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偏食肉鱼不爱吃菜葡萄牙肝癌等高发

新华社里斯本6月11日专电(记者李雪梅)葡萄牙全国胃肠病学大会10日公布的统计材料显示,该国近10年来肝癌和结肠癌患者数量翻了一番,究其原因,高脂肪和高蛋白质的不合理饮食结构是“罪魁祸首”。 $$   本届大会主席、葡胃肠病学协会副主席若泽·韦洛萨介绍说,在葡萄牙人的日常饮食中,肉、鱼和虾占有相当大比重,蔬菜在每餐中只是可吃可不吃的“配角”。另外葡萄牙人还钟情各类肉肠和各式咸鱼,这些食品不仅脂肪和蛋白质含量可观,且含盐量高,长期大量食用易引发消化系统癌症。 $$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汽车市场》2016年06期
中国汽车市场

一眼百年 秘境之葡萄牙

百年高龄的电车在狭窄老街中穿梭,古老的建筑散发着岁月残留的气息,这里处处都是横跨一个世纪以上的老建筑,旧式电梯就如同老电影里需要专人操作的铁笼升降机。当我置身于葡萄牙,这个位于欧洲大陆西南尽头的国度,仿佛一眨眼,一切已回到百年前。李宗盛在《鬼迷心窍》中第一站里斯本唱道:我愿意随你到天涯海角。世界这么大,天涯海角在作为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是葡何处?我也不知道。不过,葡萄牙的政治、文化中心,同时也是全国萄牙却真正有一处属于欧洲最大的海港城市,市区面积82平方公的天涯海角——罗卡角。葡萄里,人口约56万。里斯本位于欧洲大陆牙地处欧洲最西端,有着两千的最西端,伊比利半岛的特茹河河口,多年的文明,这里一度被欧洲靠近大西洋,是典型的海洋城市。受大人认为是世界的尽头。500年西洋暖流影响,里斯本气候良好,冬不前,人类航海大发现的历程结冰,夏不炎热,全年大部分时间风和始于葡萄牙,那一段大航海时日丽,温暖如春,舒适宜人。里斯本沿代,是葡萄牙人最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家人文历史》2017年16期
国家人文历史

葡萄牙人在远东的贸易

直到20世纪初,历史学家都夸大了葡萄牙人的作用,认为他们通过新航路的开辟来到印度洋和远东,征服和控制了当地所有的贸易。这种观念是因为历史学家根据葡萄牙人写的编年史形成的,而这些编年史集中于战争和征服之上。但20世纪下半叶,印度等国的民族主义史学又开始过分贬低欧洲人的作用,同样不可取。事实上,葡萄牙人的到来改变了这个地区的面貌,也引发了新的冲突。比如长期主宰印度洋贸易的穆斯林商人群体就受到很大的冲击,葡萄牙人乐意信任皈依基督教的本地人士来掌管地方商业网络。不过,整体上贸易形式变化不大,尽管葡萄牙组织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文化周刊》2017年34期
东方文化周刊

澳门,穿越历史另一面的美

MACAU从白天,到黑夜。从日出,到日落。从古老神秘的东方,到古典优雅的西方。在澳门每一步,都像是穿越了历史。自从1553年有葡萄牙人居住在澳门以来,这里的热闹就没有停止过。无论是作为港口城市的幸运,还是作为殖民地的无奈,它都为我们增添了这么一个特殊之地。一个东西方融合如此深入的地方。澳门的美或许被其他主题所掩盖,但是它所蕴含的独特的文化含义从它成为殖民地的那天起就开始了,中西文化在这里碰撞、发酵,最后为我们留下了一个灿烂的弹丸之地。去澳门,不是为了其他,而是像伊莎贝拉那样游走在大街小巷,迷失在城市的夜光灯下。如果只有一天时间,你又会去哪里,看到些什么?微风和自由,此时此刻,一切融合得恰到好处,全世界都在向你召唤,只待你轻轻纵身一跃。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空中漫步(Sky Walk)。在223米高的澳门旅游塔塔顶外围高空漫步,实在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不过,忘了告诉你,塔顶边缘的步行径只有1.8米阔,而且没有扶手。屏住呼吸,空中漫步欢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侨园》2014年09期
侨园

近看葡萄牙人的生活

为-个社会学者,今年 4^F i月我在葡萄牙学习考察卜了半s,棚了-些躺 ^^^p^^^if^ail^^i^^BMffiriHHBHHilH牙人’也在葡萄牙各地走了走,感觉这里的人们对中国人非常热情友好。葡萄牙人的生活非常悠闲,每天上班挞,见店主在蛋挺上撒上肉桂粉和糖粉,和我们国家不同的是,住在城市的人大部时间竟然在10点左右,所以晚饭吃得很 顿时闻到清香的气味。葡萄牙人爱喝酒, 分都是租房族,特别是中青年人,租房族晚,1晚上七八点钟吃晚饭在他们看来乡间的人家一M大门前都有葡萄架,秋天的比例更髙,反之住在乡村的人拥有房产就很早了。下班后,葡萄牙人通常会约上收获葡萄后,一小部分供家人和左邻右舍的比例却更高。几个好友去喝啤酒、聊天。周末年轻人通品尝,多数葡萄都酸酒了,波尔图酒在当 葡萄牙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处于成熟稳常喜欢出游,开车到周边郊区或其他城市地非常闻名。因为地处近海,我住的波尔定阶段,靠炒房似乎很难发财,加上葡萄游玩,但这种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侨园》2014年09期
《世纪》2012年04期
世纪

孙中山与葡萄牙人飞南第

孙中山早年在香港结识了葡萄牙人飞南第,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飞南第对孙中山行医和早期革命给予了不少的支持和帮助,然而飞南第留下的史料稀少,过去甚至连照片都没有人辨认出来,因此对飞南第的研究并不多,他的后人更是鲜为人知。笔者早在1990年对飞南第做了一些探讨,由于史料有限,无法深究。2008年12月,一次偶然的机会笔者认识了飞南第的后人,并专程赴香港探访他们,发现了一些新的史料,对孙中山与飞南第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一、飞南第为孙中山行医和革命鼓与呼飞南第,本名Francisco·Hermenegildo·Fernandes,1863年2月13日出生在澳门,①是世居澳门的葡萄牙人,他根据译音取中国名为“飞南第”。飞南第在澳门土生土长,深受中国文化影响,会讲一口流利的广东话。飞南第与孙中山在香港认识,当时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读书,飞南第则在香港法院担任翻译。1892年7月,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毕业,同年9月应澳门士绅何穗田等人的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世纪》2012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