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毛边散文

幼年的我,成日猴在爷爷的肩膀上,爷爷说:“人眼分高低,人心分高低。你长大了,要让人家高看,就得识文断字。”$$    所以,我从幼年开始,就对汉文字产生了发自内心的崇敬,这种崇敬直接促成了我对学习的不断努力和上进,并且使我成为一个靠文字和写作养家糊口的人。$$    为了使作品有市场,在散文写作中,我尝试过多种表现方式,历经数年,最后发现,完整地记录、表现生命感觉的原生态,会让我在写作中激动并快乐着,这种激情和快乐,滋润着文字,滋润着句子,滋润着文章,也滋润着我的生命。$$    我发现,越是没有遵守散文的美学规范、甚至有些离经叛道的地方,越是生命感觉中出彩的地方。比如构成原始森林的主要成分是树木,但是如果没有缠绕在树木之间的藤蔓,没有高低错落的灌木和杂草,没有穿行或者蛰伏于林间的飞禽走兽,这个原始森林还能名副其实吗?我们的规范恰恰把缠绕在树木之间的藤蔓,高低错落的灌木和杂草,穿行或者蛰伏于林间的飞禽走兽规范掉了。长期以来,在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10-10-25
《美术研究》2018年04期
美术研究

《风行水上》

~~金属、纸、复合材料100×100c...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室内设计与装修》2006年11期
室内设计与装修

风行水上 自然成纹

佛山虽然不是大城市,但制造业发达,这孕育了强大的商业空间市场。不过这一市场的繁荣只是近几年的事情,因为前些年大部分的行业需要的只是按部就班地模仿。近年来,由于市场竞争的白热化,越来越多的企业从模仿的美梦中醒来,纷纷将暧昧的目光投向了设计师。但良好的机会稍纵即逝,机会只给予准备好了的人。可以预期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更多的行业需要设计师的智慧,但我们扪心自问,我们真的已经准备好了吗?我们是否可以用我们的专业知识为业主赢利?“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在繁荣的市场面前,羡慕是徒劳的,唯有主动出击,方能闯出一片新天地来。中国的商业空间设计才刚刚开始,探索中的失败是不可避免,但正是有了这样宝贵的教训,我们才能够探索出商业空间的规则,驾御商业空间也才有可能。经过几年的磨炼,我也逐渐明确了自己的方向,对商业设计的规则也有了更贴切的认知。商业设计,顾名思义,是需要为业主赢利的,这对设计师的挑战在于要对于商业方面有非常多的了解,能够为业主提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摄影家》2002年01期
中国摄影家

风行水上

口同微风掠过水面不会波澜壮阔,却漪阵阵,一圈又一没有尽头……李溯唯去卿有一种风景圈淡淡地向外散小韬先生的这几巾作品给观者的就是正大格,和那些“大家闺秀”比起来,它就象“邻家女孩”…似的清新、简单,同时又不失自己的羊丽·你看那绿绿的片片浮萍中,开煮一朵朵淡紫色的小花,星星点点,无冲无束,与那蓝蓝的水、碧绿的浮萍和后面中绿色呈线状的水草交织在一起,…竟有种说不出的可爱,原~的水竿因“也一下鲜活百倍’慢慢就不见了踪影。这是一种宁静得让我们每个毛孔都畅快的色泽,李小韬先生却神奇地捕捉到了自然这一原始的真切面貌,让人好似品尝着大地甘醇的乳汁,春风拂面般的享受变得格外醉人。 一张好的彩色风光片,除了颜色,另一个重要方面就是画面内容所构成的形式、所体现的韵味。有不少风光图片是以磅礴气势、奇妙光影来震摄人心的。而李小韬先生的作品却别具一到处洋溢着生机和快乐。同一池塘拍摄的另一张图片,近景也是一片连着一片的碧绿浮萍,中景处却是一大片暗红色杆、上面...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含笑花》2010年03期
含笑花

风行水上(组诗)

1、风行水上天是从水里生出的蓝云是水袅娜的身段鱼在空中闲游鸟在水里飞舞稀稀疏疏的房屋向水里长出划动的翅膀波光粼粼树儿摇荡炊烟是水草做着的梦梦里有夏的火热冬的绵长秋天的枫树情绪激昂低飞的蜻蜓在低吟爱的谣曲白眉的渔翁垂钓一片闲情侧飞的麻雀在说着土语母亲挥镰割倒心中的那片麦地风行水上月光剪破夜的衣裳是谁在对河梳妆一重山两重山山远路长耐思量是谁在隔竹张望一间废弃的屋子有一个故事一条幽深的巷子有传说几段?岸边的桃花还在随风飘扬流水无意却依旧加快向东的脚步曾几时他才会频频回首捡拾一些余音带着思念跋涉不用长亭对短亭默看波光里的夕阳无数2、虹雨偏西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淅淅沥沥淋着村庄铿铿锵锵打在屋瓦上像打麦场麦粒飞溅的声响像一群鸡雏啄食上午的干粮荷锄的表叔有些忧伤地里刚铲倒的杂草又有疯长的希望,场院里猪儿拱着牛粪那里有它们喜欢的清香干草垛旁一头牛停止了嚼动甩着尾巴享受雨的恩泽鸭们尽情欢唱一条河是它们最美的天堂燕子在雨中穿行倾斜四合院上方一片小小的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电影》2002年12期
电影

风行水上 波澜不惊——小记薛白

一张光洁而素净的脸,说话时若隐若现的酒窝,明媚的眼神中带着些天真的笑容,就这么一眼让我立刻找到了当年的翠巧。出身于普通家庭的薛白虽然在出演《黄土地》之前已演过一两部电影,但对于什么是电影,其实还是摸不到门路,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对于塑造人物形象来说最重要,那就是真诚,你一定要把你最真挚的东西拿出来。有的演员你觉得他特好特对,但总觉得缺点什么,他就缺一颗真诚的心。我觉得所有演技中我最重视的就是真诚,就一个“真”字。把内心感觉到的东西表现出来,那就是最感人的,最成熟的表演。如果你要搞艺术,你一定要让自己做到那个状态:保持真诚,要不然出来的那些都是浮的,没有能够长久的东西。”提到家庭对自己的影响,她说:“我的父母都不是搞艺术的。不过我妈妈年轻的时候喜欢收集明星的画报、照片,我对这印象特别深。”看来,母亲的这么一个小小的爱好成为了小薛白产生浓厚艺术兴趣的萌芽。“天生的喜欢,挺自然地走上这条路,七岁时进了‘南京小红花艺术团’,主持啊,唱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电影》2002年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