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富宁壮族坡芽歌书》记录壮族青年爱情故事

本报讯 81个画在土布上的奇特图案符号代表了81首感人肺腑的情歌——《中国富宁壮族坡芽歌书》(简称《坡芽歌书》)近日在云南昆明首发。$$   2006年2月,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富宁县文化干部在坡芽村调研时无意中发现了“歌书”,画在一卷土布上,主人是该村39岁的农凤妹和她37岁的堂弟媳农丽英。农凤妹说,这是家传的“歌书”,一幅图案就代表了一首固定的山歌。她自幼习唱山歌,祖母便手把手教她画这些符号以帮助记忆,久而久之,这些图案符号深入心中。$$   据文山州委宣传部部长熊荣元介绍,这个发现立刻引起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西部时报2009-04-07
广西师范学院
广西师范学院

云南富宁壮族坡芽歌书民俗文化研究

坡芽歌书是富宁壮族民歌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特殊的民俗文化现象,是壮族民众的劳动创造能力、生产生活经验和集体智慧的长期积累,以图画文字为标记的民歌形式记录了壮族及其先民能歌擅唱的传统习俗及其文化内涵,展现了壮族民众在特定时空中对生存环境适应的态度和能力、方式和途径、形式和内容,反映了壮族民众特别是青年男女的人生观、情爱观和婚恋观。坡芽歌书民俗文化集中体现了当地壮族人民谈情说爱的文化生活。从文字学的角度来看,坡芽歌书是由81个符号组成的自源性图画文字,也是世界文字符号的新发现;从符号学的角度来看,一个简单的符号就囊括了一首壮族情歌的全部音形意,这种特殊的联系也颠覆了传统的文字定义和特征;从民俗的文化属性而言,坡芽歌书作为富宁壮族民歌的典型代表,有其丰富的民俗文化内涵。坡芽歌书的发现,向人们展示了一种鲜为人知的、极具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的民俗文化。坡芽歌书的研究,将向世人充分展示其特殊的歌唱艺术形式和丰富的民俗文化内涵,揭示其蕴含的深...  (本文共7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方音乐》2018年07期
北方音乐

醉在富宁

~~醉在富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山学院学报》2016年02期
文山学院学报

从富宁土戏文物看富宁土戏

在富宁县境内的土戏班中,保存和收藏有一批土戏文物。经专家们从考古学、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宗教学等不同视野综合论证,认为这些文物说明了富宁土戏的历史悠久漫长、特色浓郁芬芳、剧目丰富多样和古老而神秘的壮族宗教信仰。一、富宁土戏的历史悠久漫长据《云南壮剧史》载:富宁土戏的形成年代,大约在乾隆至道光年间,即清代中叶。[1]145在富宁土戏文物中,有两件文物可以成为以上观点的佐证。(一)土司石灯柱土司石灯柱[2]立于富宁县归朝镇后州土司祠堂门前。据《富宁县志》载:“富州土司肇于元初,盛于明清,败于清末”。“明末,普厅哨酋李天保起反,土官沈明通惧,将州署移驻归朝,在今老街。清乾隆间,迁后州村建衙门,称土富州,隶广南府”。[3]土司石灯柱(亦称土司功德柱)就是土司迁府建衙时所建,土司祠堂也在同期建盖。石灯柱面对土司祠堂一面刻有“乾隆五十五年岁次庚戌仲冬越朔望陆毅旦沈毓栋之志”23字。这是沈氏第25任土司沈毓栋在乾隆三十九年至六十年间被清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珠江水运》2014年14期
珠江水运

富宁港:向东是大海

如果能够通航,富宁港所在的右江航线,将是云南最好的出省水运通道。一边是经济大省,一边是能源富地,广东和云南如能水路“联姻”,堪称最佳拍档。宁不“富”,富宁港不“港”。富宁港向东是大海,是富庶的珠三角,但却囿于没有出路。这是记者从众位采访对象中得到的讯息。他们或来自交通和水系规划部门,或来自航运企业,但提起富宁港,都免不了“一声叹息”。这无奈是为富宁,是为云南,也是为了珠江、为了两广及港澳。曾经的富宁港规划中,建成后将成为云南第一大港,是云南出海通道中重要的枢纽港,也是云南出两广及港澳的大通道。水路方面,云南拥有2个出省通道和3个出境通道,而由富宁港顺右江、西江而下直达珠江口这条航线,从通航里程、运输成本、资源输出方面来讲,是最便捷、成本最低、也是最能惠泽云南东部地区的。但是,因为百色水利枢纽,这条航线“失连”了。不算港口的“港口”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富宁港如今并不算一个真正的港口。交通运输部珠江航务管理局规划处处长雍清赠在采访中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含笑花》2014年04期
含笑花

倾听一朵花开的声音——读《文化文山·富宁》随笔

《文化文山·富宁》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不仅能够带给我们一个多姿多彩的柔情富宁,同时也带给我们更深层次的思考,读完本书后,我感到受益匪浅,有感而发,写下了这篇短文。历史,每每想起,总会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沧桑感。反反复复,滚滚而来。富宁这颗滇东南璀璨的小明珠依然矗立在这里。富宁的柔,含着一种令人感动的情;富宁的柔,透着一种令人满足的亲情;富宁的柔,怀着一种令人深深的恋情。富宁的柔,她是一位奇特的母亲,她选择在万物萧条的冬的尽头,将千姿百态的生命孕育出来,让它们踏着那最为柔媚的第一缕春光,相拥而至,把无限的生机带给家乡的父老乡亲。敞开心扉,倾听她的声音,轻轻的,缓缓的,从那遥远的坡芽村传来,从百越中传来,从普厅河中传来。是谁?是谁的悲叹?富宁的山,富宁的水,亦或是他们的民族与灵魂?历史,究竟是何物?它究竟能影响多少?我一时间理不清头绪。富宁是我省一类革命老区。被誉为滇黔桂边区及云南“红都”。走进了革命老区。踏着红军当年走过的路,在富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含笑花》2014年05期
含笑花

革命老区富宁行(组诗)

来到红军村在这个罕见的多雨季节我们去参观和体验革命老区路上泪也淅沥心也淅沥望一望路边的庄稼地眼睛就迷茫玉米们不显山也不露水红缨缨金灿灿雨中的阳光从单薄的天空亮亮地滴下来滴下来再生的光芒于岁月的波涛里一浪涌着一浪它们要赶来和我们一并步入红军村的新房曾经的血泪与苦难就那么容易被我们记起曾经的困惑与忧伤就那么的容易被我们舒展我的心淋漓尽致地跑出门外一半的沉重与秋水长逝一半的感动与老区同存老区人民那一夜红棉开了开出一汪碧血歌声慌忙地赶着牛群逃走你没有走以一种奔跑的姿势站立着烟雾烫伤你的灵魂硝烟扯碎的衣裳那美丽的流失如此沉重点点滴滴汇成一轮太阳远方有一个黎明红棉开了歌声悠闲地赶着牛群来为战争送行谷留碉堡仅仅是一些石头站立着就成为一座碉堡它不像身旁的树木会用枝头交谈也不像脚下的小溪会用妩媚絮语峭壁扬起它的额头群山耸起它的高度让所有爬上去的人都映衬出它的庄严和不屈岁月不会在这里停留也没有谁可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