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邱华栋的贾奈达

人民文学出版社一次推出一个作家的三部长篇小说,并不多见,看到了他的《贾奈达之城》《单筒望远镜》《骑飞鱼的人》,我很难想像邱华栋会有这么细致悠久的耐心,给我们展现出几部如此灿烂的、表现历史与异质文化的小说。$$    在完成了一系列的城市欲望化生活的书写之后,邱华栋给自己设计了一个《中国屏风》系列,试图找到更高的坐标系,在全球化语境中,展示文明和文化间的冲突。这是极其旷远和廓大的文学策略和目标,在旁观者看来,几乎是这个物欲时代人力所不能及的。而华栋却已然悄悄开始上路了。他的这种长途跋涉的起点,就是这部《贾奈达之城》,十分平静地将目光从当下热气腾腾的现实生活,转向了清寂的历史,转向了异质文化,从上个世纪中叶出版的、一个英国外交官夫人在中国新疆生活的传记出发,以历史上存在的真实人物和事件为原型,展开了他多方位的关于历史和文化差别的想像。整个写作的缘起,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因为戴安娜的传记中有关新疆的那部分描写,激起了他对自己幼年和少年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7-01-02
《出版广角》2008年11期
出版广角

从“贾奈达”看邱华栋的写作资源

在人们的印象中,中国作家不缺乏“角度”,但缺乏“视野”。近来,作家的视野问题不断被提起,引起了越来越多的讨论和研究。从某种意义上说,视野问题其实是写作资源问题,对一个作家尤其如此。很多中国作家在成名之后,往往便迷失了方向,一方面为没有素材而叫苦连天,陷入江郎才尽之窘境;另一方面,又大量浪费写作资源,一是过度开采,不断重复自己,二是对中国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或视而不见,或践踏糟蹋。因而,我们所阅读的小说大多题材趋同,似曾相识,没有新鲜感和陌生感。我们常常羡慕像杜拉斯这样的一些作家,她们的写作资源取之不尽,丰富多彩的程度让我们眼花缭乱、自愧弗如。难道说,我们的作家真的找不到新的写作资源?我们的作家经过折腾“怎么写”、拼技巧以后,应该重新审视“写什么”。也就是说,到了比写作资源的时候了。真正有才华的作家是那些永远拥有自己充裕写作资源的人。邱华栋就是一个视野开阔、重视写作资源建设和题材陌生化的作家,他每一次写作都试图要找到更高的坐标系,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2019年03期
安徽文学

邱华栋题词

~~邱华栋题词@邱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2019年05期
安徽文学

邱华栋题词

~~邱华栋题词@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创作与评论》2017年15期
创作与评论

邱华栋推荐

谈及目前90后的创作,一定要关注其对于类型文学和纯文学的边界的全新探索。在这篇小说里,覃皓珺把时光传奇(长生不老)亘古绵延的隐喻,与这种可能带给人们的现实冲撞交织,以寓言化的方式呈现出来,结构出一篇杰作。他将徐福出海的传说在新时代进行了解构,在想象世界和真实的时代背景里构筑自己的价值体系,这是对历史的重述、对经典的致敬,某种中国古典神话体系和西方“克苏鲁神话”叙事的融合突破,更是一种对90后作者而言可贵的锐意和勇气。这种解构是对文学可能性的探索和丰富,是对纯文学和通俗文学的边界努力打破的尝试,我很期待皓珺在未来的创作中在这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7年25期
名作欣赏

贴近故乡的书写——与邱华栋对谈《乡间游戏》

邱:熊培云说:“有故乡的人知道如何热爱并捍卫属于自己的土地,有故乡的人知道在他人故乡中看见自己故乡的命运,有故乡的人必须心存敬畏。”很明显,你的《乡间游戏》里存着一种故乡情结,你想捍卫的是什么?你对什么心存敬畏?这种情结在你写作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宋:首先,我的身份决定了我的思维,一个乡村理发师,一个农民,一个不合格的乡土散文书写者。这是一个比较怪异的综合体,但是放在我身上又显得那么妥贴、自然。土地承载着故乡,故乡和乡民的命运拴系在一起。没有人能逃离这样的烙印,哪怕你走到天涯海角也不能改变故乡刻印的符码。“我思故我在”是笛卡尔全部认识论哲学的起点,也是他“普遍怀疑”的终点。那么故乡就是我认知世界的唯一方式;反之亦然,也是我对现实世界“普遍怀疑”的唯一基础。一系列乡间游戏的书写,让我再一次深入村庄的肌理,以器物作为依托,以记忆作为线索,以怀疑的目光审视这个嬗变的时代。想要寻找答案吗?是,也不是。所谓是,就是我想以游戏作为载体,回望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诗歌月刊》2017年01期
诗歌月刊

诗是青葱年代的一抹鲜红——邱华栋访谈录

问:据说你在中学时代就开始创作和发表文学作品,请谈谈这段经历吧。答:仔细追溯起来,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我的作文就经常受到语文老师的表扬。当时语文老师是宋晓娥老师,她给了我最初的鼓励。后来上了初中,作文继续受到表扬,语文老师是王萍老师。进入到高中,当时学校里面有一个地区级的业余体校武术队,有几十个孩子进行专业的武术训练,教练是上海人黄加震老师。我是每天早晨和傍晚各练习两个小时的武术,增强了自己的体魄。同时黄老师还是我的语文老师,他对我的作文的批改非常用心,那些本子我现在还留着呢。所以,我感谢我所有的语文老师,他们培养了我对文学的热爱。进入到青春期之后,我发现作文已经无法满足我的情感表达需要了。我最早是写诗的,大概从一九八三年就开始了,模仿大人的腔调写诗。一九八五年十六岁的时候开始写小说,并且开始发表。起先,我写了一系列以动物为主角的小说,这和我的新疆生活背景有关系,我写了大概十多篇动物小说,主角有汗血马、雪豹、火狐狸、银雕、黄羊、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