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片面的深刻

这是一个50年不遇的寒冬,又读着阎真的《因为女人》,犹如掉进冰洞,身心挣扎却寒冷难耐无处逃循。这是一部关于女人幸福的长篇小说,细致真切直抵世道人心,冷酷犀利直至剥皮削骨,仿真写实直透心凉齿寒。掩卷难释,心痛,性别的疼痛,身为女性,身为有女初长成的母亲;深刻,片面的深刻,精细而强大的叙述魅力,却未能遮蔽其男性的视角和偏颇。阎真在此以柳依依们的女性悲剧告诫女同胞们,在欲望化的当下,“有了男人自由表达欲望的权利,女人就丧失了爱的权利。”愈是自由解放的时代,女性就愈不自由解放,尤其还承受性别和年龄的挤压,知识女性要寻求生活幸福基本无路可走。阎真还果断地否定波伏娃的女性观,斩钉截铁论断这种性别悲剧,是“因为女人”。 $$这种性别悲剧的声音在今天显得残酷,而且男权。尤其在以身心为女性寻找出路的波伏娃诞辰百年之际,女性的自我解放是否要回到起点?男性的欲望化必然是女性的悲剧?不可能平等的男女是否还有寻求和谐的可能性?一如女主人公柳依依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08-03-18
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

曹禺悲剧美学思想研究

本文的基本任务是研究和阐释曹禺“隐然”的,通过其悲剧作品体现出来的美学思想和审美意识。论文分为理论阐释和文本分析两部分,“理论阐释”着重从理论上阐释曹禺“隐然”的悲剧美学思想;“文本分析”着重开掘“隐然的美学”研究的具体实践。本文认为,曹禺悲剧美学思想是20世纪中国美学思想史上的重要学术遗产。曹禺通过其悲剧艺术作品深刻地揭示出人与文化的冲突,无情地批判“文明的缺憾”,极力讴歌“人样的生活”。曹禺通过其艺术创造所体现出来的这一“隐然的美学”具有强烈的哲学人类学性质,它远远超越了理论形态上的庸俗唯物主义美学。对曹禺悲剧美学思想的研究不仅可以使我们重新认识曹禺这位伟大的文学艺术家,而且也有助于我们拓展20世纪中国文艺美学的研究领域,获得文艺美学研究新的学术生长点。本文将曹禺悲剧艺术置于西方悲剧艺术发展的美学历程和中西悲剧美学思想与艺术实践的文化比较中考察,从哲学人类学的高度挖掘和阐释了曹禺深邃的悲剧意识和深刻的悲剧艺术。曹禺是个悲剧作...  (本文共21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04年05期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

深刻的片面 片面的深刻

1915年陈独秀在上海《青年杂志》(从第二卷起,改名《新青年》)上发表《敬告青年》一文,标志着新文化运动的兴起。在汹涌澎湃的新文化运动浪潮中,成就突出的是鲁迅———一个勇猛顽强的民主主义文化战士。1918年5月,鲁迅在《新青年》上发表了《狂人日记》。这篇小说猛烈地批判了封建宗法礼教制度,痛斥了一切所谓“仁义道德”旧礼教旧教条“吃人”的血腥本质。它是一篇对封建礼教的控诉书,号召人们奋起打倒“吃人”的旧礼教。之后,1919年4、5月间,鲁迅又连续在《新青年》上发表了《孔乙己》和《药》两篇小说。在《孔乙己》中,鲁迅通过对深受封建文化毒害的知识分子的刻画,深刻揭露、讽刺了腐朽的封建八股教条和封建教育,又借孔乙己的悲惨命运揭露了封建制度下的世态炎凉。在《药》中,他着重批判了被统治阶级愚弄的麻木了的“国民性”,并通过青年革命者夏瑜(隐指秋瑾)流血牺牲的遭遇,控诉了封建势力的残暴。鲁迅在新时代前夕的“呐喊”,不仅“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试论翻译学体系的构建

一个学科体系框架的建立对于这门学科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指导性和纲领性作用。条理分明、线索清晰的框架体系的确立能极大地促进学科的全方位发展。本文致力于构建一个较为广博的翻译学宏观体系框架,同时也对重要的微观操作原则发表看法。需要注意的是,任何一个学科体系的构建工作都必须先解决一些基本问题,因为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关系到构建的体系本身是否合理和科学。当代翻译理论研究之所以能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一方面要从翻译研究发展史中去寻觅这其中的脉络和必然逻辑性,另一方面要看这种研究本身是否具备足以使其成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各种条件。因此,本文首先着力阐述翻译学的独立学科地位的形成是翻译实践和翻译理论的历史积淀的必然结果,是整个翻译领域发展到现当代的迫切要求。虽然翻译学已初现雏形,但是学术界对于翻译学的一些基本理论问题(如翻译活动和翻译学的性质,翻译学的归属和定位)并没有得出令人满意的答案。对各种学派的翻译学定位的比较和分析、对翻译活动和翻译学本质的辩证探索...  (本文共31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文学》2019年04期
湖南文学

生活的喧哗与精神的缺失——对话阎真

引子:致敬阎真语言是人类文明的智慧结晶,它如此飘忽不定,却又如此透彻,如火如烛,可以穿透人的思想、精神和感知,把相识的与不相识的联系起来,人,物,环境,声音,情感,气息,无所不包。作为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阎真以超常的语言驾驭能力和高度的自觉意识,义无反顾地闯入文学之地。一路走来,他经历了沧桑与伤感,也收获着诗意与甜蜜。《曾在天涯》让文学书写和理想破灭后的生存诀择异常艰难地呈现出来,个体生命价值同天然拥有的精神价值恰到好处地联系在一起。《因为女人》的成功或失败都代表着一种诗意的张扬,而文本的诗意并非来自无病呻吟的抒情,也不是作家毫无节制的自恋,而是当代女性真实的生存困境。阎真不想逃避,更不想粉饰,他更愿意揭示,对真相的揭示,对价值观的揭示,对爱情疼痛的揭示无不充斥其间。而为他赢得盛名的《沧浪之水》和《活着之上》,他的文学轴心依旧聚焦于知识分子的生存与发展。他的身上存在着深刻的现实与理想的矛盾对立,他的作品一再书写着现实主义题材,但...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湖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5期
湖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学而优则仕:阎真小说的审美反思与创作取向

在历代政权的更替中,中国传统的社会体制皆以“官本位”为主要特征,并由此渗透于政治、文化、经济等多方面。“官本位”则是一种以官为本、以官为贵、以官为尊为主要内容的价值观。这种文明状态在两千多年的历史演变中,积淀并形成了中国特定的政治文化生态。问题在于,体制本身就是一种关系性的结构和形态,一方面它制定关系、规定关系、限定关系,另一方面它又不断调整关系。人不可能与社会绝缘,总是要进入某种特定政治文化生态中的“共同关系”。特定的政治文化生态展现与实现的正是其特定权力意志与运行机制。不难发现,在这样的政治文化生态中,“学而优则仕”则成为中国传统文人最佳的人生选择和最高的价值旨归。《论语》中有云“子夏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1]516意为官做好了就去求学,学问好了就去做官。而在李泽厚先生看来:“‘学而优则仕’是中国传统社会知识分子的人生道路,所以‘士’和‘大夫’(有官职)总连在一起。一方面最早建立了系统的文官政治构架,使行政、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南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西南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精神的危机与心灵的探寻——社会历史视野中的阎真小说分析

20世纪90年代注定在中国的史册上被定位为一个转型期。从一个世纪的历史来看,这个年代告别了20世纪初期的“思想启蒙”,远离了三四十年代的“革命”、“抗战”,抛弃了50~70年代的“阶级斗争”,与距其最近的80年代相比,90年代也是另一番模样。从某种意义来说,20世纪90年代是一个变革的年代,是一个“断裂”的年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年代。90年代的这种“转型”是深刻的,同时影响也是深远的,这种转型是整体性、革命性的,是政治、经济、文化全面的大转型,它对中国乃至世界的历史进程正在产生深刻的影响,甚至对世界未来的发展也有着影响。1990年代的作家和文学便生长在这样一种“转型”的文化土壤之中。对于深具现实精神传统的中国作家来说,以艺术的方式来回应时代提出的新课题,创作能与重大历史进程保持同步的文学作品似乎是他们的天然责任。基于这种认识,从社会历史视野来考察阎真的小说,我们可以发现,阎真是一位秉持着现实主义精神传统的优秀作家,其在新世纪...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