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浙江电力应用KVM带来整合效率

为了实现集约化发展、精细化管理、规范化运作的目标,浙江省电力采用KVM的解决方案进一步提高了电力调度及各种信息化应用设备的管理水平。$$对于电网公司而言,目前的发展重点是集约化发展、精细化管理、规范化运作。配合建设特高压电网,要把电网公司建设成为电网坚强、资产优良、服务优质、业绩优秀的现代化企业。$$为了实现这样一个目标,浙江省电力公司决定进一步提高电力调度以及各种信息化应用设备的管理水平,而采用KVM的解决方案就是一个捷径。为此,他们选用了Avocent公司的产品解决方案,并将集中控管的范围从信息机房、自动化机房和通信机房延伸至变电站和集控站。$$结合浙江电力行业的实际情况,他们制定了具体的实施方案: $$1、在变电站使用Avocent AMX 5110,一个站有3台左右。其建站规模每年在30~50个。目前,浙江电力拥有这样的变电站有146座。它所使用的AMX 5110是一种模拟矩阵 KVM 交换机,提供实时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网络世界2007-06-18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01期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市公司并购整合效率的影响因素新探

金融危机在全球的不断蔓延,为中国大多数企业包括上市公司的持续经营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但同时也给一些优秀企业通过并购重组做大做强带来了契机。2008年末以来,在政策鼓励和企业自身发展需要等多方面因素推动下,以产业整合为主导的上市公司兼并重组浪潮在中国资本市场不断上演,成为“严冬”中一道靓丽的风景。进入全流通时代,随着新《公司法》、新《证券法》、新《上市公司并购管理办法》的修订出台,上市公司并购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09年中国企业的兼并重组将从以往政府主导型为主迈向市场主导型为主,主语式并购时代得以延续,借壳上市数量继续增加,敌意并购与反并购陆续上演,中国资本市场将由此进入并购新时代。然而目前上市公司的并购效率究竟怎样?而并购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并购后的资源整合效率,那么中国上市公司的并购整合效率到底如何?受哪些因素制约?如何提高并购整合效率?这是并购新时代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国内已有大量文献对并购效率问题进行了专题研究,陈信元...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广东农业科学》2009年05期
广东农业科学

多位点基因打靶的定点整合效率研究

基因打靶技术备受生命科学工作者的关注,该技术已经在基因功能研究、动植物品种改良、人类疾病的动物模型研制和动物生物反应器研制等领域中得到广泛应用[1]。但是传统打靶技术的打靶效率低,基因定点整合率大约为10-6~10-5,而且表达常受到位置效应的影响,从而致使打靶技术的应用大大受限。多位点基因打靶技术已经成功用于桂花鱼(又称鳜鱼)淋巴细胞、桂花鱼受精卵、奶牛睾丸成纤维细胞和莱航鸡原始生殖细胞的定点转基因[2-6],均取得较好效果,为多位点基因打靶技术应用于人类基因治疗提供了参考动物实验模型。本研究以HEK293细胞为研究对象,以其核仁组织区rDNA串联重复基因(18S、5.8S和28S rDNA)间的间隔序列作为靶位点,根据同源重组原理进行基因打靶,以评价多位点基因打靶的定点整合效率。1材料与方法1.1试验材料HEK293细胞、pEGFP-N1及DH5α等大肠杆菌菌种为暨南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保存。LA ...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经济研究》2018年08期
当代经济研究

重组类型会影响央企重组资源整合效率吗?——对横向、纵向和混合重组的比较研究

一、引言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正在经历由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换阶段,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推进中央企业战略性重组,是实现国有经济提质增效与发展模式转变的现实需要,也是经济新常态下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迫切要求。《2018中国国企国资改革发展报告》指出,未来国有经济战略重组将呈现出新的特点,加强研究并积极推进强弱周期行业均衡配置式的战略性重组,稳步推进装备制造、煤炭、电力、通信、化工等领域中央企业战略性重组,加强对重要性前瞻性战略性产业、生态环境保护和共用技术平台等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重组并购。央企重组的最终目标是,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提升央企在世界产业领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央企经过重组,行业结构不断优化,质量效益不断提升,对核心技术领域的掌控有所增强。根据国资委公示的文件显示,目前,央企资产总额已超过53万亿元,并且经营收入、关键技术持有率等主要经营绩效指标都不断提升。在供给侧结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心理科学》2019年03期
心理科学

虚拟场景中的信息类型对路径整合效率的影响

1前言空间巡航(spatial navigation)是指在巡航开始前已有巡航路径计划,巡航过程中能够对巡航中的位置及朝向进行实时更新,且在迷向时能重新定向并进行路径的重新选取的过程(Loomis, Klatzky,Golledge,&Philbeck, 1999)。通过巡航,人们能够获得有关目标环境的路径(path)、认知地图(cognitivemap)等测量信息(metric information)。通过人与动物的空间认知研究发现,巡航过程中人类或动物均会利用自身内部的路径整合进行导航(Gallistel, 1990; Gallistel&Matzel, 2013)。路径整合,即通过我们所说的“方向感”,对个体自身运动方向、位置信息进行追踪(Etienne&Jeffery,2004; Kearns, Warren, Duchon,&Tarr, 2002)及更新(Loomis et al., 1999)。通常采用三角形完成任...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财经问题研究》2008年11期
财经问题研究

所有者弱控制环境下跨国并购整合效率的缺失——以上汽并购双龙为例

一、问题的提出2005年1月27日,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汽”)完成了与韩国双龙汽车公司(以下简称“双龙”)控股股东股权交割手续,获得双龙汽车48.92%的股份,正式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这似乎标志着几经波折的上汽并购双龙大功告成。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接下来两年多的时间里,上汽对双龙进行了艰难的整合,特别是期间双龙工会针对上汽的三次大型罢工,使双龙的运营几乎陷于瘫痪,最后上汽不得不采取极为强硬的手段对双龙实行背水一战的整合才走出了并购失败的困局,最终使得双龙于2007年首次盈利,企业逐渐步入正轨。上汽并购双龙的整合为何如此艰难,这引起了我国相关学者和企业的重视。本文通过全面分析上汽并购双龙的案例后发现,跨国并购整合中,重要的不仅在于从哪些具体角度、用什么方法进行整合,而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进行整合同样不可轻视,尤其是控制权环境,当所有者对目标公司处于弱控制状态时,常常会导致整合效率的缺失。为此,本文把跨国并购整合与控制权环...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