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歌界研讨长诗《命运》

由光明日报出版社举办的尚建国长诗《命运》研讨会1月20日在京举行。光明日报出版社副总编武宁,作家、评论家、诗人吴思敬、张同吾、查干、韩作荣、李小雨、雷抒雁、朱先树、史光柱、程光炜、王家新等出席研讨会并就诗集作了理论和创作技巧方面的探讨。与会人员从不同角度阐释了《命运》的思想内涵和艺术特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7-01-23
《党政论坛(干部文摘)》2016年12期
党政论坛(干部文摘)

为什么鲍勃·迪伦的诗人挂冠当之无愧

一个海外的诗人朋友,把Bob直弱爆了——因为即使在鲍勃·Dylan翻译为“八步敌轮”——可迪伦书写街上琐事的时候你也能谓神译。“八步”让人想起古代听到巨轮在倾轧大地,其他人书侠士“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之写大地动荡的时候你只能听到关勇,“敌轮”让人想起螳臂当车于邻人的蜚短流长。的孤胆英雄——总之这个形象,鲍勃·迪伦在1960年代末很像那个“一个人,没有同类”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一句名的聂隐娘。的确,无论在音乐界言:“Some people feel the还是在诗歌界,要找一个像鲍rain.others just get wet.”这勃·迪伦的人,很难。他的特立是一句富有典型迪伦式反讽+隐喻独行,不但在处世也在立言上,的话,它呼应他的名作《A Hard他的诗篇,写满了“No”,这是Rain’s A-Gonna Fall》(《暴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怀疑、拒绝、雨将至》),当年适用于讽刺那事情而不是宣扬一种观点,因此否定的诗人。些《Ball...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星星》2016年35期
星星

轻派诗人刘湛秋

诗人刘湛秋本来只是在诗歌圈子里出名。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他担任北京《诗刊》主编。在诗歌界,《诗刊》曾被称为国刊,担任主编就成了诗歌界的领头羊,千头万绪。当时有人嘲笑他:“连上厕所也在小跑步。”他编刊的点子也多。曾约我和东北的阿红评刊,每期发表我们两人对上一期刊物的评论,这一北一南的评论各有视角,各有风格,的确增加了刊物的看点。其实刘湛秋的诗人气质太重,不太适合当官。所以这主编也没有当多久,就下台了。苏联诗歌有“大声疾呼派”和“悄声细语派”之分,又译为“响派”和“轻派”。刘湛秋是学俄语出身的,他致力于建立中国的“轻派”,即打造内向的抒情的诗。他的诗集《无题抒情诗》获得全国文学奖(就是现在的鲁迅文学奖)。他的名气超出了诗歌圈是在诗人顾城事件之后。顾城在新西兰用斧头砍死妻子谢烨,而后自杀,舆论大哗。在他身后出版的他的小说《英儿》成了畅销书。书中谈及“英儿”(本名李英,在《诗刊》工作过)与刘湛秋的忘年恋情。于是媒体在炒作顾城的同时,把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星星》2016年35期
《诗潮》2017年05期
诗潮

鲜艳的果实会嘲笑种子吗——关于“新诗百年”的几个问题

约从2006年开始,就已经不断的有学术会士,/打电胡弄。/问是何人作俑,/樊方伯发了旧议在总结、讨论“新诗九十年”“新诗百年”之类的病。/请看这场官司,/到底官胜民胜?”于右任是话题。这些年不管是诗歌界还是学术界都有这样否大人物、大学问家?这个是不是更像白话诗?的题目,开过好多次会议。诗人们之间,也喜欢做如果你了解《圣经》的中文翻译,你就能读到高端的访谈,总结彼此的成就。2016年更是热闹,许多现代诗,举例:“我闭口不认罪的时候,/因终新诗似乎是真正的一百岁了,一个大整数,多么日唉哼而骨头枯干。/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招人喜欢。为什么我们这么热衷于谈论“新诗百上沉重;/我的精液耗尽,/如同夏天的干旱。”年”,这里面除了真正的学术问题之外,还有别的(《旧约·诗篇》32:3-4)这样的诗歌在《圣经》中很问题吗?多,不“现代”?我想告诉你,英国传教士杨格非(John Griffith,1831-1912)有《诗篇》译本,时间一、新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潮》2017年05期
《辽河》2017年05期
辽河

特殊的接待

方老师是临时去S市的,此次在A市参加完研讨会,本来要回家歇一天,再去上海参加学术会,中午,学术会通知改期,就决定到S市,那里有他几个学生。方老师是诗歌界有名的评论家,一个杂志办诗歌创研班,聘请他当老师,有6个学员由他辅导,形式是学员将作业发在论坛上,由他点评,好的推荐发表,一般的提出不足和意见。方老师联系一个叫李子的学员,之前他俩通过电话。创研班开学两个月,教学论坛上,李子看到其他小班搞得红红火火,学员的作业,辅导老师认真批改,有的已经推荐发表了,只有他们小班老师一直没来,他打电话给教务处问情况,主任说方老师忙,已通知他,过两天就来。过了几天,还是没上来,李子他们急了,又向学校反映,主任还是老话,让他们等等,又一个月过去了,李子就直接打电话给方老师。方老师口里虽深表歉意,实际没当回事,心想,到时给他们推荐就是了,凭他的名气加上几句评论,随便在哪个刊物都能发的。学员参加学习,目的不就是为了发表作品吗?于是,本来应该每月给每人评两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辽河》2017年05期
《诗歌月刊》2017年08期
诗歌月刊

主持人语

本期推出的是两篇“辣评”,它们从不同角度对当下诗坛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了分析和批判。李犁认为当代诗歌存在“小”“冷”“假”的倾向,并进而主张,诗人需从根本上培养一种真挚、热烈和高远的“情怀”,才能改变当下诗歌的困境。阿西也认为,当下诗歌存在种种投机、虚假、喧嚣和浮躁现象,并呼吁诗歌界自觉地铲除“稗类”,净化或优化诗歌空间。他们的文章都在一定程度上触及了当代诗歌的某些病灶,至于他们开出的药方是否有效,就要看诗歌界的接受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