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写在大地上的诗(中)

从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来认识建筑的审美特征,西方建筑讲究线条的韵律美,中国建筑则讲究综合的美。永嘉场民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温州日报2011-02-23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论海德格尔的本源之思与诗性突围

“本源之思”说的是对本源的思考,由于本源在海德格尔那里是境域生成性的,所以人们思考本源的方式也必须是境域生成性的。“诗性突围”说的就是海德格尔用境域生成性的思维来思考本源。对于这一点,我们将在与传统形而上学的比较中来进行说明。传统形而上学是用理性逻辑的方法来通达“本源”(即本体)的。他们认为的本体是固定的,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一”,不具有境域生成性。而海德格尔则改变了表象思维的固化模式,而转变为一种非对象化的诗性思维,强调思维的境域生成性。思与境偕,思归属于境域。思要从境域之音中获得音信,思是对境域之音的回应。而最本源的境域是天地人神源初的相互归属性,是作为“之间”的命运。我们所说的境域不是一块由边界而来的区域,而是一种无边界的边界,它是我们所看到的边界的本源,是一种不可被表象的“广袤”,是一种生成,境域即生成之域,生成也即境域生成。“境域生成”命名的是一股聚集着的源初统一着的生成着的强力。而这种境域生成也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作...  (本文共32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
清华大学

诗歌共时体的构建

骆一禾、海子是当代杰出诗人,他们的死结束了诗歌的1980年代。论文以骆一禾的诗论和诗作为主要研究对象,在当代诗学背景下考察其独立性和卓异品质,同时兼及骆一禾、海子诗歌的一些共性问题及其所牵涉的当代诗学问题。骆一禾是一位以诗人、诗论家和诗歌编辑的三重身份对中国当代诗歌产生了重大影响的诗人,其诗论和诗作充满了对华夏文明新生的渴望,而兼具对历史和现实的深刻洞察,具有巨大的精神感召力。诗人的精神成长体现了从一株青草到天路英雄的艰难历程,他从纯洁的少年心性,从水、植物和女性之美出发,一步步走向广阔的世界,最终完成于信仰性的“无因之爱”,从而使诗人的精神达到了“万般俱在”。在这一“天路”历程中,诗人主体的“辽阔胸怀”得以充分呈现,其诗歌世界的“壮烈风景”也得以逐一展开。海子的写作在诗歌视野、诗歌抱负上一开始受到骆一禾的引导,其原生的诗才又激励了骆一禾的诗歌写作。两位诗人在精神方面存在广泛的共源、共振和共鸣,在诗学观念上存在长期的互动,文本上...  (本文共42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汉语新诗物写性的起源

汉语新诗的创生和发展是词与物在潜能层面相互激发和搏斗的过程。在一定程度上,词(书写)的法则与物的法则之间的不同配置,决定了汉语诗歌在不同历史情境下的诗艺特征:由词(书写)向物的投射,形成了凝定于汉语诗歌中的写物性,它曾在中国古典诗歌史上取得辉煌的成就;在传统与西方的“双重换气”考验中,20世纪的汉语新诗颠倒了两种法则之间的秩序,它的现代性美学立场和书写姿态开启了由物向词(书写)的反射格局,即生成了一种物写性的法则。本文正是在这种句法转换中尝试探测诗歌写作与物在现代性情境里缔结的新型关系,并藉此追问汉语新诗物写性的起源。在这种探测和追问中,本文将鲁迅的《野草》确定为汉语新诗物写性的起源性文本,基于此,《野草》更有理由被认为是汉语诗歌现代性的源头,鲁迅是汉语新诗史上第一位伟大诗人。这一判断将在本文中接受检验。为此,本文冒险悬置了诸多影响诗歌研究的外部因素(如政治、历史、社会、思想文化方面的),而专注于一种偏重于纯粹形式方面的思考和想...  (本文共30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艺海》2019年12期
艺海

汉代瓦当在装饰设计中的运用

瓦当是我国古代建筑当中檐头一种常用的附件,其作用是装饰和防水,对古代建筑具有十分重要的实用价值,汉代是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艺海》2019年12期
《收藏界》2018年05期
收藏界

西夏建筑装饰构件——瓦当

瓦当是中国古代建筑的重要构件,是覆盖在建筑檐头筒瓦前端的遮挡,主要作用是防水、排水,保护木构的屋架部分,同时也起美观建筑的作用。"当,底也,瓦覆檐际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2019年04期
艺术品

瓦当题跋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