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开自后唐兴以南宋 盛于剑浦萃乎温陵”

日前,福建姓氏源流研究会尤氏委员会会长尤宗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尤会长介绍了尤氏早期由沈姓改为尤姓的得姓起源、福建尤氏的分布以及尤氏的郡望堂号等。$$    据尤会长介绍,“开自后唐兴以南宋道学传家千百年衣冠如在,盛于剑浦萃乎温陵书香接踵亿万世簪笏常新。”这幅对联通常悬挂尤氏各宗祠中柱上,可以准确反映尤氏的发展播迁概况。尤氏最早的祖宗有三房,大儿子住在福建南平附近,二儿子搬去福建永春,三儿子基本上住在福建泉州,其中还有一支迁徙到了江苏苏南地区。$$    据了解,尤姓人口数量在内地未进入前100位,以福建多此姓。但在台湾,尤姓人口数量位居第84位。“开自后唐”,唐僖宗光启二年,河南光州固始沈宗随同乡德胜将军王审知入闽。沈宗少时聪颖好学,才华横溢,为王审知所器重。王审知统五州后,称闽王,将其女许配给沈宗。后来沈宗还被唐皇殿前加封为“驸马都尉”。为了避讳王审知名字的读音,就把沈字的水旁去掉,改为尤姓,于是,开始有了“尤”这个姓氏。今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西部时报2011-01-21
《优秀作文选评(高中版)》2011年Z2期
优秀作文选评(高中版)

回首那烟雨深处

三月的温陵,请原谅我在离开你多日之后才记录下与你相处的那一天,然而值得庆幸的是,我心底的美感仍在轻轻滑动。——题记伴着一路飘飞的雨,唱着三月明媚的歌,我悄悄地走近了温陵。我更喜欢这般称呼泉州,所谓“回序有花常见雨”,温陵与金陵在一字之间,尽显了风格迥异的千百种姿态。它在浑厚霸气的强烈对比之下,更突显了别样的恬淡温和。撑伞漫步于开元寺的石板路上,飞檐翘角的阁子错错落落,古香古色。路旁虽没有开满唯美的樱花,却有一股淡泊沉稳之意透于青松老榕之间,刺桐花也缀满了城。情,在此刻萌生;心,偶然落定;而缘,我又是否能在不经意间拥有?纵然在尘世中为众多烦事所扰并且不愿轻意解脱,但面对这自然,站在佛祖脚下,我乐意于将自己释放,收获一份少有的心境。雨悄然无声,密密斜织着,即便是收起伞,也不会被它伤着。温陵的雨是柔情的,它会将所有的爱赋予你,任你捧在手心,与你紧紧相拥。我心里有着一丝丝喜悦,避开了束缚的伞,抬头仰望碧蓝的天,云雾缭绕着塔尖,长廊檐角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泉州文学》2010年09期
泉州文学

温陵游记二首

府文庙前听南音横抱琵琶竖执箫,合中歌者倚声娇。听君翻取昔时曲,为借管弦窥旧朝。六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市场》2009年51期
中国市场

泉州·“2009温陵妈祖会”

................目............... 10月28一30日,2009温陵妈祖会在泉州天后宫举行,泉州天后宫妈祖神像首次走出宫庙,与泉州50多尊妈祖宫庙神像一道,在泉州天后宫广场周边巡安踩街,来自台湾的65个宫庙300多人和福建省内主要妈祖宫庙的代表及信众800多人参加。泉州市天后宫文管处副主任唐宏杰介绍,此次温陵妈祖会的主题是“弘扬妈祖文化,促进两岸交流”,主要是为了庆祝妈祖信仰习俗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世界》2012年Z1期
散文诗世界

君自远方来(外二章)

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今年中秋佳节前夕,我终于见到了久仰的菲律宾作家温陵氏(傅成权)先生。秋高气爽的一天,笔者到泉州金碧辉煌的华侨大厦拜访他时,刚好我所熟悉的林鼎安老师正在和傅先生交谈。戴着金丝眼镜的温陵氏,一副绅士儒家的风度。他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微笑着说:“喝一杯咖啡吧。”我心里不由地一怔,他怎么知道我平时最爱喝的就是咖啡?虽然和傅先生是初次见面,但先前我早已拜读过他的《过去未来共斟酌》等著作,并和他在QQ上有几次交谈,也在《世界日报》“广场”上经常读他的文章。此时相见就好像一见如故,便很坦然地交谈了起来。他是一位儒商,在商场上风风雨雨几十年;笔者在商场上谋生,两人也就有了共同的话题。在谈话中,我们从诗书文章谈到经商。傅先生给我讲了短诗的创作,讲他在参加各种活动期间,如何用电脑来远程信息化管理企业,如何利用经商空间去行文作诗等;在场的林老师谈了有关文学的奥妙之所在等话题,此时的我在他们面前显得多么渺小,感觉自己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泉州文学》2015年11期
泉州文学

温陵名士追踪(二章)

李贽一或初昏疏雨,或清秋呖雁,多情故乡温陵,久盼名士还……清源山的峭壁,仿佛还留下你的《焚书》残灰,于微风中飘忽;刺桐树的叶片,仿佛还跳跃你的《藏书》倩影,于细雨里无语……春去秋来,潺潺流逝的桐江,负着惨凉淡月,又一番番悄悄沉吟,沉吟对名士缅怀的华章——半生交宇内,缘乃在玄州。闽楚竟难得,佛儒俱不留。世人同喜怒,大道任恩仇。我亦寻知已,依依今未休。年久月深,好一个“寻知已,今未休”!故乡温陵,多情的人们,至今,还紧紧牵挂你呵,明代名士李贽。残照满,你还仰望凌空东西塔;潮浪恶,你还轻抚江畔长须古榕;秋风紧,你还登临宝盖山顶,凝视浩浩东海……年久月深,好一支“尺八”,无暝无日,依然不断忧伤地吹奏,声声殷殷,战栗“天下无桥长此桥”;韵韵咽咽,摇曳着遍山淡黄相思花团……多情故乡温陵,人们还在深更夜阑的梦中,轻轻呼唤你,故乡名士李贽,魂归来呵,崭新的故乡,故乡温馨的山水……年久月深,又是一个追忆的重阳节,温陵人们为纪念名士李贽,踊跃热情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