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制片商拍戏:需要看观众脸色

在首届中国广播影视博览会上,为期3天的中国国际影视节目展一度使北京展览馆成为人气最旺的场馆,不仅汇聚了各路明星,也制造了各级电视台、各种电视制作公司练摊吆喝的大卖场,同样吸引着各路媒体的热情关注。$$这是非典过后的首次大型节目展,最大特点是新剧数量大,甚至一些将拍、待拍的影视剧都参加了节目展。组委会主任熊殷告诉记者,此次中国国际影视节目展展台面积达到2.2万平方米,超过了去年上海电视节展台的纪录,是历年节目展中规模最大的,参加今年展会的影视公司和影视剧种类繁多,其中包括广播节目、影视节目、音像节目以及专题片、纪录片、动画片、电视栏目、引进电视节目等。$$据记者观察,电视剧依然常盛不衰,而电视栏目也是广博会的重要交易内容。然而,观众最需要什么样的电视节目?当形形色色的电视节目陈列在北展的展厅时,电视人是否会想到普通百姓的精神需求呢?来自40个国家和地区的600余家影视机构所提供的“菜单”,将会成为今后一年电视观众大餐中的“主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电视》2019年03期
当代电视

经典偶像剧翻拍热现象探析——基于流行文化研究的视角

偶像剧作为“舶来品”,在中国大陆持续以本土化的创作适应着流行文化消费的趋势,业已形成了自身独特的类型特征与美学风格。青春、爱情、成长与偶像等叙事元素在屏幕上循环上演,《将爱情进行到底》《男才女貌》等诸多偶像剧在播映时都掀起过流行文化消费的时尚热潮。近年来,网文IP偶像剧日渐式微,已难以满足中国偶像文化市场日益扩张的消费需求。经典偶像剧的IP价值被重新发掘,翻拍随之成为一种新兴的、流行的创作实践,《泡沫之夏》《恶作剧之吻》《放羊的星星》《王子变青蛙》《将爱情进行到底》《红苹果乐园》《命中注定我爱你》等经典IP的翻拍或业已完成或正在进行。可以说,偶像剧的创作、消费与流行文化密不可分,本文基于流行文化研究的视角,审视近年来经典偶像剧的“翻拍热”现象,并对其未来的改编创作提一些实用建议。一、复制化的工业生产:偶像剧类型创作与观众消费期待的稳定性现代机械复制技术给大众文化带来了革命性变化,以大量“复制”为标志的流行文化消费时代悄然而至。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电视》2018年08期
当代电视

中国大陆偶像剧二十年历程

一般而言,偶像剧指的是由俊男靓女担纲主演,展现年轻人爱情、事业、生活的电视剧类型。偶像剧“大都是青春神话的不断复制再生产”,能让韶华已逝的观众回味浪漫、青春、健康的年轻岁月,又能以“迷人、纯情、间或矫情的白日梦,将年轻的观众带离自己不无尴尬、挫败的青春经验”,从而“洗净青春岁月的创痛。”(戴锦华语)。因此,经典偶像剧能够成为一个时代青年挥之不去的青春记忆。若从青葱校园剧《十六岁的花季》算起,大陆偶像剧已走过二十多年历程。从模仿日韩台鲜衣怒马的灵虚幻境,到如实反映大陆青年酸甜苦辣的人间况味,大陆偶像剧最终成为中国电视剧家族不可或缺的成熟类型。一、从青葱校园剧到青春偶像剧(“前偶像剧时代”)对于大陆偶像剧起源,一般有外来模仿派与本土原创派两种意见。外来模仿派认为,大陆偶像剧是典型的舶来品。在香港卫视中文台开设“偶像剧场”、播放日本“趋势剧”之前,大陆只存在青春校园剧,无所谓什么“偶像剧”。正是日本趋势剧“俊男美女+亮丽场景+阳光服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电视指南》2015年05期
电视指南

韩国偶像剧 告别单薄,走向鲜活

韩国偶像剧这两年的新变化,大致可以总结为:如强化了主角们的弱良性格更加饱满;类'型越賴丰富,■节 u n桥段、各种射]元難合在-起,剧情也越丰富。誦]^IIW0f\ ^A.7^u,!/ w -iMWi f f%^cnR VV翻酸型相对单-,除了家麵,就是偶像剧。在中国影响力大的韩剧-般特指偶像剧,比如早些年的《冬季恋歌》《蓝色生死恋》,近两年的《继赫》?来自星翻你》等。錢纖雛翻本土收癖并不高,却在亚洲范围内开拓了“韩流”,捧红了-批批偶像,提升了韩国整体形象。韩国偶麵这两年的新变化,大致可以总结为:人物设定上的变化,比娜化了主角们的弱点,‘眺更婦纖;麵縣辭富,黯节桥段、各种奇幻元素揉合在-起,剧情也越来越丰富。棚鮮成獅備脚这两年,偶像剧的男主们身份依旧高贵,“病”得却越来越严重。《守护B〇SS》里的“车本部长”因为-次事故,患上了“人群恐慌症”,看了多年心理医生后病情毫无起色,甚至越来越重,直到遇上心仪的女秘书才被治愈。比“车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电视指南》2015年12期
电视指南

《克拉恋人》 让国产偶像剧走进新纪元

餅亂在开播前,《克拉恋人》就因其高配置的偶像阵容和大手笔的资金投入引发业内诸多期待和观望,在国产偶像剧低龄化的背景下,该剧能否独树一帜,被打造成一部不次于韩剧的精品偶像剧?让人庆幸的是,该剧没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幸福》2018年15期
幸福

偶像剧也是一种控制

有个年龄已超过三十的女士,把我当成了传说中的心理专家,发了一封邮件给我。她说,她是偶像剧的忠实粉丝,特别喜欢看韩剧,还喜欢追星,前段时间又迷上了那部叫《何以笙箫默》的电视剧,在家里,和老公闹得鸡飞狗跳,请教我“怎么破”?那一瞬间我想到了很多社会新闻。其版本大致有:某初中学历的农民,伪装成海龟,还是大公司的高管,先是在网上交友,然后在线下见面,把某些女人给骗财骗色了,而且骗的还不止一个,最后,人间蒸发;某高中学历的无业人员,开着租来的宝马,演成“富二代”,在大学门口晃,借口事急不方便,向美女大学生借点钱用,成功骗财。每当这些事情发生,屌丝同志们几乎都是在骂她们“蠢”,内心很不平衡。她们呢,则骂骗子“狡猾”。骗子确实可恨,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但是,一般来说,你之所以被别人骗,是因为你已经先骗了自己,或者就渴望被骗啊,同志们!我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研究了一下这些现象,总结出几个规律:A、骗子都把自己包装成社会价值排序较高的人,动不动就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幸福》2018年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