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以房养老:听上去很美

日前,“以房养老”作为自主养老模式之一,已经在我国北京、上海等几个大城市悄然试行。作为一种新型的社会养老模式,它是养老保障的延伸和创新,势必成为一种养老趋势,但在实践中,仍然遇到重重门槛。$$ 现有养老模式呈现弊端$$ 目前,我国逐步健全的养老体系,基本上能保证老人的经济供养、生活照料及精神慰藉。但是,现行的养老模式包括家庭养老、社会养老和自我养老,这些养老模式的弊端正逐步凸显。$$ 专家认为,家庭养老模式依赖的是亲子关系,即子代依赖父代建家,父代依赖子代养老的模式。这种双向依赖的亲子关系模式,在我国广大农村普遍存在。但是,这种养老模式存在的基础是农业经济,而且是多子女家庭。而我国现在的独生子女家庭所占比重很大,一对年轻人要赡养四个甚至更多的老人,这就意味着子女的养老负担不断增加。$$ 专家表示,社会养老模式依赖的是政府、社会团体、单位和企业。社会养老模式是指老年人晚年生活的经济来源和生活服务由社会提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消费日报2007-05-09
《党的生活(黑龙江)》2014年01期
党的生活(黑龙江)

“以房养老”新政是否值得期待?

编辑点评:“以房养老”出分歧视角不同各有理话题背景:党的十八大以来,关于完善养老制度的话题一直为社会各界所关注。2013年9月,国务院下达《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出建立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以房养老”。经媒体披露后,立即引发社会热议。此后,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保障农民宅基地用益物权、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等目标的提出,让“以房养老”的关注者有了更多期待。然而,也有不少人对“以房养老”并不看好,他们大都以2013年12月18日《东方早报》关于“以房养老”试点进展不顺利、原定于将在今年1月实行的“倒按揭”被延迟为依据。那么,“以房养老”是否值得期待?围绕这一话题,本刊邀请社会保障问题研究学者杨民生和时事评论员高连啸共同探讨。主持人:2013年10月2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在中国记协举办的新闻茶座上强调,“以房养老”并不是要取代基本养老保险,只能作为基本养老保险的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部学刊》2019年12期
西部学刊

我国“以房养老”保险的法制困境与出路

近年来,我国老年人口增速加快,老年人口抚养比例加速上升,我国正面临巨大的养老压力。而现阶段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尚未健全,难以有效解决养老难题。2003年,孟晓苏向温家宝总理提出推进以房养老保险业务的建议,“以房养老”即被正式引入国家决策层面。2014年,中国保监会根据国务院文件精神发布了《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计划在北京、广州、武汉、上海四个城市开展为期两年的试点。2018年6月,银保监会又发布了《关于扩大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开展范围的通知》,将以房养老保险的开展范围扩大到全国。但根据银保监会的官方数据,到2018年8月底,全国范围内仅幸福人寿一家保险公司开展以房养老保险业务,开展范围仅涵盖北京、上海、广州等8个城市,仅有114户162位老人参保。很显然,这样的业绩并不理想。不少研究人员认为,我国国情不适合发展以房养老保险业务。他们提出,以房养老的推行可能背离提高低收入老年人生活状况的初衷,并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2015年03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

“以房养老”政策可行性实证分析——以武汉市居民实行保险精算定价模型以房养老为例

随着我国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未富先老”面临着严重的考验,如何解决老年人的养老问题成为学术界探讨的热点话题。《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指出:2012年我国老年人口为1.94亿,老龄化水平为14.3%。2020年将达到2.43亿,2025年将突破三亿,老龄化水平接近三分之一。老龄化日趋严重,给家庭和社会造成很大的压力。在我国养老体系并不健全的今天,仍以家庭养老和社会保险养老为主要模式。如何推行一种新型的养老模式,来保障老年人的晚年生活尤为重要。2013年9月13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7000字文件,有17个字最引人注意: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住房反向抵押养老在国外已比较成熟,但在国内仍十分的稚嫩。南京、上海、北京等地作为“以房养老”的试点,从开展之初就面临重重问题。“以房养老”作为保障老年生活的一种新模式,主要有反抵押贷款(倒按揭)、住房租换、住房置换、售后回租、住房出售等形式...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2015年06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

“以房养老”的运作模式及风险分析

虽然我国已经全面开放“二孩”,但是短时期内仍然难以解决我国老龄化进程中“人口规模大、老龄化速度快、各地区之间老龄化程度不平衡、未富先老、历史欠债较多、以及与社会经济发展的水平不相适应”等问题。有资料显示,到2050年,我国将进入“超老龄型”社会,并且每4人中就有一个人是老龄人。计划生育导致的“未富先老”与计划经济时期遗留的养老包袱是我国独有的特点,为了应对养老问题,社会也兴起了众多创新的养老模式,“以房养老”便是其中之一。[1](P16-54)中国保监会出台的《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是《十二五规划》的延续,但是10个月之后,全国才出现了首个保单,可见推广压力之大。一般将“以房养老”推进困难的原因归结于传统家庭观念的束缚、缺乏合理的制度设计与监管体系以及风险因素多、影响程度不确定等方面。从风险因素上来看,一般又分为两个方面,即借款人风险与贷款人风险,其中借款人的风险主要来自于高额的咨询成本与手续费(最高...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宁波经济(三江论坛)》2018年12期
宁波经济(三江论坛)

加快宁波“以房养老”保险市场发展的对策建议

“以房养老”保险是一种将住房抵押与终身养老年金保险相结合的创新型商业养老保险业务,即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后,继续拥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和经抵押权人同意的处置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年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产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作为养老保障体系的有益补充,“以房养老”保险模式在为众多老年人提供一个备选的退休解决方案的同时,能够进一步平衡养老保障体系三大支柱的占比。一、我国“以房养老”保险的试点历程及发展状况(一)试点历程2013年9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第一次将“养老”与“住房”直接结合起来,并在国家层面上首次正式提出推行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这一概念。2014年6月,原中国保监会决定自2014年7月1日起至2016年6月30日,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四个城市试点实施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2015年3月,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