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欧洲安全政策别跟美国跑

新华社柏林7月9日电(记者吕鸿)德国政界知名人士埃贡·巴尔日前呼吁欧洲各国政府在安全政策上与美国脱钩,不要受美国的束缚。$$他在接受德新社记者采访时还说,欧洲应该建立自己的安全政策体系。他认为“一个没有俄罗斯参与的欧洲安全体系是无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国际关系》1960年40期
现代国际关系

俄罗斯强化“新东方政策”

俄罗斯强化“新东方政策”李忠诚加紧落实“新东方政策”的意图、目标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对外政策几经调整,最后确定推行以美欧为重点、紧紧抓住亚太的“双头鹰”外交。早在1992年初,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就讨论、制定了俄对外政策大纲《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构想基本原则》,明确提出要“制定一个独立自主的东方政策”,以便“坚定不移地走向东方”(叶利钦总统语)。近两年来,俄罗斯明显加强了“新东方政策”的推行。其主要考虑和目标:一是要显示俄罗斯欧亚大国的独特地位。俄罗斯官员一直强调俄是“一个地处欧亚大陆中心的大国”,“它既是全球性大国,欧洲大国,也是亚太大国”,这是俄对外政策中必须考虑的“地缘战略因素”(俄副外长帕诺夫等)。二是利用亚太外交平衡西方外交。在《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构想基本原则》中明确强调,加强东方外交,有利于“实现在同西方关系方面取得均衡的可能性”。俄《独立报》1995年7月21日也说,“为了使西方能真正地尊重俄罗斯,俄罗斯就得有更大的独立...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西安教育学院学报》1996年04期
西安教育学院学报

俄罗斯的“新东方政策”

朱学坤同志在《上海教育学院学报11996年第1期撰文简析了俄罗斯的新东方政策.作者认为俄罗斯外交思想的变化始于1992年外交部长对远东地区进行视察,首次公开同明用外交政策的转变.1992年叶利钦总统连续对韩国、中国和印度进行了正式访间。国际舆论指出:俄罗斯拉开了“新东方政策”的帷幕.从俄罗斯领导人的许多讲话和外交实践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政策的特点:全方位性、主动性、平衙性.因此.不能把”新东方政策”仅仅理解为是对筛政策,对华政策,或者是对特定少数几个国家的政策问题,这是一个全局性的问题,涉及到俄罗斯外交的方方面面,因而一定要从相互联系的角度来认识和分析,作者认为“新东方政策”的基本思想和框架是:努力确立在独联体内和中亚各国的主宰地位;重点发展同中国、韩国、日本国的关系;恢复和保持同昔日苏联的盟国印度、越甫等国的密切关系;扭转在中东地区的被动局面;积极参预亚太地区活动。其基本意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经济与政治》1970年60期
世界经济与政治

俄罗斯“新东方政策”与东北亚地区安全

俄罗斯“新东方政策”与东北亚地区安全于国政【提要】俄罗斯的对外政策几经调整由原来的亲西方一边倒政策变为现在的东西方并重全方位政策。新政策对亚太地区特别是东北亚地区尤为重视。通过这一政策的推行,有可能在俄东部周边形成“睦邻地带”,在亚太地区形成“多极制衡”,从而有利于该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又鉴于加强经济外交是俄“新东方政策”的重要内容,因此,它也有助于亚太暨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合作发展。【作者简介】于国政,1941年5月生,吉林省东北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长春邮编:130021)俄罗斯独立后所奉行的亲西方一边倒政策失利之后,从1992年末开始,经过几次调整,逐步形成了比较成熟的东西方并重的全方位外交政策。现政策与前政策的主要区别在于后者对亚太外交的重视。人们遂将后一政策中的亚太部分称之为“新东方政策”。“新东方政策”的实施直接关系到俄罗斯同亚太国家特别是东北亚国家各方面关系的发展,也关系到地区形势的发展,其中包括地区安全形势的发展。本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外交学院学报》1988年04期
外交学院学报

我国同联邦德国建交的前后经过

我在1 969年12月到联邦德国首都波恩担任新华社常驻记者。在我到那里之前3个月,社会民主党在大选中获胜,与自由民主党组成了联合政府,使自1949年以来执政了20年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督教社会联盟第一次成为反对党。社民党总理勃兰特改变过去联盟党执行的僵硬的东方政策,推行新东方政策,承认战后现实,改善同苏联、东欧的关系。中国和联邦德国没有利害冲突,不管是政府党还是反对党都愿意发展同中国的关系,没有什么分歧.但当时,社民党政府非常担心,同中国发展关系将会影响它推行新东方政策,同苏联、东欧改善关系,因此自上台以来,除了在它的外交政策声明中简单地提到中国之外,在所有的声明、讲话中都不提同中国的关系。反对党就在这个问题上给政府出难题,认为东方政策应该把中国也包括在内。在1971年和1972年之间,我国对外关系一系列重大事件,包括中美“乒乓外交”、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同更多国家建交、尼克松访华等,在联邦德国引起了很大震动。反对党领导人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1989年04期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试评联邦德国的“新东方政策”

60年代末期,联邦德国勃兰特政府积极奉行“新东方政策”,缓和了“冷战”以来东西方对峙的紧张局势,维护了世界和平,倍受世人瞩目。怎样评价这个政策是国内外学术界感兴趣的话题。二少 正如该政策的主要设计师和推行者维利·勃兰特所言:“我们的东方政策实际上有三重目标:.改善同苏联的关系;同东欧各国的关系正常化;暂时解决德国两部分的关系。”①由于该政策旨在同苏联、东欧国家缓和、谅解与合作,完全有别于前联邦政府一贯奉行的以·“冷战”为特征的东方政策,故被人们称之为“新东方政策”,它主要涉及两个德国重新统一问题、战后欧洲边界问题和欧洲集体安全问题等。 二次大战后,德国的奥得一尼斯河以东的领土,被部分划归苏联、部分划归波兰管辖,其余的领土包括整个柏林,分别为美、英、法、苏四国占领,对德意志帝国的肢解就为以后东西方关系的紧张埋下了祸根。在50年代,两极均势构成了国际关系新格局,美苏两个.核大国主宰了欧洲事务,两个德国分别依附于东西方集团,德国问题成...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