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打造乡村教育的“乐土”

“这次回来,看到孩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学习比以前好了,变得也懂事了,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在学校看到孩子吃得好,住得好,我们家长在外面也放心了,谢谢学校对孩子的关心和照顾!”这是去年底在应城市田店初中举行的家长会上,一位家长发自内心的话语。$$田店初中自去年9月开展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以来,牢固树立服务师生的思想,以“构建和谐校园、办人民满意教育”为宗旨,以着力解决师生学习生活中的突出难题为突破口,不断在学习中整改、发展,加强学校硬件建设,强化学校内部管理,提升学校办学品位,有效推动了该校第三批学习实践活动的深入开展。$$学校硬件建设实现“标准化、现代化”,为师生创造良好的生活条件$$田店初中位于应城市的西北部,与荆门市京山县接壤,是一所农村初级中学。由于地处偏远,经济基础薄弱,办学条件落后,制约了学校的发展。为了学校的长远发展,校委会一班人居弱图强,在上级管理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多方筹资,开源节流,加大了学校硬件建设投入,先后建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孝感日报2010-01-10
《江苏教育》2019年62期
江苏教育

托起乡村教育的明天

中共党员,江苏省泰兴市南新小学语文高级教师。从教近40年的岁月里,曾获得江苏省中小学校创先争优先进个人、江苏省第二届师德先进个人、泰州市师德模范、泰州市最美教师等荣誉。李春红泰兴市南新小学是一所普通的乡村小学,李春红已在这所学校默默耕耘了39个春秋。她39年如一日,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用一颗赤诚之心,在乡村教育这片热土上播种、耕耘、收获。李春红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诠释着一个乡村教师的神圣职责,用她自己坚实的臂膀托起了乡村教育的明天。一、洒向学生都是爱2003年12月23日,学生吉婷突然因病住进了医院。吉婷是个苦命的孩子,爸爸在一场车祸中失去了生命,妈妈也因此改嫁,家里只有她与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吉婷的奶奶来学校,找到李春红,流着泪哽咽着说:“李老师啊!吉婷得了胃癌,已经扩散,这回凶多吉少,恐怕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她在梦中不停地叫着李老师,妈妈……”听了这话,李春红的心猛地被揪了一下。她立即安顿好班上的工作,径直向医院奔去。推开病房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教育》2019年Z3期
人民教育

振兴乡村教育要“守”“破”“立”

品读《人民教育》2019年第10期《乡村教育的育人期待》一文后,结合自己所观察到的乡村教育现状和早期的乡村教育调查与实践,我认为振兴乡村教育应该做到有所守、有所破、有所立。乡村教育要有所“守”。学校是乡村的精神寄托,每一个乡镇要着力打造一两所“中心校”,守住这些学校。要让乡村学生可以就近享受有特色且较有优势的教育,以减少乡村学生流失导致的乡村学校生源不足以及学生外地就学引发的心理和经济问题。要把乡镇中心校建设成文化高地,并坚守好这块高地,进而促进农民群体的精神文明建设。乡村教育要有所“破”。乡村学校的管理取向、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教师》2008年10期
青年教师

乡村教育的“留”和“走”

一提到乡村教育,人们往往谈得最多的是乡村学校缺什么东西,有说缺电脑的,有说缺教室的,有说缺师资的,也有说道路不好的,甚至还有人呼吁,能不能帮他们修一个围墙。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两件事:一个乡村教育的“留”,一个是乡村教育的“走”。一位乡村教师谈到,现在的乡村教育,即使做得好,好像就是为了几个尖子,这几个人学得好,考出去,上大学,也就不回来了,教出来的好学生,一点也无助于乡村现状的改变。多数的农民子弟,能读到初中已经不错了,出去打工,或者在家里务农,三心二意,打牌赌博,甚至做违法的事情。他问道,是不是我们的教育方向出了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老问题。从清末新政废科举的教育改革以来,这个问题就在困扰着中国,陶行之所从事的晓庄试验,事实上针对的也是这个问题。到目前为止的世界范围内所有的现代化变革,基本上走的都是一条抛弃农村的道路,在后发国家尤其如此。这条道路尽管看起来很糟糕,很不人道,更不环保,但另外的现代化道路,至少到目前为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办高等教育研究》2016年02期
民办高等教育研究

我心目中的陶行知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是我国当代著名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教育生涯的真实写照。他把自己的一生奉献于中国乡村教育事业的发展,创立了许多精辟的教育理论、新观点和新方法,他的这些理论和方法对当代的教育仍然具有很强的指导作用。陶行知先生是我最崇拜和敬仰的教育家,他对教育事业的挚爱、执着、创新和探究,铸就了他的教育家之路。作为当代的教育工作者,我们不仅要学习他的精神,更应该研究和运用他的理论,沿着他开创的教育家之路继续前行。解析陶行知先生的教育家之路,为我们后人留下了珍贵的经验。一、尊重学生学习方式设计教学是教育家的大本事陶行知先生曾说过:“我们要活的书,不要死的书;要真的书,不要假的书;要动的书,不要静的书;要用的书,不要读的书。总的来说,我们要以生活为中心的教学做指导,不要以文字为中心的教科书”。在他的教学过程中还运用这种理论对不同学科灵活的设计课程。如:一次生物课,陶行知请来的两位“叫花子”老师来教大家捉蛇,课堂就设在山里。几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教师》2011年02期
青年教师

农村本位发展引领乡村教育现代化

近几年,新一届中央政府坚持科学的发展观,从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需要出发,立足于我国义务教育学校大多数学生在农村这一基本国情,把乡村教育作为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出台一系列惠农助教政策,加大对农村义务教育的扶持力度,从整体上推进我国义务教育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均衡发展的重大举措。然而,我国当前教育的发展历程基本上都是“东部、城市改革、实验、形成、颁布教育政策,西部、农村模仿、照搬”的历程。甚至个别地方也存在“调整布局结构是假,掩盖严重问题是真”的现象。对此,有学者呼吁国家在制定和执行教育政策和法律法规的时候,要切实考虑中国的“多元一体”的文化格局,考虑各民族、各地方的文化传统和社会理性,才能真正将扶持政策惠及到地方的乡村教育。乡村教育是基础教育,它关注的是学生的生存状态和生命过程,培养的也是有健康的体魄、充实的精神、基本的文化素质和必要的劳动技能的人。发展乡村教育,需要与解决“三农”问题一并考虑,乡村教育不能与经济社会发展脱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