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应对老龄化2033年前是机遇期

1990年至2033年是中国人承担的抚养老人、儿童压力相对较小的时期中国应对老龄化的“窗口机遇期”将在2033年关闭,2030年至2050年将是中国老龄化最严峻的时期,在3月1日于北京召开的第二次全国老龄工作会议上,专家如此表示。 $$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本公说,根据中国的人口总抚养比推算,1990年至2033年是中国人承担的抚养老人、儿童压力相对较小的时期,是中国应对老龄化的“窗口机遇期”,是有利于发展经济的低抚养比“人口黄金时期”。 $$   根据国际惯例,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0%,即意味着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中国于1999年就已步入老龄化。2004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43亿,占总人口的10.97%。 $$   中国人口计生委副主任王国强说,中国亟待在2030年人口总量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绿叶》2016年12期
绿叶

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挑战

改革开放以来,人口红利是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使得出生人口数量迅速下降,再加上老年人口数量不多,全社会的抚养负担很轻,维持了长期的劳动力成本优势。而随着人口发展长期处于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态势,人口的快速老龄化难以避免。在快速老龄化的条件下实现经济社会的飞跃没有国际经验与前例可循。因此,我们必须充分认识人口老龄化可能给社会发展带来的挑战。一(一)老年人口数量长期位居世界第一,比例将迅速上升并逼近发达国家水平从老年人口的总量看,我国65岁1及以上的老年人从1953年的0.25亿上升到2010年的1.19亿,60年间增加了9400万。而未来2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增加1亿多,2030年将达到2.3亿,2040年则会突破3亿,并在2060年前后达到3.6亿峰值。从世界范围看,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将长期位于世界第一,直到2070年之后才有可能被印度赶超。1960年,我国总人口约占世界的23%,老年人只占世界老...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绿叶》2016年12期
《数量经济研究》2016年01期
数量经济研究

人口年龄结构与居民消费——基于中国2005~2014年省际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

引言一直以来,消费对于一国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是整个社会扩大再生产的重要环节。虽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GDP总量迅速增长,但是我国居民消费率在世界范围内仍处于较低水平。近年来,我国经济增速不断放缓,调整产业结构、扩大国内需求成为促进经济发展的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提升居民消费率也得到了广泛的关注。一般来说,居民消费极易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包括居民人均财富状况、对未来的预期、经济增长速度、通货膨胀率,以及政府政策行为在内的多种因素都将影响民众的消费行为。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对于人口红利的研究中,人口年龄结构对于一国消费和储蓄的影响再一次得到了大量学者的重视。伴随我国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剧以及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我国人口年龄结构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发生较大的变化,而年龄结构变化将如何影响我国的居民消费则是需要研究与回答的一个重要问题。一般认为,Modigliani的生命周期假说较为详尽地阐释了年龄结构对于一国消费水平的影响。生命周期假说...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当代经济》2015年01期
当代经济

人口抚养比对湖北省居民消费率的影响

一、湖北省居民消费率与人口抚养比发展现状改革开放以来,湖北省保持着年均10%左右的经济增长率,并且居民消费总额也增长迅速,于1981年、1995年、2003年分别突破100亿元、1000亿元、2000亿元,很快在2006年突破3000亿元,2008年突破4000亿元,2010年突破5000亿元,2013年达到8053.82亿元。但是湖北省居民消费占GDP的比率即居民消费率却从1989年开始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从1989年的55.44%下降到2013年的31.67%,在2011年最低达到30.95%。从1989年到2013年,湖北省居民消费率平均每年大约下降2.3%。从1993年至今,湖北省居民消费率一直低于50%,这不仅低于美国和西欧等国家70%以上的消费率水平,也低于其他发达国家以及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60%~70%的消费率水平。而且由表1可知,从2009年至今连续表1湖北省、全国居民消费率(%)年份2005 2006 2007...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改革》2015年05期
理论与改革

我国人口老龄化过程中实际抚养比与抚养比偏离率的估算

一、引言从上世纪末开始,我国人口年龄结构发生了一场深刻变化且正在持续深化、转变,最突出的表现便是人口老龄化的到来,“未富先老”已成为描述我国人口年龄结构与经济发展水平关系的重要名词。伴随这一变化而出现的一个显著社会问题就是劳动力承担的社会抚养责任逐渐加重。人口抚养比则是测度这一负担程度的重要指标,它包括了老年抚养比、少儿抚养比和总抚养比三个分项指标。由于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到来,老年抚养比指标被更多的用于反映由于人口老龄化而带来的劳动力社会抚养责任加重的问题,其他两个作为辅助指标。传统的研究使用的都是以年龄段为标准划分人群得到的抚养比,也就是名义抚养比,它的计算可以直观的看出我国的人口年龄结构,并大致估算出社会承担的抚养责任,对制定长远的人口政策和估算未来人口结构都有重要的意义。但名义抚养比只是年龄结构的反映,在测度社会劳动力承担的抚养负担时略有不足,而实际抚养比则考虑了实际的劳动群体对实际不劳动群体的抚养程度,对有效制定劳动就业政...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州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1年03期
广州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省域人口抚养比的空间计量实证分析

国内近年针对人口经济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人口红利和老龄化问题.人口抚养比是人口年龄结构的核心指标之一,广泛应用于人口转变和人口红利研究,与出生率、死亡率、劳动力比率等人口指标有高度一致性.国内外学者从不同角度对人口抚养比进行研究.高小明等指出,我国少年儿童抚养比随着经济的发展不断下降,老年人口抚养比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多呈现缓慢上升的反向动态变化趋势,我国目前仍然处于人口机会窗口时期[1].陈涛等对人口抚养比进行标准化,并引入“标准消费人口”的概念,对不同年龄结构人口的消费状况进行统一,同时考虑产业结构,发现地区第一产业比重的下降,第二三产业比重的上升,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抚养比的负担[2].李文星等利用动态面板GMM估计方法,发现中国少儿抚养比对居民消费具有负的影响,中国老年抚养比变化对居民消费的影响并不显著[3].Leff模型拟合中国数据发现,人口抚养比对于储蓄率有显著的负向影响[4].同时,较多的文献考虑了人口抚养比的空间效应:PO...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