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曲阜:儒家文化发源地年夜饭几个菜?

山东曲阜是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在时代潮流的冲击下,很多地方过年习俗发生变迁,在儒家文化的源头曲阜,传统习俗保存得如何?记者近日在曲阜作了一番探访。 $$  敬天祭祖:除夕夜的“重头戏” $$   敬天祭祖是曲阜百姓除夕夜的头等大事。在孔庙中做摄影生意的岳衍慧对记者说,除夕晚上要摆上祖先的牌位,一般供上三代的祖先。牌位前有肉、鱼、鸡等供品,点燃香及蜡烛。子时前后,饺子出锅,头几碗要用来祭拜。先敬天地,再拜祖先,也从年长者开始。吃完饺子,晚辈就要给长辈磕头,长辈则要给没有成年的孩子分发压岁钱。完了以后出门给家族中长辈及近支的叔叔伯伯拜年。 $$   孔繁礼是一名三轮车师傅,他是孔子旁系74代孙。他说,以前在孔府,过年要“蒸壮”,“蒸壮”就是为过年蒸各种馒头、饺子、糕饼。府内到处燃灯、燃檀香末、铺地毯,院子里搭彩棚、拉彩带。午后去报本堂行礼,晚饭后去祖庙辞岁。孔子嫡系子孙离开孔府后,孔府内部的一些礼俗也不再流传。现在曲阜的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育学刊》2015年S1期
中国教育学刊

高校展示设计教学中儒家文化理念的扩展探究

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壮大,我国教育事业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同时教学模式的改革对当今国内展示空间设计艺术教学也提出了更髙的要求。不仅在教学环境的硬件措施上有所改善,在教学的设计理念和实践过程中,也要加强正确的展示设计观念的教育,而传统的儒家文化理念在展示空间设计中更值得学习和推广。儒家思想文化和展示空间设计有着本质的关联,从现代视觉传达设计艺术发展中可以看到,任何主流文化和艺术的发展都从根本上受到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特别是在儒家文化美学思想的熏陶下,给展示空间设计教学带来了浓厚的现代感和创意语境,无论从设计广度还是深度上都给设计者产生很大的设计空间。笔者分析了儒家文化思想对展示空间设计教学的具体影响,并对儒家文化理念在髙校展示空间设计教学中的扩展进行了探究。一、儒家文化理念的精神内涵儒家文化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表达淸楚的,它经过历史长河的洗礼,有着十分丰富的内涵,它的博大精深是中华民族留传下来的宝贵财富,值得现代人去继承和发扬光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预印本》2010年04期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预印本

反思韩国儒家文化的当代表现

朝鲜王朝时期,儒家思想达到了鼎盛。朝鲜人积极接受儒家思想,这从朝鲜末期的儒学者张志渊的《朝鲜儒教渊源》中可以了解。他说:“杜氏《通典》曰:‘东夷冠弁衣锦,器用俎豆,所谓中国失礼,求之四夷者也。’又曰:‘其书文并同华夏,自古以礼义称者,良有以也。’檀君之季,殷太师箕子避周以来,以《洪范九畴》之道教化东方。《洪范九畴》,天所以锡夏禹而箕子得其道以是传之于周武王者也……箕子既传于武王,又躬行于朝鲜,设八条之教以教化吾人,则其八条虽遗缺失传,然孔子赞《易》曰:‘箕子之明夷’,明夷者,其道明于东方也。然则,朝鲜虽谓之儒教宗祖之邦可矣。是故《论语》孔子‘乘桴浮海’之志,有‘欲居九夷’之语,盖谓吾东是儒教旧邦,故夫子欲如箕子之布教行道而有是言也。”①由此可知,朝鲜王朝儒者们的历史观认为箕子朝鲜是韩国历史的开端。建立朝鲜王朝的李成桂灭了高丽王朝之后,定国号为“朝鲜”,这也是从箕子朝鲜得来的名称。根据这些因素,朝鲜王朝在政治和思想上全面贯彻了“崇...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6期
艺术品鉴

明朝儒家文化对现代家具的影响研究

一、儒家文化与明式家具自春秋孔丘创造儒家学说以来,以“仁”为核心的儒家文化便开始一点一点的影响这中国的思想。儒家文化经过历代统治者的推崇,以及儒学大师的发展和传承,使其对中国文化的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影响。何为儒家文化?儒家文化是指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文化流派。纵观历史的发展,自儒家学说创建以来,历代君王都将儒家思想作为举国推崇的正派思想。这与儒家思想所提倡的积极入世,以“仁”为本有着极大的联系。时至今日,我们依旧被儒家思想所影响着,它经过2000多年的传承和发展,已经成为中国的主流思想。而在这种思想的左右下,中国的文化也是以儒家文化为主流。儒家文化发展到明朝时期,几位儒学大师将儒家思想做了新的发展和演变。明朝时期的儒家文化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理学”阶段,这一阶段是由宋朝人程颐和朱熹所引领,并且奠定了整个明朝儒家文化的走向,对社会的方方面面产生了影响。程颐主张压制感情,推崇道德,而朱熹在程颐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提出存天理,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2011年03期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

儒家文化与生态城市构建

在古代城市文明的颠峰时期,伟大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描述了城市对于人们的意义:人们为了生活,来到城市;为了活得更好而居留于城市。可以说,城市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是大多数人向往的理想乐园。但是当今城市化进程的迅猛发展,产生了诸如环境污染等种种令人困扰的城市问题,因此,建设生态城市日益成为现代城市文明所追求的目标。儒家生态思想既缘于仁爱之心、悲悯情怀以及对生生之德的敬畏,又深深植根于其形而上的“天人合一”思想,体现了其对宇宙本质、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关系的独特思考[1]。作为一种东方文化,儒家思想为当今生态城市的构建和发展,提供着历久弥新的文化养分。从内涵上讲,生态城市是一个包括自然环境和人文价值的综合性概念,它不只涉及城市的自然生态系统,即不是狭义的环境保护,而是一个以人为主导、以自然环境系统为依托、以资源流动为命脉的经济、社会、环境协调统一的复合系统[2]。因此,生态城市建设包括两个方面,即自然生态建设和精神生态建设,其追求的是人与自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8年04期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儒道文化对死亡的超越

在人们的眼中,“生”是盈满着生机,是温暖、活力、光明、拥有;而死则是生机顿失,是冰冷、枯竭、黑暗、丧失。作为人生道路之终点的死亡,是最容易激发人生无常感的根源之一,也是追求永恒和不朽的宗教、哲学最感兴趣的主题之一。罗素在《西方哲学史》说:“追求一种永恒的东西乃是引入研究哲学的最根深蒂固的本能之一。”的确,死对于每一个执着于大地和肉体生命的人,都是绝大悲哀的事。敏感的诗人苏轼曾哀叹“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连汉武帝也感叹“少壮几时奈老何!”意识到人终将要死,固然可能使人感伤颓废,甚至及时行乐。但是,人只有面对死亡才可能深刻体会到此生的存在价值,才可能创造超越。原始人产生的最初以精神为目的的形式与色彩观念,就是在原始的死亡体验中进行的。卡尔.萨根在《伊甸园的飞龙》中说:“伴随着前额进化而产生的预知术的最原始结论之一就是意识到死亡。人大概是世界上唯一能清楚知晓自己必定死亡的生物。”叔本华说:“动物的生存不知有死亡”,只有人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