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投25亿元治生态,锡林郭勒草原又绿起来

新华社呼和浩特3月26日电(杨凌云)内蒙古锡林郭勒盟5年累计投入生态建设资金25亿元,治理沙源1500万亩、退耕还林233万亩、生态移民4.5万人,锡林郭勒大草原又绿起来了。 $$   锡林郭勒草原是距北京最近的大草原,由于多年来草原建设投入严重不足,长期超载过牧,特别是遭受连续3年的特大干旱,这块举世闻名的草原曾沦为风沙源头。2000年,国家扶持锡林郭勒盟相继启动了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还草、退牧还草等一批生态建设重点工程,实施了以“围封禁牧、收缩转移、集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水土保持研究》2019年04期
水土保持研究

2002-2016年锡林郭勒草原干旱时空特征

干旱是一种极其普遍、影响程度极深的累积性自然灾害,全球约2/3的国家受干旱的影响,干旱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随着气候的变化,全球的温度和降水在时间和空间上发生了一系列变化,极端干旱也更加频繁[1],干旱产生的土地退化和水资源短缺等问题已成为制约经济发展、威胁人类生存的最严重问题。蒙古高原位于亚欧大陆内部,降水稀少,为干旱提供了良好的孕育环境,气温的上升导致蒙古高原在进入21世纪后一直处于一种持续干旱的状态[2]。锡林郭勒草原地处蒙古高原东南部,干旱的连年发生,对区域生态建设、当地居民可持续发展产生了严重影响,因此进行锡林郭勒草原干旱的时空特征研究,找出干旱的发生规律,对区域经济发展,构建保卫京畿重地的绿色长城,提高当地居民的幸福指数具有重大意义。在过去几十年里,国内学者采用了不同的研究方法对干旱的时空分布状况进行研究[3-7],关于干旱特征研究的方法可以总结为两类:基于气象站数据的干旱指标评价方法和基于遥感影像数据的干旱反演。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小学阅读指南(高年级版)》2018年05期
小学阅读指南(高年级版)

锡林郭勒草原

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是广阔美丽的。蓝天底下,满眼绿色,一直铺向远方。山岭上,深谷里,平原上,覆满了青青的野草,最深的地方可没过十来岁的孩子,能让他们在里面捉迷藏。高低不平的草滩上,嵌着一洼洼清亮的湖水,水面映出太阳的七彩光芒,就像神州故事里的宝镜一样。草丛中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鲜红的山丹丹花,粉红色的牵牛花,宝石蓝的铃铛花,散发1.这篇文章是围绕这句话来写的,这句话在文中起作用。着阵阵清香。草原不仅美丽,而且是个欢腾的世界。矫健的雄鹰自由自在地飞翔,百灵鸟在欢快地歌唱。成群的牛羊安闲地嚼着青草。小马驹蹦蹦跳跳地撒欢,跟着马群从这边跑到那边。偶尔还会看到成群的黄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音乐天地(音乐创作版)》2018年06期
音乐天地(音乐创作版)

骏马在锡林郭勒草原奔放

~~骏马在锡林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海燕》2017年01期
海燕

八方

雪落锡林郭勒雪下面,才是锡林郭勒草原它像最大的那场雪一样广大那场雪,刚好能把锡林郭勒盖住羊在雪下啃草,秋风在雪下赶路,百灵鸟在它们中间奔走相告锡林郭勒草原的雪,要下到七七四十九层,才叫雪一层雪能够盖住一层:雪上的凛冽和凛冽的忧伤。而雪下面的幸福,远比雪上面保温雪终会一层一层的融化在它们身体之下,是一棵草和另一棵草,慢慢返青是锡林郭勒草原,站在雪上面通体透明……唐古拉山脉我要去唐古拉山脉,修正世界观而梵语:喜玛拉雅山8844.43而藏语:珠穆朗玛峰8844.43是我永生无法逾越的海拔疆界反复无常,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变小,俯瞰四海天下之小乃是天下之大雪不能把它们完全覆盖我要去唐古拉山脉的最高峰生儿育女,让爱情从天而降那是肉眼也望不见边的白色草场我们可以在雪地上:放牧狩猎,种粮,养花养草与一层层透亮的雪击鼓传花。雪景多么虚幻又多么美好呵,再生的啼哭它们不在人间托乎拉苏草原草的尽头就是这座雪山科古尔琴,天山山脉的一支草,只摸到了4500米...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海燕》2017年01期
《散文诗世界》2017年05期
散文诗世界

飘零的村庄

1科尔沁草原与锡林郭勒草原的相交处,是我梦幻的村庄。罕山,连绵不绝,圣山的光环笼罩,经久的梵音萦绕,把浓郁的乡情,升腾成缥缈的远景:漫山的白桦树,遍野的红杜鹃,牧草齐腰,野花如织,牛羊似浮动的云朵。古老的霍林郭勒河,流水潺湲,从足下绵延而过,流动成诗章。我的村落,便成了诗行的标点,在绿草间蝌蚪般游弋着。2母亲苍老的喘息,有如远山的苍凉,灰蒙蒙的天空下,是迁徙的队行,一身火红,掩盖不住,跌落的乡音。无形的刀锋,滴着残阳。草枯林毁,杜鹃花哭泣着,远离了故土。黑土流散,戈壁的波涛漫卷。羊儿咩咩哀唱,屠刀已经举起。聚散的乡音围拢,鸡、鸭、羊、牛、猪,一一倒下,直至,把乡民自己献上祭祀的供桌。3得得的马蹄声,惊醒了草原的春梦。鹰,盘旋,叼走了山顶的冰雪。那个奔跑的牧童,头戴野花,笑声如流水般清澈。曾几何时,童年成了幻境,定格在遥远的深处。为什么?为什么?春归不见了繁花?我茵茵的草地哪里去了?我白桦枝头的蝉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