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农民转型,和谐渐变中

随着“双置换”(以土地承包经营权置换城市社保,以宅基地使用权置换城镇住房)工作的进一步展开,无锡部分农民不再种地,统一住进了楼房,享有了社保。结束“脸朝黄土背朝天”生活模式的他们,拥有了一个崭新的称号——市民。$$    这批刚刚加入市民大队伍的新成员,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没有了土地,少了独门独院小楼的他们,一下子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交往不过左邻右舍的单纯模式下,被推到社区高楼中,成千上万人集聚居住的复杂模式中。$$    他们,能适应么?抱着这样的疑问,记者对无锡数家农民安置房小区展开了调查。$$    乔迁安置房,农家习惯一时改不了的还不少$$    虽然人进了城,长期形成的习惯就像是烙印般刻在血液中,一下子难以扭转。而“不适应”,主要集结到两样因素的改变上:耕种和居住格局。$$    现住在溪南新村62岁的刘大妈,在搬到公寓之前,一直在家务农,现在还保持着种植习惯。家里的阳台上,零零散散放了数十个花盆,里面有些是花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无锡日报2010-05-24
《珠江教育论坛》2016年03期
珠江教育论坛

关于J市N社区居委会工作效率低下的原因调查与思考

引言“社区”概念来自国外文献。费孝通先生认为,communi-ty最初的翻译是“地方社会”,后来在翻译帕克(Park)的一篇文章时,针对“community is not society”的翻译问题,组合出“社区”一词[1]。在中国特定情形下,社区的含义很是复杂。首先,它被赋予“社会”的含义,将社区作为社会的构建要素,是社会的微观形态。正如人们通常所说的,“社区是社会的细胞”,认为社区建设是社会建设范畴中的内容,社区也是政府的社会管理单元。其次,当代中国的城市社区“自然”属性较少,建构性较多。可以说,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社区是在城市化和城市规划的实施中建构起来。最后,社区与居住在其中的居民之间欠缺一种紧密的精神生活的联系,特别对于在各自单位上班的成员来说,“邻里街坊”的概念逐渐淡化,真正能够在人们心目中形成概念的社区生活是比较缺乏的。社区居民委员会是社区各项事务的管理者和服务组织者,想要做好社区管理,社区居委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居...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学术问题研究》2016年01期
学术问题研究

从车辆管理看社区居委会在社区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以泉州市H社区为例

一、研究目的与研究综述(一)研究目的和方法社区居民委员会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组织概念。随着我国经济体制的发展与转变,原来的以“单位”为基础的城市基层社会管理体制被打破,大量的“单位人”成为了“社区人”,在日常生活中,单位组织渐渐退出,社区居委会渐渐补位。我国的法律规定城市社区居委会是居民实现自己对自己管理的基层群众自治性组织,是推动我国社区发展的核心力量和载体。因此,社区居委会的发展和完善与社区居民的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笔者通过大量的文献研究和实地访谈调研,深入实际分析探索,并提出相应的对策。(二)研究综述20世纪90年代以来,学术界开始广泛关注社区居委会的研究,取得了很多有价值的成果。目前,国内学者对社区居委会的研究基本上围绕以下几个问题:首先,学者们关注社区居委会的职能作用研究,他们认为社区居委会从激发社会活力、协助政府工作、开展监督活动等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张世福,2011),而且随着经济体制的发展与转变,社区居委会的作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2018年15期
明日风尚

浅谈社区居委会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文|赵亚娟一、社区居委会工作中存在的问题1、主体不清、职责不明社区居委会作为一个基层自治组织,它虽然有传达和落实党和政府政策的任务,但毕竟这只是它的其中一项任务,它的更多的精力应该是把社区居民组织起来进行自我管理。但现实是社区居委会行政化倾向比较严重,它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来应付上级部门的行政性事务,很多部门都把自己的职能延伸到社区,社区居委会似乎成了上级部门的“派出机构”。因此,计划生育、文明宣传、拆除违章等等这些行政性的事务最终都落到了社区居委会的头上,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单单是为应付这些行政事务性工作都已经疲惫不堪,组织居民自我管理的自治功能就被弱化了。又因为居委会的职责不明确,责任与权力不相匹配,它做的很多管理方面的事情。最终就造成了居委会不该管的管了,该管的没管,已经管了的又没有管好的局面[1]。2、资源不足、设施不全从整体上来讲,很多社区居委会的硬件设施不达标,办公场所比较小,办公用房比较紧缺,办公条件比较简陋,办公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决策探索(下半月)》2016年11期
决策探索(下半月)

西宁市社区居委会建设问题研究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经济体制改革的推进,城市居民生活需求变得更加多元化。社区居委会作为直接服务公众的机构,其作用日益突出。西宁市作为青海省省会,在社区建设方面取得成就的同时,也面临着诸多问题。尤其是考虑到西宁市多民族、多宗教的特殊性,加大社区居委会建设对于推动西宁市经济社会发展、构建和谐西宁显得尤为迫切。一、西宁市社区居委会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作为省会城市,西宁市是青海省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教、交通中心,下辖4区3县,165个居委会。西宁是西部典型的移民城市,多民族聚集、多宗教并存。除汉族外,市区主要有藏、回、土、撒拉和蒙古族等民族。多民族、多宗教聚居,使得西宁市社区居委会的工作更加繁重和复杂。调查发现,西宁市社区居委会建设存在的主要问题有:一是居委会行政化现象较为严重,二是居委会职责范围过广,三是人员配备不足及工作身份尴尬,四是目标群体的特殊性。二、推动西宁市社区居委会建设的对策建议在城市社区管理体制模式的选择中,政府主导模式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工作》2017年22期
中国社会工作

社区居委会的问题背后

清华大学NGO管理研究所博士,台湾非营利组织领导力发展协会会长,广东省社工师联合会、广州市社工协会督导培训讲师最近有机会跟地方的社区社会工作者和社区居委会干部座谈,其中除了少数话题是关于自身职业发展的困惑外,最多的探讨便是:“社区工作社会地位低,居民不能更好地认同。居民不了解社区居委会是居民自治组织,对社区工作者的期望值过高,一旦不能满意地解决居民的问题,就会造成居民不理解甚至谩骂。即使利用个人能力帮居民解决了问题,他也觉得你是应该的,没有丝毫感激。要如何让居民理解我们的工作呢?”虽然这是很实际的一线问题,但我想从“人在情境中”的视角来解读:何以当前的社区工作经常不被居民理解为是一种居民自治工作,它其实是需要居民自身意识来投入社区公共事务的呢?在当前的状况下,社会工作者要抱着什么样的心态与姿态去面对这个社区自治的转型过程呢?第一个是关于“被服务”的文化。社会工作面临的是人群,不是盖一栋楼或铺一条路,不了解民情就无法推开服务,无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