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的山水画创作与自然环境的关系

作为一名“60尾”的画家,我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从物质的贫乏到生活的富足,从物质生活逐渐繁荣到传统文化日益兴盛,完整地体验到了中国社会的变迁。我八岁习画至今足有四十载,正如薛永年所言:“古意与精致,是刘广山水画的特点。幼时的刘广,就在文化馆学习素描和色彩;及冠,又在松花江大学攻读建筑装饰和室内设计。但他对中国画情有独钟,中学时代已自学国画,临摹《芥子园画传》,也学习齐白石,他在临摹上下的功夫,也许比写生还多。工作以来他又访名家、拜名师,不断深造,加上自身慧根和刻苦努力,终于成为一名很有传统功力的中国画家。其画古雅细腻,其人诚恳少言。”薛老此言多为夸奖,但是对中国山水画的“古意”继承与“精致”呈现,却是我毕生之求索。$$山水画作为中国绘画的主要画种,已经有千年的历史。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山水画经历了无数的发展变迁,创造了无数个高峰。尤其是宋代的山水画已成为山水画历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而这个高峰的形成与宋代的文化环境影响不无关联...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17-09-27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生态视野下的宋代绘画

目前全球环境问题日益凸显,生态与生态学已成为人们关注的重要问题,生态批评、生态审美等观念越来越多地被引入学术研究当中,尤其是在绘画等文化艺术领域表现得更为鲜明。宋代作为中国绘画发展的高峰期,在专业画家之外,诸多文人、士大夫亦参与到作画、评画之中,使得画家群体普遍具备了较高的文化修养与赏悦自然的审美情趣。宋人关注对自然万物原本状态的描绘,力图展现自然万物生机盎然、自由自适、欣然相处的生态之美。在这一过程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画家对自然物类的思想情感,尽管这种意识可能是不自觉的、朴素的、未成体系的,与当下生态学研究中以生态环境保护为目的的观念也有着显著的不同,但其中所蕴含的生态意涵也是一种生态审美意味的表达形式,这于应对目前逐渐凸显的全球环境问题,有着较高的价值。本文将生态批评的理论和方法引入宋代绘画研究之中,在生态视野下,主要运用文献学与图像分析结合的方法,对宋代绘画中的生态元素、生态图景进行提取和分类,进而对其展开一种生态美学的审...  (本文共3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
哈尔滨师范大学

建国以来黑龙江山水画形态嬗变研究

建国以来黑龙江山水画,是建国后黑龙江山水画家立足于黑龙江地域所创作的山水画作品。本文从建国后黑龙江山水画创作的角度,对黑龙江山水画处在社会历史不同情境中的发展衍变、创作状况及其作品形态嬗变做一整体的理论梳理。着重探讨建国以来黑龙江山水画创作形态衍变和致力方向的境况。为了清晰研究建国以来黑龙江山水画创作发展衍变脉络,本文概括出建国后黑龙江山水画客观发展的三个主要时期,即黑龙江山水画物象初期表达、物象特色表达、物象精神表达。三个时期贯穿起建国后黑龙江山水画由地域物象表达初期上升到地域物象精神表达衍变发展的历程。全文共分六章,分阶段进行研究。第一章绪论部分,阐述了本论文问题的缘起、研究的意义、方法及其创新点。第二章论述了山水画地域性与黑龙江山水画研究的文献综述。通过对其文献的研究及对黑龙江山水画发展框架的梳理,首次提出了建国以来黑龙江山水画发展历经三个时期的观点。第三章为黑龙江山水画物象初期表达,阐述建国后黑龙江山水画地域物象表达出现...  (本文共1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方农机》2019年18期
南方农机

陶瓷山水画创作探究

1中国山水画与陶瓷山水画的差异和来源我国山水画拥有悠久的历史与灿烂的文化。自隋唐伊始、艺术家不断涌现,其作品呈现出缤纷的色彩,蕴藏民族的文化传统与美学思想以及哲理禅意,使现存在的历史文化更丰富,丰盈着现实生活。隋唐时期的浓墨重彩吸引人的眼球、南宋北宋的工笔技法已发挥到了极致、元朝的笔墨山水更是景象万千,带来了空前的繁荣,明清时代格局已是鼎盛至极,使现代山水画发展受到影响。随着国画的发展、陶瓷绘画得到快速的发展,自远古时期,从刻划至点彩,再到褐彩直至元代的青花、明代的彩装、清代的粉彩等,使陶瓷山水画得到健康而长远的发展。民国初期文人墨客积极广泛地参与,在山水画中另寻其他途径,在清朝的同治年间对浅绛彩加以开启,说明釉上的彩技法已经趋向于成熟;现阶段陶瓷艺术家在釉上彩的材质层愈发地丰富,而且不断地改善它的材质。这些艺术的眼光是具有前瞻性,提高造型能力,有效地运用笔墨技法,将其釉上彩绘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并创作出相应的珍品,给鉴赏者以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艺家》2019年09期
中国文艺家

中国山水画的创作分析

引言中国山水画讲求借景抒情和以形写神,是一门表现自然景物为主的艺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历程中,中国山水画形成了丰富的画理与技法,在中国画发展史上有着至关重要的位置。但是近年来中国山水画或是缺乏创新,或是过度借鉴西方绘画创作技法,致使山水画创作缺乏新意,弱化了中国山水画特有的审美。因此,研究中国山水画创作方式和要点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一、中国山水画的创作方式中国山水画创强调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这就要求画家具备深厚的传统功力,如果把传统比作一棵大树,创新则是在这棵大树上发出的新芽。中国山水画创新不能是不顾传统,另起炉灶,这是偏离共性审美的错识做法。如何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本文从以下三点进行讨论。(一)深入传统绘画经典,寻找共性审美临摹传统是学习山水画的必经之路,也是寻找共性审美的重要途径。临摹并不是盲目地照着画,而是在临摹古人作品的过程中,研究古人作品是笔墨、画理、图式、生平经历等,从而全面、准确把握作者的创作思想和表现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大观(论坛)》2019年08期
大观(论坛)

论山水画创作中“情“”理”“技”的统一

一、山水画创作离不开画家真挚、浓厚的“情”中国山水画不仅描绘山川自然,它更承载着中国人的宇宙观、哲学观,山水画家大都喜欢借山川自然来表现自我的精神、情感,表现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关系。历代优秀的山水画家无不以个性化的感情,把自然之美与心灵之美合二为一,创作出充满真挚情感的山水画作。不论社会、时代如何变化,优秀艺术作品的创作总离不开情感的激发。山水画创作也要有充沛的情感,画家一旦对某事物产生兴趣,就可能会引发他的思考和创作冲动,每位画家会有不同的精神反射和精神感应,也由此带来不同的艺术风格和艺术作品。只有饱含真情的艺术探索才是真的艺术创作。尤其是山水画初学者更要专情,在大自然中找到自己感情最深厚、最强烈的创作素材,然后付出自己全部的心血、全部的真情,用自己的真情实感去表现它。近现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先生,他九上黄山,五游九华,四登泰岳,……自嘉陵江而下,观长江三峡,登巫山十二峰,直至香港、九龙等地。正是由于黄宾虹对祖国自然山川的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7年34期
名作欣赏

大地上的灵魂和风骨——再谈山水画创作

三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山外之山——谈山水画创作》的短文,刊发于《文艺报》2014年6月16日“世纪美术”专刊。随后,2015年元旦和2015年4月至5月间,在北京艺融美术馆、台湾成功大学艺术中心分别举办的山水画个展中,我均用了这篇小文作“前言”。长期以来,我一直将山水画创作当作自我心灵游移的承载,也当作精神探寻、生命回归的线索及途径。进而,我固执地认为“山水画,终究该浸润着自然的率性、人文的层级和时间的深度”,由此方可“绘山外之山,寻本心的悟道”,“临水中之水,养血脉之生气”。其实,探讨山水画的本质,首先应该反思一个问题:山水何来?山水,自然之神与魂。不可想象,没有山的耸立,没有水的淌流,我们赖以生存的大地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山水,是自然的魂魄与景象,是润育人类文明的原始生态与内在驱力。在我的故乡黔东北山地,武陵山脉绵延穿行,河谷与山原交横错落,山峰与云霞相映生辉,岩溶、丘陵、洼地起伏不断,喀斯特地质构造让空间和时间变得神秘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