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水事件检测公共危机应对能力

对于哪怕是一场“可能”的危机,也应做出最坏的打算,并予以最充分的应对,这是危机处理应有的理性。因此在这一次停水风波中,我们赞赏哈尔滨市政府的做法。这不仅包括果断地做出停水决定,同样包括停水期间对于市民饮用水的供应,比如紧急启动全市所有地下水井,全部面向社会供水,卫生环保部门要及时对水质进行监测,确保供水水质安全,等等。我们也因之相信,在有了政府高效的应急处理之后,哈尔滨市民将能够从初始的购水恐慌中冷静下来,最终能够与政府一道共度危机。$$   但是,这显然不是我们关注此次水危机的全部。$$   首先,从11月13日吉林石化发生爆炸到21日哈尔滨市紧急停水,时间已历8天。那么按照正常的水流速度,污染的水是不是已经流到哈尔滨段了,哈尔滨市民前几天喝的水是不是已经被污染的?尽管政府公告指出,目前松花江哈尔滨城区段水体未发现异常,但这仍需要政府有足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温州日报2005-11-28
《长江丛刊》2017年03期
长江丛刊

高校辅导员的危机应对能力分析

《高等学校辅导员职业能力标准(暂行)》明确规定高校辅导员职业能力的等级标准及内容,《标准》将辅导员分成初中高三个等级,并阐明了危机事件应对、职业规划与就业指导、理论与实践研究等九项辅导员的职业能力。危机事件应对能力已作为高校辅导员职业能力标准之一,直接将辅导员与高校危机事件密切的联系在一起。一、高校辅导员与危机事件的联系高校危机事件应对与高校的和谐稳定有莫大的关联,辅导员作为高校与学生之间的桥梁必须要明确自身在危机事件中所具备的能为,这是应对危机事件关键。首先,明确高校辅导员应对危机事件所具备能力标准为科学应对高校危机事件提供了理论前提,建立与完善髙校危机事件的预防机制、应对解决机制有利于高校辅导员逐渐清晰自身在危机事件中的角色,做到真正成为学生的良师益友,去了解学生内必的真实想法,在学生出现困难的第一时刻提供安慰与专业帮助,与学生之间建立互相信任的友好关系。其次,明确高校辅导员应对危机事件所具备能力为其工作职能的转变提供了客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康医学》2013年24期
中国民康医学

精神分裂症患者父母家庭危机应对能力与患者疾病复发的相关性研究

研究表明[1,2],精神分裂症患者出院后一年内复发率高达70%;即使维持治疗,一年内复发率也有22%~55%。精神分裂症的复发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其中,患者家庭环境具有重要影响。本文旨在探讨精神分裂症患者家庭环境对疾病复发的影响,现报道如下: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2012年3~7月在我院精神科病区接受治疗的100例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父母,入组条件:①患者均符合《ICD-10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关于精神分裂症诊断标准[3]。②患者经急性期治疗后达临床痊愈标准(精神症状消失,自知力恢复,社会功能正常或基本正常)[4],PANSS评分≤60分,PANSS减分率≥75%[5];③知情同意,出院前告知患者及其父母本研究目的,征得其知情同意。其中父亲31例,母亲69例;年龄36~62岁,平均(49.33±9.52)岁;已婚94例,离异6例;工人21例,农民68例,干部11例;居住城镇31例,乡村69例;受教育(8.51±3.24)年。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领导科学》2012年04期
领导科学

领导者亟须提高危机应对能力

危机是什么?就是危险的状态与趋势,蕴涵着巨大的破坏性能量。危机常常挥之不去,或威胁我们的生产生活,或破坏我们的事业成果。如何应对危机,成为我们生存和发展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在应对危机时,有的领导者做得很好,既善于预见和辨识危机,更善于应急决断和应急处置。而有的领导者却不知如何判断危机,不知在什么情况下应该做何决定、怎样处置,于是就打了败仗、吃了大亏。二者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危机应对能力强弱有异。为更加适应形势和胜任实际工作需要,领导者要不断提升应对危机的能力,笔者认为,可以侧重从以下四个方面着眼和努力。一、领导者要不断提升和优化危机预见能力危机预见能力就是在危机爆发之前,甚至在危机萌芽之初就能洞悉和把握危机的本领,是一种事关能否赢得危机主动权的能力。领导者预见能力高,就能事先看到危机的强点、弱点和走势,在危机形成气候或造成恶果之前便先行占领有利位置、拿出办法将危机化解。这样的危机应对能够做到成本最低而成效最大、悄然得手而出神入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内部审计》2018年03期
中国内部审计

全球视角和见解:危机应对能力

目录内部审计和危机应对能力信心危机浮出水面为何提高危机应对能力抵御危机应对危机恢复能力总结内部审计和危机应对能力全球性威胁迅速发展,严重影响组织运营能力,导致相关危机日益频发。复杂的网络攻击、多变的气候、恐怖主义袭击以及工人罢工等现象层出不穷、且无明显征兆。危机事件频频发生,可能会导致组织无法持续运营,不能完成既定目标,从而影响组织声誉,使利益相关者感到失望。最近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董事会成员对于潜在危机的认识与组织真正应对危机的准备程度之间存在很大差距。有能力意识到可能出现的危机、有效把控上述类型事件并且恢复正常运行的确很难做访谈对象Melissa Agnes合伙人,Agnes+Day–加拿大James Lukaszewski总裁,e Lukaszewski GroupDivision,Risdall–美国Héctor Ricardo Parra,CIA、CRMA、CISA、CFE经理,CYA Consulting andAud...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S2期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和谐社会视野下的政府危机应对能力建设浅谈

构建和谐社会是一个长期渐进的过程,政府作为构建和谐社会的主体,承担着主要的责任。是否具有很强的危机应对能力是衡量一个政府能否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标准。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确定在中国“促进社会公平和正义”,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目标。从公共治理的角度来看,政府和公务员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关键,政通才能人和。政府转型的目标之一就是努力形成“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社会治理模式[1]。其中,改革讨论的一个焦点在于,加强政府的危机应对能力是和谐社会建设在公共管理领域提出的重要要求。一、政府危机应对能力的概念这里所说的“政府危机应对能力”,是指政府组织相关力量对可能发生或已经发生的危机事件进行预测、监督、控制和协调处理,以期有效地预防、处理和消除危机、减少损失的能力。政府危机应对能力的对象“危机”,又称“突发事件”,是指“对一个社会系统的基本价值和行为准则架构产生严重威胁,并且在时间压力和不确...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