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松嫩平原:一个村庄的兴废

新华社哈尔滨7月9日电(记者刘荒 王淮志)我国松嫩平原的腹地,有一个叫程地房子的村落,在涨潮的沙海中湮没了。肆虐的风沙如同一双无情的巨手,将这个仅有70余年历史的村庄,从中国北方的版图上抹掉了。$$当年开村建庄的程姓人家,虽已繁衍为人丁兴旺的家族,如今又开始了新的“逃荒”。他们从未想到,家族命运的河流,居然会在黄沙的淤塞中改变了流向:一脉相承的程姓子孙,离散成一条条细小的支流,在迁徙的踯躅中走向他乡……$$这段历史从绿色开始$$1928年春天,一个叫程海的农村汉子携妻带子,从吉林省农安县北上逃荒,来到嫩江流域一个叫阿木塔泡子的湖边──现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胡吉吐莫镇境内。嫩绿的草原和碧绿的湖水,染绿了这片富足的土地,也拴住了程海一家背井离乡的脚步。$$程家老小都看中了这个水草肥美的地方,决定在湖边搭建自己的新家。为了子孙后代能在这里扎下根,程海牵走了家中的4匹良种马,从蒙古王爷手中换回了周围数千亩的草场,成为这片土地的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2007年01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

勤于斯,乐于斯——访曹新明教授

记者(以下简称“记”):知识产权现在是一门显学中的显学,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情况并非如此。请问您当初为什么选择这个领域作为您的研究方向?您对我们研究生选择研究方向有什么建议吗?曹新明(以下简称“曹”):现在谈起知识产权大家都比较熟悉,这是一个好现象。这种现象至少可以说明,经过二十多年的理论研究和具体实践,人们已经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发展经济离不开知识产权,离不开知识产权人才,离不开知识产权知识。但是在二十多年前,说起知识产权,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知识产权究竟是什么。其实我刚开始选择知识产权法也是比较偶然。大概在1987年3月,我在《光明日报》上看到一则招生广告,中国人民大学面向全国招收知识产权第二学士学位生,专门为国家培养知识产权高级人才。说实在话,当时我对知识产权也不很了解。但是我当时的想法很清楚,这是一个新兴的学科,以后应该有较大的发展潜力,于是在征得单位同意后我报考了人民大学的这个学位班,并被顺利录取。由于是离开学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昌吉学院学报》2017年04期
昌吉学院学报

金大中与“于斯堂”查氏

天津金氏,在清代亦为一世家大族。清初,金平(字子升)自浙江山阴来游天津,其后便世代定居于此。金大中是为移居天津的金氏家族中的第二代。一、金大中其人其诗金大中(1667-?),金平长子,字驭东,号名山,河间府学生,原籍山阴,随父定居天津,著有《可亭集》四卷[1]944,今不存。《天津府志》简略记载了他的生平和为人,“少工制艺,数奇不遇。性豪迈忼爽,能急人难,远近称之。尤工诗、古文”[2]435。为了获取功名,金大中年少时专攻八股文写作,并且多次参加科举考试,可惜均未中式。他性格豪爽慷慨,乐于捐助施舍。其所作诗歌,今已散佚,仅留存下来了一首七言绝句。直沽罛师歌丁字沽边春水生,桃花寺口暮烟平。年年嫁娶渔船里,不用前溪打桨迎。[2]583直沽,天津地名,位于海河边上。罛师,即渔夫。丁字沽,是北运河、南运河和海河三者交汇处,形似“丁”字而得名。桃花寺,元代所建,位于北运河边上,即今北辰区北仓镇桃花寺村所在地。这首诗借助一个“嫁娶”视角,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人》2016年10期
当代人

时间之屋

一北方的风很凉,路面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雪,街上的人都像是冻结了身体,一步步慵懒地行走,男人隔着玻璃注视着这一切。水雾模糊了他苍白的面庞。天空也是低沉苍白的,一如那个男人。“真是平淡呐,这个世界。平淡得总想让人去改变它。不是吗?”男人没有动,依旧望着已经模糊了的玻璃,微笑着问他的客户。“风老板,”对面的中年人打断了他的思绪,“听人说,风老板这里……卖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中年人偷偷地打量这个年轻人和他的店。店主的名字叫风其凉,很少有人知道他,也很少有人需要他的帮助,但如果你需要,他的店就会出现在你面前。“您如果决心向神明借取力量,本店竭诚为您服务。”风其凉扭头盯着中年人微笑,“我们贩卖时间。”“贩卖时间,”中年人默默地重复了一遍。“我还有多少时间用来交换?十年?二十年?”“很好,我同您交易,我剩余的时间都可以卖给您,只是不知您能给我什么?”中年人目光呆滞地盯着店主。“您有多少欲望,我就能交易给您多少。”年轻的店主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延安文学》2017年01期
延安文学

姬小玲的诗

远古的厮杀声传了太久太久那些隐约可见的痕迹也终将被抹掉我们总是习惯掸掸尘埃习惯了干净与轻松在鱼羊之鲜之后喧嚣于斯撒欢于斯短暂过后绝尘而去我们越热闹它们越孤独它们越热闹我们越孤独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篆刻(钢笔书法)》2017年02期
中国篆刻(钢笔书法)

大美于斯书斋外

充实大美。我的书法生活充实而愉快,有时累点,也是美滋滋的。有朋友玩笑说,我的生活略显单纯。鱼之于水,忧乐自知。我想,书法看似一个点,却装着天地。我向来有些奇思妙想,往往牵着书法这个点,思飘云外。人的精力和时间有限,文章在点上做更能_1^著毛笔和硬笔书法艺事3〇余年对我而^毛传达一种独特的思想情感和审美趣尚。二我的少年时代是在两座大山之间的小镇上度过的。那时,小镇上除了时鲜瓜果吸引我外,就要数镇上老先生书写春联了。在麵中老先生就是神气,软软的毛笔社墨,不一会功夫,两条红色的纸上就画出了很多好看的字,然后便是求宝者拥挤争抢,没抢到的,脸上多少带着些遗憾。因为每年他的春联最受欢迎,老先生自然就成了镇上最有名的“书法家”。那时,我在想,要是我也像老先生那样画出那些字,成为镇上人们喜爱的书法家多好!后来,读小学了,学校安排了写字课,语文老师给我们讲古代书法家的故事,我们听得人神。我记得,写字课描摹的是颜体字、欧体字。每天上课,我们盼着的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