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批评家和作家可以照亮对方

好作家是独特的民族记忆生产者$$    张 莉:在当代中国,作家和批评家们都热衷于史诗性的宏大写作,我认为好小说固然应该关注那些抽象的、宏大的社会变革,关注变革带给人生活的显在变化;但更应该关注这些变革之下人的内心生活的困窘,关注时代给人内心深处带来的扭曲和变形。你对史诗性作品有什么看法?$$    毕飞宇:在这个问题上我有些情绪化、有些偏执, 40岁之后我很难在知觉上认同史诗模式。我把史诗模式定义为“最容易的小说”,也就是“最偷懒的小说”。小说家当然要面对历史,这个毫无疑问。如何面对?我始终认为《红楼梦》是智慧的,《三国演义》则笨手笨脚。史诗模式的作品都是贴着历史阶段写的,从一个阶段开始,到另一个阶段结束。它的结构是现成的,再开阔、再宏伟,史诗模式的结构也是现成的。它对小说家能力的要求其实并不高。我个人的兴趣始终在人物的内部。我是一个注重现实性的写作者,我始终在问自己:现实性到底在哪里?我的答案是,在人物的内部。我理解的现实性...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12-09-03
《中国书法》2018年23期
中国书法

书法批评家的“知识分子”属性

我讲演的题目是《书法批评家的『知识分子』属性》,之所以谈这样一个话题,是因为当下在各个领域都存在着一种『知识分子』属性的『不在场』和『边缘化』的现象。『知识分子』的属性是什么,我认为『知识分子』是独立、自由、探索、前瞻的一群。他们具有怀疑精神(独立人格)、批判精神(终极关怀)。他们是『明道淑世』的圣贤,是『特立独行』的豪杰。有德操、求真理、能包容,立足当下,面向未来。我们以为当下强调一个书法批评家的『知识分子』属性,是有意义的。我们过去总认为『读书人』就是『知识分子』,而现在无论西方还是东方已经对此一等式表示出极大的怀疑。知识分子固然包括读书人,但读书人不尽可称为知识分子。那些说话务求迎合流俗的读书人,立言存心哗众取宠的读书人,因耐不住寂寞而不能始终如一地坚持真理的读书人,只可称为『读书的人』,而不能遂称之为『知识分子』。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至少有两条必备之素质一是为追求观念而生活;一是对社会现象、现有价值具有质疑精神和批评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南方文坛》2019年04期
南方文坛

今日批评家——李振

2015年在客座研究员离馆仪式上2018年在《作家》杂志活动中2018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书法》2018年02期
书法

当代书法批评及书法批评家现状分析

艺术的发展离不开艺术批评,虽然对书法艺术而言,实践与理论的关系未必像许多理论家所强调的那样密切,理论也远远没有理论家强调的那样重要,但书法批评却是对书法艺术的繁荣作用最为明显、提高最为有效、指导最为直接、对书法作品的优劣评价最为权威的书法理论形式。然而,作为当下中国书法批评的主要力量—书法批评家的社会角色却颇为尴尬,他既不同于书法家,也不同于书法爱好者,因而经常被人忽视、忽略甚至遗忘。这种现象的形成说明了当代书坛对书法批评家认知水平的浅薄,也说明了书法批评家自身素质尚有不足,有待提高。书法批评的有效开展需要两个角色的参与,即书法批评家与书法接受者。其中的书法接受者包括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两个群体。书法家的界定是清晰的,书法爱好者也是如此,但书法批评家的身份界定则相对模糊,需要明确。书法家即书法创作家,书法爱好者则是爱好书法的一般书法群体。依此类推,书法批评家应是从事书法批评工作的人。而要准确理解书法批评家的概念,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法》2018年02期
《成才之路》2011年10期
成才之路

画家与批评家

有一次,一位画家在咖啡馆遇到了一位著名的批评家,这位批评家曾经不客气地批评过画家的一幅近作。画家对批评家说:“要想公正地评论一幅绘画,批评家本人必须会画画才成。”“我亲爱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长江文艺》2018年21期
长江文艺

是谁败坏了批评家的名声

在当下的文坛,批评家总是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地位。一些当红作家,表面上与批评家们称兄道弟,其骨子里却很看不起批评家。他们公然宣称,不看批评家的文章,也从不考虑批评家的评论。言下之意,文学批评就像是和尚的梳子,毫无用处。他们甚至公开拿批评家开涮,取笑他们都是一些不懂文学创作、只会纸上谈兵的人。批评家在他们心中,最多只能是作家的跟班和轿夫。批评家只能对其作品锦上添花,溜须拍马。他们洋洋得意地讽刺批评家:“爱把闲扯的小说说成是飘逸,把写花花草草的小说说成是诗意;作为一种回报,作家就把批评家那些连他自己也不甚明了的论文说成是深奥,把无逻辑的理论堆砌说成是渊博。”批评家何以会遭到作家的嫉恨,在当下的文坛如此不堪,明里暗里都遭到那些当红作家尖酸刻薄的讽刺?虱子完全是一些自甘堕落、一味讨好当红作家的批评家们自己放在头上,咎由自取的。瓦尔特·本雅明在谈到批评家的任务时指出:“‘批评家的任务’应包括对现今的大人物的批判,对宗派的批判。是形相批评、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