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学与舞台

主创在说:$$   文学是讲求意蕴的,它应该有自己的思想容量。而一般的歌舞类节目,对此多有忽略,更多是在技艺或作品的形式感上下功夫,所以尽管演员阵容强大,有巨额投资,也能轰动一时,但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往往成为过眼烟云。有鉴于此,我在为《大唐华章》撰稿时,除了在艺术传达上予以重视外,对它主题的确立也颇费了一番思量。最后,把它的意蕴概括为八个字——盛世、开放、文化、青春。$$    时尚诗乐舞《大唐华章》自问世以来,已经在北京和国内十多个城市作了巡演,受到了观众的欢迎。自2005年到现在,又在西安定期演出了400多场,同样好评如潮,受到中外艺术界广泛关注,可以说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和众多的同类型作品相比,《大唐华章》有自己显著的特色,其中文学的支持,是一个重要内容。作为《大唐华章》的撰稿者,我于此深有所感。$$    《大唐华章》作为一台意蕴深刻的歌舞,其结构也注入了文学精神。现在很多舞台艺术作品,大多缺乏结构意识,通常是一种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6-09-30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印度梵剧《沙恭达罗》英汉译本变异研究

迦梨陀娑(Kalidasa)是印度古代梵语文学黄金时期的文学大师,《沙恭达罗》是迦梨陀娑享誉世界的戏剧名作。英国东方学家威廉·琼斯称迦梨陀娑为“印度的莎士比亚”;德国大文豪歌德说一部《沙恭达罗》尽显四季色彩、人生精华;佛门诗人苏曼殊对《沙恭达罗》极尽赞誉之词。对这样一部享誉世界的戏剧经典,虽然中外学界已进行长时间研究,却鲜见在印、英、中三种文化、英汉两种语言语境下译本研究的文学研究成果。《印度梵剧英汉译本变异研究》,不仅有望进一步更好地从戏剧内部理解中印戏剧关系,更有望创造与英语世界《沙恭达罗》研究对话交流的机会;从不同的审美视角出发,逐步实现文化认同和文化之间的相互肯定,从而促成不同文化之间更好的交流与理解。正是在跨文化的视角下,本文以梳理译本变异为主线,通过对各种译本内外因素变异过程的梳理以及变异内外因的分析与探索,试图部分地揭示《沙恭达罗》作为世界文学经典的艺术魅力。第一章在分析研究现状的基础上,主要围绕《沙恭达罗》原本在...  (本文共30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当代文坛》2003年03期
当代文坛

文学与舞台——《大唐华章》撰稿感言

~~文学与舞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戏剧文学》2006年12期
戏剧文学

戏剧,别游离文学性与舞台性太远

戏剧艺术兼具文学性与舞台性,是文学思维与舞台思维相结合的产物。戏剧的文学性,体现在作为文本存在的形式—剧本之中;戏剧的舞台性,体现在戏剧舞台的呈现之中;戏剧的文学性以舞台性来呈现,戏剧的舞台呈现以文学性为依托。戏剧艺术的生命在于文学性与舞台性的整合。戏剧的文学构成最终要物化为舞台呈现,才能成为戏剧艺术。然而,当下的戏剧舞台太多地依赖于声、光、电技术,甚至把影像艺术搬到舞台上来,既游离于文学性,又游离于舞台性,因而也就远离了观众.其实,谁都知道,戏剧距离文学有多远,距离戏剧艺术就有多远,距离观众也就有多远。有鉴于此,呼吁戏剧别游离文学与舞台太远,呼唤戏剧文学性和舞台性的回归。呼唤文学性的回归作为一门综合性比较强的艺术,较之于其他艺术形式,戏剧与文学有着更为深厚的渊源.对于戏剧而言,文学作为戏剧不可或缺的要素,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有一位日本戏剧家说,剧本的价值可以离开演出而存在,演出的价值却不能离开剧本而存在。文学对于戏剧而言,确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宁夏大学
宁夏大学

贝托尔特·布莱希特戏剧中的现代性因素

贝托尔特·布莱希特创立的“非亚里士多德式戏剧”理论体系和戏剧创作实践,在对传统戏剧的反叛之路上开创了成功的范例。其戏剧理论和作品中呈现出的现代性因素对20世纪的现代戏剧和现代文学产生了深远影响,引导了后世文学的发展方向。本文拟从“现代性”视角切入,分析布莱希特戏剧理论和作品中呈现的现代性因素,进而探讨布氏戏剧在戏剧史和文学史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论文除绪论和结语部分外分为三章。第一章探讨布莱希特戏剧理论中的现代性因素,体现为“非亚里士多德式戏剧”与“理性的戏剧观”、“间离效果”与推倒“第四堵墙”、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的巧妙结合。第二章分析布莱希特作品中的现代性因素,分别为独立叙述的戏剧结构、灵活开放的舞台表演、“非典型性”的人物形象。第三章探讨布莱希特戏剧的现代性意义以及对现代文学发展方向的揭示。首先分析布莱希特戏剧与中国古典戏曲的殊途同归,其戏剧一定程度上有对中国古典戏曲的借鉴痕迹;其次探讨布莱希特戏剧在西方戏剧史上的转折作用;最...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当代戏剧》2007年02期
当代戏剧

寻求戏剧文学与舞台艺术的契合点

戏剧不景气是不争的事实,可导致这种现状的内在原因何在,人们却众说纷纭,概而言之,则为两说:一曰:戏剧文学的衰微。持此论者认为:近些年来未出现里程碑式的代表性剧目,缘于戏剧文学患上了软骨病,其症有三:一是大量失血,即大量拒绝了现实生活提供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资源;二是严重缺钙,基本上没有稍有力度的思想;三是缺乏想象力,无法开掘世俗生活的美学意义和诗性内蕴。或假改编经典之名,饰原创性匮乏之实;或“新瓶装旧酒”,以物质化、世俗化、泡沫化的形式包装掩盖内容的陈旧与空虚;或以“庸俗化”的表演吸引观众。人文精神的缺失,使戏剧日渐媚俗,逐步蜕变为时尚所拨弄的玩意儿。董健教授将这种现象表述为:“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戏剧的总体特征是:虚假的繁荣掩盖着真实的衰微,表面的热闹粉饰着实质性的贫乏。这一特征有许多具体表现,而戏剧文学的衰微便是其中重要的一条。……在这一精神下滑的过程中,戏剧文学与表演、导演、舞美的关系、比重发生了变化。作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