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莱钢板带厂在线设备有了“专职医生”

莱钢板带厂为在线设备配备了“专职医生”,主要职责是对在线设备的运行状态和设备故障进行监测和诊断。这是该厂今年以来为全面加强设备管理而采取的众多举措之一。$$近年来,随着板带厂产能的提升和设备装备水平的不断提高,产量、质量、安全、环保等要素对设备管理的要求越来越高,许多设备故障如果不能及时发现和预防,轻则造成局部的故障停机,重则会导致生产线停产,造成较大损失。为此板带厂把加快推进设备状态监测和故障诊断技术,主动发现和解决设备问题,优化设备维护策略,切实保障设备安全运行作为今年以来设备管理的重头戏。$$板带厂在成立设备监测诊断中心的基础上,按照设备状态监测与故障诊断工作的相关管理制度和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1989年09期
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

公费医疗管理之我见

近几年来,各级政府和卫生主管部门对公费医疗的管理都比较关心,并对如何管好公费医疗进行了改革尝试,对保护广大干部职工的健康和提高公费医疗经费的使用效益取得了很好的作用。但是,对公费医疗管理还没有引起大多数人的足够认识,在管理制度上仍有不足之处,致使公费医疗经费的超支现象得不到控制。为此,就如何对公费医疗加强管理,提出个人的管见。 ‘笔者认为,在没有全面实行社会医疗保险制之前,当前还是以定额管理、定点医疗、合理负担、奖惩兑现的综合措施为好。 一、定额管理。首先是卫生主管部门根据本地历年公费医疗支出情况,向县政府提出全县享受公费医疗人员本年度的定额指标,经县政府讨论核定后,由县财政按期拨给卫生部门包干使用。卫生主管部门根据县政府核定的定额指标。分为三种形式进行定额管理。第一是门诊和住院指标,’在每人定额指标内,应以60%为住院指标数,40%为门诊指标数。住院指标由公费医疗办公室统一掌握使用,门诊指标由门诊室和个人掌握使用。第二是门诊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天津医科大学
天津医科大学

多参数比较NICU专职医生与非专职医生管理的差异

目的:本研究旨在通过分析本院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管理模式改变前后临床管理及疗效等多指标的变化,探讨更优越的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neurosurgical intensive care unit,NICU)管理模式,为优化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管理、提高患者诊疗效率提供数据参考。方法:以2015年8月3日本神经外科对NICU实现从非NICU专职医生管理向NICU专职医生管理的时间点为节点,统计2015年2月3日至2015年8月3日和2015年8月4日至2016年2月3日两个半年的各项管理和诊疗参数,分别命名为非NICU专职医生管理组和NICU专职医生管理组。分别比较两组的一般人口学特征,诊疗技术应用、药物应用以及近期治疗效果等诊疗相关参素。其中年龄等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表示,各类计数资料采用n(%)或n表示。采用SPSS 20.0对各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和处理,先后采用t检验、卡方检验以及秩和检验进行分析比较。以P0.050作为差异具...  (本文共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天津医药》2017年08期
天津医药

NICU与非NICU专职医生管理对患者疗效影响的临床比较研究

20世纪50年代,欧美发达国家首先提出并建立了神经外科重症单元(neurosurgical intensive careunit,NICU),为神经外科患者提供更为专业和精细的独立诊疗模式。我国NICU起步较晚,但近十年来开始大力发展NICU,成立了中国神经外科重症管理协作组,并于2013年发表了《中国神经外科重症管理专家共识》[1-3]。由于我国医生培训体系、工作模式与西方发达国家存在较大不同,我国神经外科重症患者的管理模式也与之不同。在我国,仅少数几个传统临床医学专业开始专科培训,而刚建立的NICU尚无国家统一实施的专科培训,其诊疗工作或由神经外科医生兼职或由指定从事NICU工作的医生执行。因此NICU工作到底应该由哪一类医生执行,一直存在争议。由于本NICU经历了两个不同的管理模式阶段,其中病房设施及护理队伍等环境因素未发生明显改变,NICU医生和神经外科医生队伍稳定,故适合进行对比分析,以探讨NICU不同管理模式对NIC...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工友》2018年06期
工友

罗继明:雷达们的“专职医生”

在今年5月公布的湖北省技能大能吃苦点,车辆陷入了戈壁滩上的干涸河床师名单中,有一个人的职业(工种)略中。大家齐心协力好不容易把车推了带神秘色彩——罗继明,雷达整机调茫茫戈壁滩,四周除了粗砂和砾出来,却发现迷路了。戈壁滩上没有参试。雷达,即无线电探测和测距,多用石,见不到一丝活物。太阳逐渐西沉,照物,他们按照偶遇人群的指示驾车于军事作战指挥、民用航行引导等。前路却不知在何方。手机没有信号,水前行,目的地依然遥遥无期。远方出现虽然不属于日常生活词汇,但不算神壶里最后一口水早在几个小时前就已了高耸的物体,罗继明他们以为是帐秘。相对陌生的,是“整机调试”。用用光。这不是探险小说,而是罗继明篷,兴冲冲驶近一瞧,是几只骆驼。没罗继明的话来说,整机调试其实就相的一次出差之旅。“我们迷路了,说不走多久,车辆再次陷入河床,怎么也推当于雷达们的“专职医生”,包括出厂怕,那是假的。”罗继明回忆道。不动了。指针划到了晚上七点,罗继明前的整体性能检测和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工友》2018年06期
《党员文摘》2018年05期
党员文摘

贺星龙:窝在山里的“傻”医生

毕业后毅然返乡做村医在山西吕梁山南麓、黄河东岸的临汾大宁县有人口6.9万,是吕梁山深度贫困地区的贫困县。这里,有一位被乡亲称为“摩托车医生”的人——贺星龙,他是28个村、4600多名村民的“专职医生”。2000年,卫校毕业的贺星龙回到徐家垛乡乐堂村做起了乡村医生。村里病人却不买账,看他二十来岁,宁愿去烧香磕头,也不找他看病。有好事者,在背后嘲笑他:“嘴上没毛,看病不牢。”一连几个月,都没人找贺星龙看病。但只要听说哪家有病人,他都不请自到,笑呵呵背着药箱免费看病。可是,热脸贴了冷屁股,药钱搭进去3000元,病人还是没几个。贺星龙不服气,觉得自己行。贺星龙甚至印了4000张宣传单,找人在集市上发放,上面写着“贺星龙免费上门看病”,还录了一段手机彩铃。可是,效果还是不佳。卫校毕业,他回山里做起了28个村、4600余名村民的﹃专职医生﹄。他骑坏7辆摩托车,用烂12个行医包……不看广告,看疗效。转折点来了,贺星龙把乐堂村老人张立山的病看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