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湖南玉蟾岩发现1.2万年前栽培稻

新华社长沙1月28日电(记者明星)湖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长袁家荣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称,湖南省道县的玉蟾岩遗址出土了一粒被证明是1万2千年前的古栽培稻。这一重大考古发现表明,玉蟾岩遗址在世界稻作农业文明起源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袁家荣介绍说,“这次考古发掘工作发现了栽培水稻和陶片。水稻一共发现76粒,而陶片只有一小片。大概是2004年11月19日开始发现水稻,两天内陆续发现了5粒炭化米粒,个别带有谷壳,地层偏上,接近地表,年代还不敢肯定。2004年11月28日以后,又陆续发现了陶片和一枚水稻炭化米粒。这枚米粒出土在陶片下面的地层,距离地面1米多深,可以肯定是古代的稻谷。估计是1万2千年以前,属于旧石器向新石器过渡时期的栽培稻,甚至有可能更早。”$$玉蟾岩遗址发现古栽培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村科学实验》2017年06期
农村科学实验

野生稻并不“野”

野生稻受到栽培稻的不断遗传侵蚀。 近日,我国科学家对野生稻的源,因此,野生稻资源在应对未生稻”就是近期野化的栽培稻。研究取得了新进展,研究成果在线发来水稻稳产高产的挑战中具有重大价而且亚洲不同地区野生稻群体,其遗表于《基因组学研究》杂志。他们发值。然而,随着现代农业耕地面积的传成分和本地种植的栽培稻成分有着现,野生稻并不“野”,颠覆了之前逐渐扩大,普通野生稻的野生栖息地很大的相关性。这些令人意外的证据科学家对野生稻的认知,很多相关理被不断破坏,加上来自栽培稻的遗传证明,当前的野生稻应被视为一个“杂论都要重新思考和修订,对野生资源侵蚀,野生稻资源不断萎缩。种群”,而非一个独立物种,它通过的科学保护也已刻不容缓。如何更加有效地保护野生稻资广泛的基因流和栽培稻联系在一起,普通野生稻一直被认为是亚洲栽源,并从野生稻资源中挖掘出一些重随着栽培稻共同演化。这一发现也告培稻的野生祖先,也是水稻改良过程要基因资源,一直是人们面对的重要诫人们,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沈阳农业大学学报》2012年06期
沈阳农业大学学报

杂草稻竞争对栽培稻群体干物质生产和籽粒灌浆的影响

杂草稻是指在人工栽培稻田中或稻田周边耕地里,通过种子落粒、休眠和对自然环境的极强适应能力而自然繁衍其群体,对稻田生态系统产生不利影响的稻属植株或群体[1]。杂草稻多表现为与野生稻相似的特性,如颖壳黑色、种皮红色、种子休眠期长、落粒性强且能田间自生[2]。目前,世界上许多种植水稻的国家和地区广泛分布着与栽培稻伴生且具有半野生特性的杂草稻[3-4]。杂草稻主要分布在直播稻区[5],移栽稻田中则很少出现[6]。杂草稻已成为影响全球水稻生产的重要稻田杂草。杂草稻一般株高较高,分蘖力强,生长繁茂,根系发达,它通过与栽培稻争夺阳光、水分和养分从而制约水稻产量的提高。杂草稻对栽培稻品种具有很强的竞争能力[7]。在美国阿肯色州,2株·m-2杂草稻就会对半矮秆品种Lement的产量造成影响[8]。水稻在24株·m-2杂草稻干扰40d的情况下,减产可达50%[9]。杂草稻已成为限制拉丁美洲国家水稻产量提高的最主要的杂草因素,可导致水稻最高减产60%...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0年01期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古栽培稻生物学研究若干方法问题的检讨

0引言植物考古学作为考古学的一个分支,在中国的起步较晚.20世纪20年代,G.Edman和S.Soderberg通过研究河南渑池仰韶村遗址出土的陶片稻谷印痕,确认其为栽培稻,从而正式拉开中国植物考古学研究的序幕.之后,随着新的考古理论和方法在中国考古发掘中的运用和推广,粟、黍、高粱、紫苏、野大豆、朴树等植物遗存不断被成功提取,为探求中国栽培作物的起源与发展累积了珍贵的研究资料.[1]进入21世纪,在考古学家、植物学家和农学家的共同努力之下,关于植物遗存的研究理论、内容和方法都有了质的飞跃.特别是古栽培稻遗存的研究,它作为考古学中的热门课题,备受关注.在过去的大半个世纪里,中国的考古工作者在众多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发掘出大量的炭化稻谷、炭化稻米和谷壳印痕等极具研究价值的古栽培稻遗存.与此同时,粒型分析法、孢粉分析法、灰像法、硅酸体分析法、DNA分析法、双峰乳突分析法、小穗轴分析法小穗基盘等古栽培稻遗存的研究方法也在不断地更新与完善....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广东农业科学》2010年09期
广东农业科学

考古发现的广东古栽培稻品种研究

广东位于岭南,是普通野生稻广泛分布的地区之一,特殊的地理环境和优越的自然条件使其成为研究中国古栽培稻的重要区域。但因缺乏新石器时代稻作遗存的考古发现,学术界对广东地区古栽培稻的关注一直不够。近年来,随着新石器时代稻作遗存的新发现,如广东英德牛栏洞遗址发现了约1万年前的水稻硅酸体,使广东地区重新回到古栽培稻研究者的视野之中。特别是广东开封旧屋后山古栽培稻、高明古椰古栽培稻等一系列考古新发现与分析,为岭南乃至中国古栽培稻的研究工作究提供了新的重要资料。1广东地区古栽培稻遗存的时空分布一般认为,广东在新石器时代晚期才在粤北出现稻作农业。当时主要有两类经济文化遗存:一是山区和丘陵地带的农耕经济文化类型,主要分布在粤北地区;二是沿海及其附近地带的渔猎经济文化类型,主要分布在珠三角洲地区[1]。前者已经出现了稻作农业,并出土与之配备的农具,栽培稻是当时重要的农业作物。后者则比较落后,还没有真正进入原始农业的门槛,生产水平相对较低。但随着近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杂草科学》2009年04期
杂草科学

不同环境因子对江苏省杂草稻与常规栽培稻发芽势影响的比较

杂草稻为稻属植物,与栽培稻同期生长,防除困难,且能造成水稻严重减产[1]。近年来随着水稻直播技术和轻型栽培技术的推广,中国也开始取代移栽水稻[2]。孙敬东等通过调查发现,杂草稻在麦套稻田发生最严重,其次是直播稻田,在抛秧田和移栽稻田发生较轻[3]。随着江苏省直播稻田面积的不断增加[4-5],我们在江苏省常州市、扬州市、盐城市、连云港市等8个地区32个调查点均采集到杂草稻样本,戴伟民等调查认为杂草稻在江苏扬州、泰州、南京、镇江、常州、无锡、南通地区,综合草害指数达到0.22~0.64,其密度甚至达到了10株/m2以上[6],说明杂草稻已逐渐成为江苏省稻田主要杂草之一[7]。在杂草稻对中国水稻生产产生严重影响之前对其进行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已有学者对杂草稻的起源与分类[7-9]、生物学性状[10-11]、生物多样性[12]和抗逆性[13]等方面进行了研究。陈惠哲等人研究发现,辽宁丹东地区杂草稻种子在抗冻和低温发芽方面,与常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