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临终关怀,抚慰生命尊严

$T中国正在步入老年社会,目前全国已有1亿多老人。我们每个人都会走到生命的尽头,临终关怀已慢慢走进我们的生活。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临终关怀呢?$E$$1967年美国的桑德斯创办了世界上最早的临终关怀医院,提出的口号和宗旨是:为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人创造一种安乐、舒适和理智的临终环境,让他们带着愉快、满意和不留任何遗憾而离开人世。$$17年前,为了老年病人这一弱势群体得到及时的治疗和科学的护理,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筹备成立了我国第一所临终关怀医院──松堂关怀医院,其宗旨也是帮助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人满意而不带一丝遗憾地离开人世。因此,从本质意义上讲,临终关怀是通过多种形式对人(主要是老人、重病的临终者)给予精神的慰藉、心灵的呵护、情感的满足和作为人的尊严的维护。几年来,我国的临终关怀事业结合中国社会的现实逐渐地探索着人们尤其是走到生命尽头的老人心灵究竟渴求什么,而医护人员、心理工作者和整个社会又能理解多少他们的需求并最大限度地满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西部时报2004-11-24
《中华儿女》2017年07期
中华儿女

松堂游记

去年夏天,我们和S君夫妇在松堂住了三日。难得这三日的闲,我们约好了什么事不管,只玩儿,也带了两本书,却只是预备闲得真没办法时消消遣的。出发的前夜,忽然雷雨大作。枕上颇为怅怅,难道天公这么不作美吗!第二天清早,一看却是个大晴天。上了车,一路树木带着宿雨,绿得发亮,地下只有一些水塘,没有一点尘土,行人也不多。又静,又干净。想着到还早呢,过了红山头不远,车却停下了。两扇大红门紧闭着,门额是国立清华大学西山牧场。拍了一会门,没人出来,我们正在没奈何,一个过路的孩子说这门上了锁,得走旁门。旁门上接着牌子,“内有恶犬”。小时候最怕狗,有点趑趄。门里有人出来,保护着进去,一面吆喝着汪汪的群犬,一面只是说,“不碍不碍”。过了两道小门,真是豁然开朗,别有天地。一眼先是亭亭直上,又刚健又婀娜的白皮松。白皮松不算奇,多得好,你挤着我我挤着你也不算奇,疏得好,要象住宅的院子里,四角上各来上一棵,疏不是?谁爱看?这儿就是院子大得好,就是四方八面都来得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收藏与投资》2017年07期
收藏与投资

潘奕隽三松堂:贵潘初藏,递延四世

苏州潘家乃是当地的望族,朱剑琳、顾霞、朱春阳所点校的《姑苏小志》中有“富潘贵潘”一节,此节的第一段为:“苏城巨姓大族首推潘氏,然有富潘、贵潘,富潘乃苏籍,贵潘则徽籍。城中华厦大半潘氏住宅,如东白塔子巷、混堂巷、丁香巷、南石子街(原巷字)、保吉利桥、刘家浜皆为富潘。如西百花巷、钮家巷、富仁坊、西花桥巷、悬桥巷、大儒巷皆为贵潘。最负盛名者曰潘梅溪,相传其所用婢仆,每至冬日一律狐裘,今戏园中有查潘斗胜,虽云张冠李戴,其富可想而见。”即此可知,潘姓在苏州最具影响力。偌大的苏州城内,凡是像样的建筑,有一半以上都姓潘。然而潘姓又分两支,一支因为有钱被称为“富潘”,此家的房产占了很多条街。因为财多,所以称为“富潘”,而财多的标志则是到了冬天,这家的婢女和仆人也一律穿裘皮大衣。而苏州城内,潘家的另一支则是来自徽州,关于此家的情况,《姑苏小志》上又写道:“贵潘自文恭芝轩世恩状元宰相外,若奕隽探花及第、遵祁探花及第、祖荫探花及第,余则进士、翰林指不...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信息界(e医疗)》2012年07期
中国信息界(e医疗)

生命之旅的最后一站——访北京松堂关怀医院

“没有就算了,来这儿的大部分都是做好事的,谁都有老了的时候……”6月20日,记者到北京松堂关怀医院(以下简称“松堂医院”)采访,打车到医院门口,发现钱包没带在身上,跟司机师傅解释后,他如此回答。他显然经常载人到松堂医院,而且他还把我当成了志愿者。松堂关怀医院建于1987年,是中国第一家从事临终关怀的医疗机构。医院现有床位300张,基本满员。建院25年来,共收治、关怀临终病人超过2万。松堂医院入住的患者平均年龄为82岁,疾病以心脑血管疾病、肿瘤为主,大部分患者疾病已被大医院定性,医疗手段基本于事无补,生命不可逆。医院副院长朱林说:“当临终者需要帮助时,有人用自己的手代替他们的手,帮助他们进食,为他们按摩,当生命即将结束时,会有人紧紧握住他们的手,在爱的环境里,让他们在最后一刻维持生命的尊严,安详离去。老人需要在最后这段人生道路走得有尊严,走得圆满,我们就是做这个工作的。”明星护理员凌晨5:00起床,自己洗漱完毕,逐床给老人洗脸、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产业》2006年08期
中国卫生产业

北京松堂关怀医院:风雨之后见彩虹

在小床里的明明,一双黑幽幽明亮有神的眼睛,脸上带若婴JL特有的笑愈,他会背“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的诗句,如果不是在这个特殊的地点—松堂关怀医院,你绝对不会想到,他是一个不久于人世的临终病人,他不满五岁。前不久,他在这里度过了一个特殊的“六一”儿童节,这极可能是他最后一个儿童节,但现在他生活得还是快乐的。松堂关怀医院是怎样的一个医院呢?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北京松堂关怀医院是国内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这家非公有制医疗机构1,,‘年被卫生部评定为一级甲等医院。松堂医院副院长朱林说,松堂医院的概况可用一组数字表示:1987年创立,年龄19岁;已经送走18000余人,已为20000人带来了诚挚的关怀:目前住院病人250左右,病房近,0间,拥有230多个爱心小屋,拥有52个国家十几万人次的志愿者:建院以来,投诉零记录;24小时一对一或一对六服务:住院最长10年,病人平均年龄82岁:现有工作人员170人……记者随朱林副院长到病房参观,病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光彩》2004年08期
光彩

不堪重负的松堂斋

去“松堂斋”的那一天,北京下起了绵绵细雨,小雨为这座私人博物馆平添了几分古老与宁静。大门之上的清代石雕横梁,黑底金字的“松堂斋民间雕刻博物馆”牌匾,在雨中显得厚重而沧桑。昔日繁华的商业街大栅栏所用的刻有“祥光四面”的木栅栏,围在博物馆的门前,栅栏内摆着雕刻精美的八仙门墩。雕有四季花卉的木格门、木格窗,明代的房基石,嵌在门外东墙的汉代小石猴都轻轻地诉说着中国民间雕刻文化的久远。将收藏的文物直接用于建筑,全国仅此一家,让“松堂斋”在北京著名的“文化街”———琉璃厂的众多古玩店中显得更为古色古香。馆前立着一块告示牌,大意是参观之后游客自愿付费,票价随意。走进“松堂斋”,迎面摆放的是清代镂空透雕伦理屏风,屏风之后是三座门楼,分别是北京木雕门楼、山西砖雕门楼和江西的石雕门楼。门楼旁边是木梯,拾级而上来到博物馆的二层,这里摆放着从秦砖汉瓦到明清年间的石雕、木雕、砖雕的民间建筑构件、装饰件和室内摆设,展品让人目不暇接。镇馆之宝是一块名为“皇帝...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彩》2004年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