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履行法定义务能否作为从轻处罚的依据

【案情】 2008年4月30日9时许,在陕西城固县汉城加油站以东200米处,被告人李某驾驶中型货车与同向行驶骑自行车人罗某发生碰撞,致罗某死亡,擦伤乘坐自行车的李某,造成李某轻微伤。经交警大队事故责任认定:被告人李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该案经法院审理后,作出如下判决:被告李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由保险公司及被告人赔偿受害人死亡赔偿金、停尸费、医疗费、住院伙食费、营养费共计144385元。宣判后,被告人李某以原判量刑过重,自己超标准履行了赔偿义务,法院未考虑从轻情节为由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维持了原审判决关于事实的认定及民事赔偿部分的判决,改判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宣告缓刑两年。$$[分岐]本案裁判时的分岐意见有两种:一种意见认为,被告李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发生重大事故,造成一人死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律学习与研究》1987年03期
法律学习与研究

试析我国刑法中的从重与从轻处罚

我国刑法关于从重处罚与从轻处罚的规定不够集中,司法实践中在具体执行有关从重与从轻处罚规定时.理解又不尽相同,为正确地适用我国刑法有关从重与从轻处罚的规定,有必要探讨其理论上和实践中的问题。 一、从,处罚与从轻处罚的内汤与外延 根据我国《刑法》第58条的规定,所谓从重处罚,是指当犯罪分子具有刑法规定的从重处罚情节时,在法定刑范围内对其判处较重的刑罚.从重处罚与加重处罚不同.加重处罚是对犯罪分子判处高于法定最高刑的刑罚,前者没有突破法定刑的上限.后者则突破了法定刑的上限.所谓从轻处罚,是指当犯罪分子具有刑法规定的从轻处罚情节时,在法定刑范围内对其处以较轻的刑罚。从轻处罚与减轻处罚不同,减轻处罚是指对犯罪分子判处低于法定最低刑的刑罚,它突破了法定刑的下限,而从轻处罚则没有突破法定刑的:下限。 (一)从,处罚的情节 按照刑法对从重处罚情节的规定,从重处罚情节可以分两类: 井一既是应当从,处罚又.加盆处罚的倩节.这类情节有:①劳改犯逃跑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吉林财税》2001年03期
吉林财税

税务行政处罚应防止“从轻处罚”的倾向

《吉林省地方税务局税务行政处罚实施程序暂行规定》出台已经一年多了,在各级地税机关的贯彻落实下,很大程度地遏制了税收行政处罚程序上的随意性,行政处罚日趋规范。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一般程序的行政处罚需要履行立案、调查、审查、决定和执行等多个程序,且所填表格也有五六种,简易程序的行政处罚也要填写统一编号的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 (简易 ),一些税务干部工作责任心不强,人为降低处罚标准,该适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方人物周刊》2011年44期
南方人物周刊

杨斌 救赎之魅

6年前,检察官杨斌承办了一起母亲溺婴案。起初,她怀着愤怒的心情提审被告周模英。然而,随着对案情的了解,她看到了经济和亲情窘困带来的绝望,看到了犯罪的社会根源,看到了时代的悲剧。在法庭上,作为公诉人,她为被告请求从轻处罚。周模英入狱后,杨斌开始了对这个家庭长达5年的救赎之旅。她探望周模英,给她写信,鼓励她:几度去她老家,帮其家人解决难题,照顾她的孩子。杨斌坚信,法律的最高境界是仁慈和宽恕。在坚守专业操守的同时,她反思在“正义感”中迷失的自我,她剥去暴决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村百事通》1996年06期
农村百事通

家庭经济困难是否可以作为从轻处罚的条件?

编样同志: 最近,我旁听了一次公开审判二人合伙盗窃的案件,在法庭上公诉人用大量的事实证明了这二人合伙盔窃,罪证确凿。 但是,两个辩护人都以犯罪分子家庭经济困难为由,希望法院给予从轻处罚,难道家庭经济条件能作为对犯罪分子进行量刑的依据吗? 丁国章丁国章同志: 刑法第五十七条载明:“对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对于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被告也供认不讳的案件,辩护人仍可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党的生活(黑龙江)》2010年07期
党的生活(黑龙江)

高额赔偿换从轻处罚,是否值得肯定?

话题背景:宝马越野车司机林銮建醉酒驾车与电动自行车相撞,造成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林銮建在逃逸过程中被警方抓获。为了表示悔意,林銮建向被害人赔偿了共计202万元巨款,得到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2010年5月7日,法院判决称,鉴于林銮建认罪态度较好,并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得到被害人家属及伤者的谅解,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以交通肇事罪列处其有期徒刑3年……这就是发生在北京的“宝马醉驾案”。在近些年发生的-些类似案件中,犯罪人作出高额赔偿后便得到从轻处罚的情况时常出现,引发了公众特别是网民的极大争议。有人认为,作出高额赔偿说明犯罪人积极弥补自己!^的罪过,是悔罪表现,从宽处理可以理解;也有人对此嗔之以鼻,认为这是“花钱买减刑”。赔偿额影响量刑是否恰当?对社会又有怎样的影响?本刊遨请了持不同观点的律师望言和青年法律学者郝建欣来探讨这个话题。主持人:欢迎两位。北京“宝马醉驾案”两位都深入关注了,造成一死一伤的肇事者林銮建赔偿了受害人及其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