所以提出“所闻‘《诗》无达诂,《易》无达占,《春秋》无达辞’”,显然是对“里克杀奚齐,避此正辞而称君之子,何也”的间接回答,其缘起在于《春秋·僖公九年》记载的“冬晋里克弑其君之子奚齐”一事。也就是说,董氏这里的“所闻”和接下来的“故去其正辞,徒言君之子而已”等,其出发点和本意原来是对《春秋》措辞的解释。所以,从“《诗》无达诂,《易》无达占,《春秋》无达辞”这一语言比对和同类归结来看,其落脚点和重心当在最后的“《春秋》无达辞”上[2]。然而,在将董仲...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下旬)》2013年10期
美与时代(下旬)

“含蓄”的结构层次与中国诗学术语的演变

中国诗学中“含蓄”现象起源甚早。20世纪以后,在中西诗学比较的视野下,“含蓄”被视为中国诗学独特的审美特征被揭示出来。中国诗学中“含蓄”现象与中国传统思维密切相关,即与天人合一思维下的“比兴”观念;从感物、心物交流思维而产生的“意象”、“兴象”、“意境”观念;基于中国诗学语言观念而产生的“言不尽意”、“立象尽意”、“意在言外”的审美追求密切相关。“含蓄”观念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不同的思维层次与中国诗学的理论术语及其发展是分不开的。由此可以看出,中国诗学中的“含蓄”观念是一个多层次的、动态的发展过程。中国诗学“含蓄”现象起源甚早,然而作为诗学理论的“含蓄”术语的产生则相对较晚。据蒋寅先生考证,“含蓄”作为一种较明确的审美追求最早出现在宋代诗话中[1]。宋代诗话讨论“含蓄”多在文本与意义层面上,着眼文本构成与传达效果之间的关系,突出文本的暗示功能。这影响了后世从诗歌技法层面(如用典、诗眼、虚字)探讨对审美“含蓄”之追求。在中西诗学比较...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3期
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评《<老子>与中国诗学话语》

刘占祥博士的《与中国诗学话语》是一本很有价值的专著,体现出以下几个特点:第一,作者在中西方文论比较对话的框架下展开对《老子》与中国诗学话语之间关系的探讨。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世界经济日益走向全球化,不同地域和文明之间的文化联系不断加强,人们的思想观念、行为习惯、生活方式也得以相互沟通,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