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日常生活的潜流与诗性

2016年12月27日,江苏省作家协会在南京召开罗望子创作研讨会。与会的批评家就罗望子创作的文学特质与艺术探索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充分的解读、深入的探讨。$$江苏作协党组书记、书记处第一书记、副主席韩松林在研讨时说,江苏省作协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过程中,把对作家作品的研讨和推介作为一个重要的任务。2016年,江苏作协举行了一系列重大的文学研讨活动和作家作品研讨会。罗望子从事文学创作30年,作品有400多万字。在阅读他作品的过程中,有几点感受,第一,罗望子是一个比较沉静的作家,长期生活在县城小镇,扎根生活、书写人民;第二,他是一个有追求的人,有坚定的文学理想,有坚定的文学取向,有坚定的审美价值,他的作品不断在向前发展,不断在超越自己;第三,他是一个有创新的作家,他在创新过程中尝试不少东西,使得作品越来越有魅力;第四,他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作家,潜心创作30年。希望通过今天的研讨,通过作家和专家的指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17-02-24
《黄河》2019年05期
黄河

普通读者的小说需求

我是一个读者,所谓编辑,是靠阅读为生的职业读者。作家相互切磋,是可以相互学习的。作品能否在期刊发表,由职业读者判断。作品发表后,却总是要给普通读者看的,最终不能走进普通读者的心里去,几乎就不能算经典作品。作家可以了解一下自己的读者,虽然不一定要按照读者的要求写作,但了解他们的需求绝无害处。其实,作家写作,总是暗含着为哪一群读者服务:儿童文学作家的读者是儿童,在座各位的读者是成年人。因而,明确自己是在为哪一类读者写作,他们为什么读作品、他们喜欢什么……了解这些,不无裨益。一个杂志,一个作家的作品,它的发行量越大,传播就越广。发行量越大,读者群的构成就越杂。你比如说,《收获》,它是一家比较纯粹的文学杂志,它有一个比较纯粹的读者群。如果要追求更多的读者,那它的内容就要有所调整,也就是读者定位要有所调整。《人民文学》《十月》《当代》《收获》,这就是中国目前发行量最大的几家原创文学期刊。这几家杂志的发行量,代表的是中国当代原创纯文学期刊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黄河》2019年05期
《北方文学》2019年26期
北方文学

解析英美小说中吸血鬼形象的演变

一、作家笔下的吸血鬼代表作布莱姆·斯托克通常被认为是近代吸血鬼小说的开山鼻祖,其作品《德拉库拉》[1]讲述东欧吸血鬼之乡—特兰西瓦尼亚—迎来了一位名叫乔纳森的英国年轻律师,他因房地产业务前往该地与德拉库拉伯爵会面。但不久,乔纳森便发现,这个外貌英俊的伯爵其实是个吸血鬼,而且自己已身陷囹圄,成为侵害对象。不久,德拉库拉开始引诱露西,她因而梦游墓地,撒手人寰,但她死后也成了德拉库拉的同类,到处嗜食儿童鲜血。整部小说情节跌宕、诡异,气氛阴森、恐怖,给读者最大的感触就是震悚、愤懑、恐惧、担心。人们对吸血鬼各种可怕的想象在德拉库拉身上都有所体现。被誉为“吸血鬼之母”的安妮·赖斯以《吸血鬼编年史》[2]而闻名,“吸血鬼编年史”依次为《夜访吸血鬼》(1976)、《吸血鬼莱斯特》(1985)、《天谴者的女王》(1988)、《肉体窃贼》(1992)、《恶魔迈诺克》(1995)、《吸血鬼阿芒德》(2000)、《血与金》(2001)、《血颂》(200...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读与写(教育教学刊)》2019年01期
读与写(教育教学刊)

小说阅读技法初探

1把握线索,分析情节故事情节是小说的三要素之一,更是小说的骨架。而准确概括小说的故事情节,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把握线索。线索是贯穿小说整个情节发展的脉络。线索更具有把小说故事中的各个事件串联起来的作用。它可能是主人公的活动、事件的发展,也可能是某一贯穿始终的具有特殊意义的事物。一篇小说通常都有一条或几条的线索,而真正起主导作用的只有一条。通常小说整个故事中或明或暗反复出现的事物,或者小说的标题是该篇小说的线索。找准小说线索有助于理清小说情节,概括各环节的要义,由此为小说主题的提炼做准备。故事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也值得注意。位置不同,作用也不同。开头文段通常具有设置悬念或者渲染气氛、烘托人物形象的作用;结尾则可细分为大团圆、悲剧、出人意料、戛然而止四个类型,各有特色。2揣摩人物形象,了解刻画手法把握小说中的人物形象,首先要总体把握人物形象的典型性格,确定作者情感倾向;接着具体分析相关描写语段,找到相关的正侧面描写,统筹分析、全面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高中生学习(阅读与写作)》2019年03期
高中生学习(阅读与写作)

准确把握主题是读懂小说的前提

当网络文学大行其道时,“浅阅读”渐成时尚。小说快意恩仇的人物形象、构思精巧的故事情节、光怪陆离的环境描写确实能够吸引读者,让喜欢看书的人用较短的时间阅读到大量的内容,并享受到阅读的快乐。但这种阅读经常会导致一本书读完了却不知所云或读完即忘的情况。倘要真正理解一部小说,真正品悟一部文学作品,就必须读懂作品所蕴含的道理,即小说的主题。而作为高考的一个必考点,准确理解和分析小说的主题则是应对高考小说阅读的前提和关键。要真正读懂小说的主题,就要摒弃“主题即创作意图”的观点。不少同学在鉴赏小说的时候总是追问作者的创作目的是什么,作者表达的思想是什么,一旦有所发现,便抱着作者的观点不放。小说创作者在自己的视野中,构造某种可能但不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从而在最大限度上挖掘生活的可能性。但一个人的思想会受时代、环境、地位、立场等局限,而文字的表现力却又是无限的;作为阅读者,每个人的世界观和人生修养不同,审美情趣、文化积淀和审美能力也大相径庭。如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研究》2018年02期
中国文学研究

新变与重构:论小说话中小说品第的开展及其意义

小说品第,就是对小说成就高低的区分判明,既是小说经典化过程中的必要步骤,也是热衷于排序的民族文化在小说评论中的必然投射。应该说,自有小说起,便有小说品第。明清小说的繁荣,也带动了小说评点、序跋以及文人笔记中小说品第的盛行。这一时期的小说品第,就品第视阈而言,多数集中于“四大奇书”,或是以之为绝对的参考标准;就价值判断而言,掺杂着极为主观的审美标准与特殊的商业动机。过于主观化的评价标准与过于狭窄的批评视野,都使得当时的小说品第难以尽孚众论,更不可能向精深方向发展。直到小说话正式出现后,这样的局面才有所改观。本文即以民国时期的小说话为载体,以小说品第为切口,力图再现小说话在小说品第领域的拓展,并以此为基础,勾勒出小说话在中国近现代小说批评史上的创获与意义。一、拓展、细化:小说品第对象之变迁明清时期的小说品第,之所以给人以零碎而不成系统之感,客观上是因为缓慢而狭隘的小说传播机制。评论者们关注和品第的小说数量极为稀少,更缺乏综合性的视角...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