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具象到抽象

像大多数接受美院教育的人一样,我最早接触的是具象绘画基础训练。它教会我审美的构成要素,一幅优秀的作品它要具备的条件;它使我理解构图、色彩、色调、技法、对比、韵律。但一段时期之后,我就从具象转为抽象。为什么会有如此转变呢?$$具象绘画里其实也隐藏着抽象的元素,截取一幅具象作品的局部,把它放大就是一幅抽象作品。我更迷恋一幅画的细节部分,那色彩、机理、符号和它们背后所隐藏、包含的精神及理性。英国具象水彩画大师透纳画大海的作品就非常抽象,有艺术史家说他是抽象艺术的源头。蒙特利安和康定斯基最早也是从事具象,他们分别奠定了冷抽象与热抽象的艺术样式,且一直影响着当代抽象艺术的发展。艺术其实就是一个理念、一个“容器”,或者说一个母体。容器里盛载的内容是一样的,他包括个体精神与思想的广度与深度、知识架构和个体经验、人类经验的叠加,它体现了艺术家对审美趣味以及对世界的感知等。$$具象与抽象只是艺术样式上的区别,是一种不同的自我表达方式,就像诗歌与散...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艺报2019-06-21
《齐鲁艺苑》2018年02期
齐鲁艺苑

从具象到抽象 吉姆·奎恩油画专家班研究展

在当今多元互补的世界文化格局中,艺术的危机和机遇并存。为充分汲取西方具象绘画精髓,寻找东方与西方、古典与现代、理性与感性相结合的绘画途径,山东艺术学院联合美国那萨勒大学,特邀请吉姆·奎恩教授举办2017当代具象绘画研修班。在奎恩教授的指导下,28位经过严格遴选的学员,历经前期10周、后期10周,从具象到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术学报》1998年02期
美术学报

从具象到抽象之节点构成

从具象到抽象,是一种基础造形方法,它是舍弃事物的具象外壳,用抽象的造形去表现和强化具象造形所蕴含的“神”。 中国画历来重神轻形,而中国的一位水彩名家眨肇民,却是提出r“形似则神似”的观点。他认为任何精神特色的反映都必依附形的力量。这引起r我对“从具象到抽象”这一课题的一些思考。一种本质可以通过无数现象反映,因此,写实、变形、抽象这些不同的造形手法可表现同一种“神”,这是“从具象到抽象”这一课题的可存性。进行这一课题的惯常做法是:具象形~神~抽象形,}币我试图打破这一程序,尝试从现象到现象,即从形到形的构成手法一一节点构成。具体做法如下: 1、首先搜集来一批舞蹈剧照,展现的是一些造形强烈动态的人体。对f这些人体来说,什么是关键的造形要素呢?是优美的轮廓线还是伸展的体块? 2、最后,决定选取人体在空间中的界限点、最丛木的关节点及贡心点,把它们称为节点。形态的力学因素、各组成部分的位置关系、节奏、韵律都凝固十这些内在的肯点上,把握住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安美术学院
西安美术学院

写实绘画中的抽象因素

巴尔蒂斯认为“物象的背后,还有另外一种东西,一种眼睛所不能看见的,但可以用精神去感觉到的真实存在。”不仅仅在现实中,写实绘画中也往往包含着一定的抽象因素。无论从艺术的本体上,还是从艺术发展史上看写实绘画中抽象因素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本文根据绘画中的线性结构将写实绘画中的抽象因素归纳为直线结构与曲线节奏。古典写实主义画家的作品中也包含着直线结构与曲线节奏。这两种线性结构的极致发展最终孕育出了抽象构成主义和抽象表现主义,它们的代表分别是蒙德里安和康定斯基。从古典写实到纯抽象的出现,沿着这两条线索,并结合自己油画创作中的实践与认识,着重研究写实绘画作品中的抽象因素,探究其中抽象因素存在的必然性、重要性以及写实绘画中抽象因素逐步加深的过程。这样一种转变在创作过程中可以体现。从直线结构可以看到这样的构图方式表达的是一种理性精神,与此相对的,曲线节奏表达的是一种情感精神。在创作中,有时候表现手法上的无意识状态,例如用笔时的无意识状态,也就是...  (本文共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美苑》1999年06期
美苑

从“具象”到“抽象”──在素描与设计之间

设计不同于绘画,绘画(在教学的概念中)是通过再现对象反映意识,而设计创造的却是并不存在的“新”形态,我们可以把它称作“抽象形态”。如果我们在设计专业的素描教学中,继续沿用纯绘画专业的素描教学方式,我们将会发现素描与设计之间,存在着这样一个难以衔接的断裂带。即:作为以训练学生具象绘画能力为目的的绘画基础教学与对“抽象形态”应有深刻认识的专业设计教学之间的断裂带。的确,如何画一张好的素描和如何设计一只好的手电筒之间,确实存在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转折。如何能让素描为设计的本质(而不仅仅是绘制效果图)奠定良好的造型基础?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根本问题。我们应该在设计专业的素描教学中加入训练”抽象’造型能力的教学内容,应该让设计专业的学生对“抽象”和“抽象的概念”有一个较为深刻的认识与理解。如何才能使学生对“抽象形态”的思维能力得到充分的训练?这是我们要面对的一个具体问题。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首先来看看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前提:我们每年通过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苑》1999年06期
《数学教学通讯》2017年31期
数学教学通讯

从具象到抽象:赋予儿童思维自然生长的力量

儿童数学思维是感性、具体的。在数学教学中,教师要充分运用具象材料,引导儿童在头脑中形成表象,逐步抽象,进而形成儿童思维自然生长的力量。所谓“具象”,是指“具体的形象”(参见《现代汉语词典》2015年第6版),所谓“具象思维”,是指借助具体的物象、具体的形象而展开的思维。具象给了儿童数学思维有力的支撑,能够让儿童的数学思维软着陆。襛一、借助“实物具象”,化隐性为显性所谓“实物具象”,是指借助实物材料而进行的思维活动,这里的实物材料包括一切实物形态的学具、教具和其他用具。由于实物具象具有可观可感的特性,因此能够将问题中隐性的数学特征彰显出来。教学中,教师要巧妙地运用实物教具、学具,或者进行直观演示,或者引导学生主动操作、构建、运演、判别,进而有效地夯实学生的思维根基。实物具象是学生数学思维的重要媒介,它既不是表象,也不是言语符号,而是一种感知本身。教学中教师要引导学生开发实物具象资源。例如教学《三角形的面积》(苏教版小学数学教材第9...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