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乌克兰新总统往西走向东看

政治分析人士认为,乌克兰新总统亚努科维奇将首访地定在欧洲,而造访俄罗斯排在其后,这表明,他将恢复前总统库奇马时期的全方位外交政策,努力在俄罗斯和欧美的夹缝中寻找平衡 $$   乌克兰新总统亚努科维奇1日对位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进行了为期一天的访问。在外界普遍预测其首访地为俄罗斯时,亚氏却把这份“荣誉”献给了欧盟。 $$   政治分析人士认为,亚努科维奇将首访地定在欧洲,而造访俄罗斯排在其后,这在一定程度上描绘出其今后的外交蓝图──既面向东方,也面向西方。 $$  访欧意在“安内” $$   亚努科维奇出任总统后首访欧盟总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专家认为,由于在乌克兰中部和西部地区具有巨大政治影响力的现总理季莫申科至今不承认总统选举结果,亚努科维奇迫切需要获得西方认可,安抚具有强烈“欧洲情结”的中、西部选民。 $$   其次,亚努科维奇急匆匆造访欧盟,还有经济上的考量。乌克兰经济遭受金融危机重创,新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北之窗》2018年22期
东北之窗

扬科维奇:我是一名大连球迷!

2018年的11月11日,“保卫大连”的喊声达到了最高音。下午三点,大连一方与保级对手长春亚泰的遭遇战准时开打。全场超过5万名球迷山呼海啸,助球队拿下关键战役。在众多的球迷中,主席台上的一位“光头”格外显眼,他就是佐兰·扬科维奇,曾经大连的功勋外援。赛前一天,扬科维奇经过12个小时的飞行抵达大连,准备与球队一起战斗。扬科维奇认为,大连足球已经融入到他的血液中,他是坚定的“大连足球主义者”。他也坚信,无论从何种角度,他都会为大连足球带来好运。谈及自己的这次“返乡”,扬科维奇表示:“我就是为了大连一方这场保级战回来的,当然能够为大连的校园足球做一些工作,我也是十分开心的。当我知道一方输给泰达陷入了一种特别危急的形势后,我立刻连夜买票赶往中国。大连就是我的家乡,我有一种要打一场战役保卫家乡的感觉,虽然我不能上场,但我愿意奉献精神力量,而且我总觉得我能给家乡球队带来幸运,上次我现场看主场打富力,球队就赢得特别漂亮,我期待能够再让大连赢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1980年09期
经济学动态

南斯拉夫经济学教授翁科维奇谈南经济发展中的一些迫切问题

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大学副校长、经济系主任斯洛博丹·翁科维奇教授于7月19日在北京大学作了题为《南斯拉夫经济发展中的一些迫切问题》的报告,并回答了北大经济系师生感兴趣的几个问题。现把报告的主要内容介绍如下: 农业中的个体经济和发展农业的措施 翁科维奇认为,南斯拉夫的经济发展首先面临的是农业问题。而农业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是一个关健性的问题。他说,在战后初期,南斯拉夫是一个极不发达的农业国,战争对经济的破坏很厉害,尤其是最宝贵的人力资源损失很大,全国在战争中死了200多万人。当时,南斯拉夫的经济结构是很不利的。1947年,农业在社会总产品中占50呱,工业只占19呢,全国70呱的人口生活在农村。现在,南斯拉夫的情况与那时相比是完全改变了,1947年国民收人按人口平均为170美元,1979年则达到2,100美元,从一个不发达的农业国变成一个中等发达的工业国,南斯拉夫的经济结构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工业在社会总产品中占40%,农业占14%,但这...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足球俱乐部》2017年09期
足球俱乐部

米林科维奇的快车道

拉齐奥中场米林科维奇·萨维奇的上升轨迹,是任何一位职业球员都想要的:19岁从塞尔维亚联赛转投水平更高的比利时联赛,20岁时又被意甲球会相中,登陆五大联赛舞台。如今,22岁的他成为多支欧陆豪门的猎物,登上世界足坛最顶级的舞台,已指日可待。与此同时,拉齐奥也不失时机和他完成续约,续约至2022年。三年间,从母队出发,再从“跳板”起跳,逐渐到达山顶附近。米林科维奇顺利得有些让人难以相信。冒尖出生于1995年的米林科维奇,11岁时进入塞尔维亚伏伊伏丁那俱乐部青训营。他和现法兰克福中场加契诺维奇,以及现贝尔格米林科维奇·萨维奇出生日期:1995年2月27日国籍:塞尔维亚身高:1.92米体重:80公斤位置:中场莱德游击队中场科索维奇一道,帮助伏伊伏丁那青年队连续两年夺得全国青年足球锦标赛冠军。2012年底,17岁的米林科维奇和伏伊伏丁那正式签约,这也是他人生首份职业合同,为期三年。一年后,他在球队对阵雅戈丁那的比赛中,上演了职业生涯处子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北之窗》2016年10期
东北之窗

扬科维奇:践诺再扬戈

还记得那是2007年11月,在扬科维奇告别大连之前,当时在《北方体育报》做记者的我曾经在一篇专访里这样写道——扬科维奇说:“这绝对不会是你给我做的最后一次采访,我还会回来的。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没准10年之后我还会‘杀’回来,只要大连需要,我愿意回来执教!我会说汉语,有在中国踢球的经历,没有哪个外国人比我更了解中国足球。”说情怀也好,机缘也罢,按年头算正好10年,扬科维奇回来了;虽然执教的不是大连队,但没有离开东北——黑龙江火山鸣泉,一支中乙新军。在一支东北球队执教,他接受《东北之窗》的专访,“没毛病”!感情的动物一直惦记回大连执教《东北之窗》:离开大连这么久,据我所知其间回来过两次,给大家讲讲都做了些什么?扬科维奇:最近的一次是2015年底,中甲联赛最后一轮,应大连一方俱乐部总经理石雪清先生邀请,回来看看。没想到中场休息搞得那么隆重,大屏幕上有我影像,主持人带着全场几万球迷高歌,我绕场一周跟大家零距离接触,这让我想起了2007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网球》2014年01期
网球

扬科维奇的提款机

市圣迭戈的一栋别墅里,扬科维奇端着咖啡,身体微微前倾.侃侃而谈地回答着各种问题,坐在她对面的是I《纽约时报》的著名网球记者克里斯托弗?克拉里。扬科I维奇看上去没有感到任何的紧张和拘谨,事实上,这也I许是她2000年成为职业球员以来最为轻松的-次采访,|因为采访的地点是在自己最为熟悉的家中。‘‘我喜欢把反拍直线比喻成我的提款机’老实说’我喜%能提舰,龍鶴找力軒舰新前fa減。”扬科维奇环视房间一周,然后开怀大笑,“幸运的是,在2013赛季,这台提款机又开始正常运转了。”片刻之后,扬科维奇的笑容逐渐消去,她开始回顾过去的 2013赛季。在赛季初的两项比赛悉尼和澳网,她只取得3胜2负的战绩,她分别负于了文奇和伊万诺维奇,来到多哈后,她在首轮被排名60位的尼库莱斯库击败。“当时我的世界排名几乎要跌出前30名。我几乎不敢想象自己将走向何方?”在过去的三个赛季,对于这样的失利,扬科维奇早已是习以为常。从2010印第安维尔斯站之后,她经历了决赛...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网球》2014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