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孤独之美,沉郁之美

孤岛是一位有着诗人气质的散文作家,著有诗集《雪和阳光》。其新近出版的《孤岛散文选》,是一部题材广泛、内容厚重、思维和风格独特的精美文选,文中《胡杨,沙漠中的英雄树》和《啊,塔里木河》曾获第四届和第五届“冰心散文奖”。$$孤岛是一位具有社会责任感和忧患意识的散文作家。他在《啊,塔里木河》这篇长文中以第一人称“我”,把塔里木河当作一个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有感情跌宕和道德境界的人,状写它的心路历程,生动叙述了它的形成、历史和变迁。“我的使命仿佛就是传递天地之爱,传递天籁管乐,传递善良和美的福音”;“我用雪白的乳汁、滚动的血汗催生了一片片绿洲和绚丽多彩的绿洲文化”。然而,人们毁林开荒,曾导致塔里木河道下游断流300多公里,罗布泊完全干涸,胡杨林大面积消失……作者从心灵深处发出呐喊,塔里木河水在呜咽,在愤怒,在忧伤中伸长脖子张望和祈望。作者写出了塔里木河是独具个性、不同凡响的河,深刻展现了他对塔里木河忧与喜的心情。在《乌鲁木齐,一座游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15-11-27
《岁月》2017年07期
岁月

陈有仓和他的文字魅力

陈有仓先生一直是我很欣赏、很敬佩的一位散文作家。他的作品我几乎篇篇必读,卷卷爱不释手,并不是因为他的水平如何超群,而是因为他的作品都是长期积累的生活体验和感受,所表现的多是乡村生活的记忆碎片,没有张口的大道理和说教,娓娓道来,入骨浸心。陈有仓先生是青海一位卓有成就的作家,特别是他的散文在省内外都有较大的影响。他的作品多以养育他的故乡为创作源泉,建立在广泛的生活基础上,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及浓厚的地域色彩,凸显着乡村人特有的风韵。他的笔触所到之处,流淌出的是对故乡厚重的感情和深深地眷恋,没有丝毫粉饰和雕琢的文字里洋溢着质朴的美,自然的美,读来真实可信,发人深省,并会产生美好的回忆。我们在他朴实无华的文字里,随时能感受到乡村生活的恬淡与静美,感受到父老乡亲的淳朴与善良。纵观他的作品《我的村庄我的家》《粪土的村庄》《母亲的罐罐茶》《烧柴》《野灰的联想》《打碗碗花》《社火》《怀念乡村》《北方雪村》这些乡土、乡情、乡景、乡恋的系列散文,有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岁月》2017年07期
《唐山文学》2017年03期
唐山文学

散文作家马砚田

“我用一棵又一棵的文字,在自己所属的那 素。”对此,他还自我解嘲:“无名好,无家一角心田净土,栽植成一片森林,编织着新农村 好;不为名累,不为线牵。”这,就是马砚田特完善的、合理的、科学的、人性的沃野,让它托有的性格,也是他的作家风骨所在。举起心灵的一片心空。”这些语言出自散文作家 人们都说“医者仁心”,这话没错。但“文马砚田的笔下^多年来,他用自己精心喂养的这者仁心”者也不在少数,马砚田便是其中的典型一棵棵文字,倾心构筑起属于自己的那块文学高代表。他默默无闻,乐于奉献,为写作者做嫁衣地。 裳,为成名者当铺路石,为文学大厦添砖瓦,甘我在文学方面是“门外汉”,而真正领我迈愿把自己当作别人脚下的一粒石子,却总是无怨入文学门槛的,正是作家马砚田。几年前的一无悔。他就象一根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天,我拿着几篇写好的散文初稿送砚田审正,他朋友急待出书,请他作序,他总是有求必应,从认认真真地看过后,从中挑选了两篇,经过他画 不推辞。甚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文学》2017年07期
广西文学

散文新观察之剑书篇

刘军/著如果要勾勒一幅全国80后散文作家地图,广西称不上凸起部所在,但也绝非凹陷之处。“番禺之西,八桂成林”!剑书(黄庆谋)与陈洪健这两位作者,一直致力于对八桂之地的描摹和刻画。他们选取的切口往往很小,某个人物,一段往事,地方独有的器物或者植物,一方地域或者一处村舍。凡斯种种,皆与地图上指尖大小的故土相关联。他们既是故乡的咏叹者,也是故乡的审视者,如同一位人类学家一般,深入到一方土地的微细血管之中,借以思量乡土生活的阡陌纵横。诗人米沃什曾说过:“我到过很多城市,许多国家,但没有养成世界主义的习惯,相反,我保持着一个小地方人的谨慎。”米沃什说出这一番话,没有自我贬低的意思,他不过是通过这样的表述,传达出生活源头所承载的经验、记忆对于写作的重要性。与此对照,自嘲为被祖国辞退的人的北岛,经年的旅行与漂泊使得其成为一个典型的世界主义者,他的诸多随笔触及不同国家风物、文化以及作家精神面目的体察。尽管如此,他还是写出了《城门开》一书,试图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六盘山》2017年03期
六盘山

留下记忆(创作谈)

当我写下:留下记忆这四个字。我觉得,写作是有好处的,甚至是伟大的。好多事情如果离开写作,没有多少天,就会烟飞灰灭,不留痕迹。唯有写作能和这个世界发生记忆。也就是说写作能和这个世界去恋爱、去高兴、去愤怒、去忧伤……当然,还可以列出一连串的词语。就如散文作家周同宾所说:我的父母,祖父母都是文盲。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事,那么多的劳苦辛酸,却没有留下片纸只字。我庆幸,读了书,识了字,学会了写文章,有能力把我的记忆写下来,而且很不到位。毕竟写了,稍感心安。看到这段话,我大喜过望。这段话简直是写给我的。我的一位诗人朋友李振羽说。我的祖上八代都是文盲,到了我手里,居然还能胡诌着写诗,这是了不得的一件大事啊!这种感慨万千,隐含着多少无奈的追问。他说他清楚,我听我知道。我写一些所谓的作品,也看别人的作品,特别是读到有所触动的作品,看看自己,我就有一种茫然的感觉。多么司空见惯的事物,别人富有诗意的表达出来,真是让人惊讶。这时,我就想,如果我能写出这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阅读(高中版)(上半月)》2017年01期
中学生阅读(高中版)(上半月)

编者按

北中原的寻常草木,烙下了作家、诗人冯杰真实的童年印记。不管是乡间寻常的芦苇,还是贫穷年代御寒的"草铺地”,作者都徐徐道来,从《诗经》、神话故事,到北中原的乡村生活,乡土味中蕴含着诗意与温暖。有人这样评论:“冯杰作为当代实力派散文作家,作品里看不到激烈、奔放的话语,多的是质朴、简约的叙述,有着一份中原大地特有的沉稳与深情,十分耐读。”同学们可以通过阅读'‘北中原的草”中的两篇文章来细细品味。2017年语文高考大纲将原来属于选考内容的“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