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云南边境贸易期待通关支持

近日,原本沉静的云南天保口岸突然热闹起来。前不久,2006中越(天保)国际商贸旅游交易会的举行,使这个被深山包围的小地方人气旺了起来,口岸边境贸易也随之旺了起来。据悉,此次交易会不仅有近万客商参加,还签约了24个项目,其中国内合作项目17个,国外合作项目4个,协议投资近19亿元。$$    天保口岸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东南部的麻栗坡县南部,与越南的清水河口岸相对应,是文山州、云南省乃至大西南地区通往越南、东南亚的重要通道。专家指出,天保口岸边贸经济的繁荣和边贸旅游的发展,对于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构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以及云南建设国际大通道、构建昆明—河江经济走廊等具有重要的意义。除了延续传统的两国边民互市和小额贸易外,现在天保口岸出口的商品已由过去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西部时报2007-01-05
《广西质量监督导报》2019年02期
广西质量监督导报

边境贸易与广西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研究

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国际局势的变化,传统的边境贸易和互市贸易逐渐恢复并快速发展。广西紧抓沿边开放的契机,积极实施“面向东南亚、全方位开放”的沿边开放战略,把发展广西的边境贸易作为广西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举措。根据广西的实际发展与边境贸易,有力促进了广西民族经济的发展。一、广西边境贸易发展的有利条件(一)双边自由贸易区的推进为广西边境贸易注入新活力中国-东盟双边自由贸易区的推进和发展,广西成为中国与东盟两大经济体互动的前沿,也是海上丝绸之路通道的枢纽地区,这大大提升了广西在CAFTA建设与双边前沿地区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通过广西越南的区域合作建立新的经济增长地带,构建双边互惠的开发模式,实现贸易模式的互补性整合和时空布局整合,能为广西的边境贸易注入新的活力。(二)中越政治经济关系的日益密切为广西边境贸易提供良好的环境1991年中越广西正常化以来,中越政治、经济、文化的交往越来越密切。广西的边境贸易也随之迅速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代人物》2019年02期
时代人物

“一带一路”背景下喀什边境贸易发展问题研究

喀什地区边境线长888公里,有红旗拉普、吐尔尕特、伊尔克什坦、喀卡拉苏四个边境口岸对外开放。喀什具有连接国内和国外两大市场的地理区位优势。随着“一带一路”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基于特殊的地缘优势,喀什的边境贸易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然而,由于诸多问题,喀什的边境贸易并未达到预期目标。本文在分析喀什边境贸易的基础上,试图找出制约喀什边境贸易发展的问题并为喀什地区边境贸易的发展提供对策建议以及研究支持。一、喀什地区边境贸易现状喀什地区边境线长888公里,有红旗拉普、吐尔尕特、伊尔克什坦、喀卡拉苏四个边境口岸对外开放,喀什地区最为我国的西部大门具有“五口通八国、一路连欧亚”的独特区位优势。喀什自1992年以来抓住口岸开放的有利时机,积极发展对外贸易,取得了良好成效。尤其2013年后喀什地区积极顺应“一带一路”的发展潮流,牢牢抓住良好的外部机遇,立足于独特的口岸和资源优势,将自身的发展置身于国家向西战略和中亚南亚区域经济发展大格局中去谋划,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化创新比较研究》2018年15期
文化创新比较研究

少数民族地区边境贸易法立法相关问题研究

引言现阶段国内的少数民族区域在处理边境贸易问题上,主要是通过不同部门进行解决,并没有一个完整化、系统化的立法内容,这个问题给边境贸易的规范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目前国内的相关部门也正在积极地完善与构建一套适合我国国情与发展的经济法规以及相关政策。由于边境贸易问题对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与睦邻友好等方面相当重要,因此必须要采取一些科学有效的办法将边境贸易法进行完善,这不但有利于“边兴民富”,还能够加深民族间的团结与友好合作。1我国少数民族地区边境贸易法立法的重要性少数民族地区的边境贸易立法就是国家以及相关的政府部门,通过严格的制定、确认、修整、完善以及停止与解释少数民族区域的边境贸易法律的活动。而该项法律是归属于民族立法当中,并且其目的就是将少数民族地区的边境贸易进行规范化、统一化,确保经济共同繁荣。国内边境贸易从改革开放之后得到了飞速发展,而且逐步地成为了当前国内对外贸易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可是随着国内市场经济开放程度的不断深化,对外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外汇》2016年15期
中国外汇

推进日喀则边境贸易的发展

近年来,日喀则边境贸易,尤其是同尼泊尔的边境贸易,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并呈现出基础设施逐步完善、开放领域不断拓宽、贸易规模逐步扩大、合作不断深化的良好势头。但辖内总体贸易发展水平较低、结构不合理、市场机制不健全等问题,制约了边境贸易的发展。制约因素第一,多数边贸企业规模较小、外贸产业结构不合理、生产手段落后、产品附加值低,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也较弱,影响了边境贸易的发展。除畜产品等初级产品外,其他高附加值产品,大多需从内地和沿海地区采购,存在运距长、运输成本高、贸易周期长等问题,同样制约了当地对外贸易的发展。此外,目前日喀则边贸产业化的程度也很低,尚未建立起出口商品加工生产基地。第二,边贸企业融资难、流动资金短缺。这是制约边境贸易规模扩大的主要瓶颈。其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一是融资渠道单一,边贸企业资金供应完全依靠银行贷款,没有其他融资渠道;二是受商业银行贷款准入门槛的限制,企业很难达到授信标准;三是企业由于在生产、经营、管理等方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藏发展论坛》2017年03期
西藏发展论坛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西藏与印度边境贸易问题初探

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简称“一带一路”)的重大倡议,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一带一路”旨在借用古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1]西藏位于我国西南边陲,是古丝绸之路上通往南亚地区的重要贸易通道。而印度作为中国的邻国,也是南亚地区人口最多、国土面积最大、经济相对发达的国家,与中国西藏(以下简称西藏)接壤,边境线绵延约1700公里。在“一带一路”背景下,西藏作为重要的参与者之一,发展与印度的边境贸易,其具有相较于中国内地其他省区所不具备的特殊优势。一、“一带一路”背景下西藏与印度边境贸易的优势在中国对外开放、对内联通的时代背景下,“一带一路”成为西藏与南亚地区进行经济文化等领域合作的重要推动力。作为“一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