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现代性

4月18日,以“陀思妥耶夫斯基与现代性”为主题的北京市俄罗斯思想论坛在首都师范大学举行。来自首都十余所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10-04-30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论《白痴》对启蒙现代性的反思

《白痴》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整个创作历程中处于一个重要的转折地位,对启蒙现代性的反思是贯串文本始末的一个主轴。本文主要探讨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白痴》中,如何从内容和形式两个方面来回应启蒙现代性的弊端,以实现俄国之路的探索。本文认为《白痴》对启蒙现代性的反思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俄罗斯民族对启蒙现代性的接受和运用、启蒙现代性计划下人的境遇和状况以及艺术创作该通过何种形式表达这种反思。全文共分三章:第一章主要分析了《白痴》中走进现代世界里的俄罗斯的整体面貌。本文认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首先是面对俄罗斯社会现实的。在欧洲现代性席卷而来之时,陀氏给予了清醒的审视和批判。《白痴》中展现了站在十字路口的俄罗斯人对启蒙现代性计划的向往,同时,又不可避免的走入了困境。第二章主要分析了《白痴》中针对人的境遇和俄国发展对启蒙计划展开的反思。主要表现在:工具理性物化了人类世界,具有很大的局限,人的生活不能像数学公式那样被计算和量化、理性的崇拜导致信仰的失...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虚无主义

作为哲学话语的虚无主义植根于启蒙现代性,启蒙现代性作为一个工程则旨在摆脱中世纪唯名论革命所引发的危机,它有一个隐秘的神学核心。启蒙现代性试图为神、人和自然的本性和关系问题找到一种新的形而上学/神学回答,通过人的自我肯定为人的幸福建立基础。但启蒙运动从一开始就试图回避一个问题,即在一个由全能的神的意志所预先决定的世界中,人的意志是自由的还是被束缚的。启蒙运动将神从人、自然、神三者的领域中逐出,使人与自然牢牢并置在一起。所以启蒙运动的最终结果只是把它试图回避的问题转移,使之再度以新的问题出现,即在一个由自然原因的无穷序列的牢不可破的必然性所决定的世界中,自由与人的意志是什么关系。只有把人或自然在某种意义上变成神,才能解决自然的必然性与人的自由意志之间存在的矛盾。所以启蒙运动的一条思想线索是强调人的自由意志,并且相信人是神;另一条思想线索则认为人仅仅是生活在自然必然性中的野兽,是由欲望和纯粹的自我利益驱动的运动中的物质,完全没有任何自...  (本文共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云南大学
云南大学

论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新人”

19世纪可谓是俄国政治、经济大动荡的时代。这个时代西方现代文明强烈撞击着沉睡的俄国,尤其是欧洲资产阶级革命更是以雷霆万钧之势震撼着整个国家,这推动着俄国一步步走上了现代化的道路。在西方现代化的影响下,一批先进青年的自我意识不断觉醒,他们认识到西欧先进的体制与发达的生产力,于是决定打破俄国传统的社会结构,学习西方的现代文明。这种思想意识在文学作品中也同样得到了很好的反映,俄国文学中就出现了像“多余人”、“新人”这样一道独具特色的人物画廊。尤其是“新人”,在屠格涅夫、车尔尼雪夫斯基确定具体形象后,许多文学家与思想家又不断给“新人”赋予了新的文化内涵,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其中一位。他在继承传统“新人”的基础上,又凭借对人深刻的洞察与解剖,创造出了一个个分裂、异化甚至是虽生犹死的“新人”形象,这些形象的塑造是对俄国同时期作家的一种深度反驳,同时体现着陀思妥耶夫斯基对俄国现代主义高瞻远瞩的理解与认识。本论文分为三章,第一章以追踪传统“新人”...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宁师范大学
辽宁师范大学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彼得堡书写”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彼得堡书写”从属于俄罗斯文学“彼得堡文本”完整而统一的系统之中,它内蕴着俄罗斯文学“彼得堡文本”始终一贯的话语单元并彰显着陀氏(下文以陀氏指代陀思妥耶夫斯基)创作的独特个性。陀氏的彼得堡极具辨识度,不仅拥有独特的精神品格和内在灵魂,也与城中之人相互映射、互为镜像。作为俄罗斯现代性的典型代表,彼得堡“欠发达的现代主义”的各种弊病都在陀氏的“彼得堡书写”中折射出来。陀氏在其文本中深刻地揭示了社会的病因,而他给出的用以挽救民族与人民的出路,就是在俄罗斯民族文化传统的框架中,寻找有俄罗斯民族心性的独特的发展模式,用信仰来实施对“现代性”的拯救。诗学价值与思想价值的深刻复合性使陀氏的“彼得堡书写”承载着非同一般的哲理性和悲剧重量感。陀氏笔下彼得堡的形象最终集结生成为一朵阴郁迷幻的恶之花,然而它有在响应呼召后,经过“中介”回转、洁净、复活的可能。陀氏藉着他的“彼得堡文本”,发出先知式的呼声,盼望彼得堡成为“再生”和“新生”...  (本文共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
湘潭大学

“最高意义上的现实主义”

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自称是“最高意义上的现实主义者”,这也是他对自己诗学思想的精心提炼。“最高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有着极其丰富的内涵。陀思妥耶夫斯基认为艺术反映现实,而最高意义上的现实不仅指社会的实际状况,还包括人的内心精神世界,作家要对社会现实进行加工,并深入挖掘人的心理现实。艺术具有独立性,但也必须根植于民族精神,它可以影响人的精神世界,从而改变社会。这一诗学的形成与陀氏所处的错综变幻的社会时代背景、文学向内转的发展规律、陀氏个人成长的环境以及个性是分不开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最高意义上的现实主义”可以引申为三个层面的内涵:心灵的现实、形而上之思、神学的终极对话,这三个层面依次递进,最终指向的是神学的完美理想。“最高意义上的现实主义”一方面根植于现实主义诗学,坚持文学反映现实的基本诗学观点,但又往往以永恒问题为契机来处理特殊的时代问题,以人物所代表的思想代替典型形象,以文学表达哲学和宗教观点,体现出对传统现实主义诗学的继承与...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