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埃及再爆大规模游行,三城实施宵禁

综合新华社开罗1月28日电(记者李来房)埃及28日酝酿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当天凌晨起,首都开罗的互联网服务和手机通信中断。28日上午,首都开罗相对平静,各重要地点有持枪警察守卫。$$    埃及执政党民族民主党总书记谢里夫27日表示,有信心与公众和其他党派进行对话,推进经济改革解决失业和高物价等问题,谢里夫还表示将支持扩大青年的政治参与,同时否认了一些政府官员逃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清风》2017年04期
清风

国际

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无罪获释环球时报讯据法新社报道,埃及总检察长3月13日下令释放89岁的前总统穆巴拉克。穆巴拉克涉嫌谋杀示威者一案于2011年4月开始审理,2012年6月一审判处其终身监禁,随后其上诉成功。今年3月2日,埃及最高上诉法院经过近7个小时的庭审后,最终宣布穆巴拉克无罪。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的一名支持者在马阿迪军事医院外参加集会法国总统候选人菲永被正式立案调查新华社讯法国右翼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3月14日被法国司法机关正式立案调查。当天,法国司法机关以侵吞公款、侵占公共财产以及未履行申报义务罪名传讯菲永并提出指控。据法国媒体报道,菲永当天接受传讯时,在法官面前宣读一份声明,坚称他的妻子佩内洛普没有领空饷。据法国法律界人士介绍,菲永身为国会议员,即使受到司法机关指控,也不会被立刻监禁或限制人身自由。司法机关对其进行正式调查可能会影响他的民意支持率,但不会影响他继续开展竞选。弗朗索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清风》2017年04期
《世界知识》2016年03期
世界知识

埃及法院维持对前总统穆巴拉克及其子贪腐案原判

据外媒报道,1月9日,埃及上诉法院驳回前总统穆巴拉克及其子就贪腐案的上诉,维持三年有期徒刑并处以1.25亿埃及镑巨额罚款的判决。这已经是被告就该案的第二次上诉。法院的这次决定已经是终审判决,不会再出现后续的诉讼。埃及刑事法院去年5月认定穆巴拉克及其子挪用公款修缮总统府与官邸,判处他们三年有期徒刑。穆巴拉克及其子的律师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牡丹江大学学报》2013年12期
牡丹江大学学报

穆巴拉克时期美国对埃及的援助、特点及影响

从萨达特后期起,埃及和美国就已经建立起合作关系。穆巴拉克时期,埃美关系一直是埃及对外关系的重点,期间两国关系进一步加深,表现为经济和军事往来大量增加,尤其是美国对埃及的经济和军事援助进一步扩大。本文主要分析穆巴拉克时期美国对埃及的经济和军事援助情况,以及援助的特征、原因和影响。一、美国对埃及的经济援助和军事援助(一)经济援助穆巴拉克时期,美国对埃及的经济援助占美国对外援助的很大比重。从1981年到1987年,美国每年批准给埃及大约1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援助项目涉及交通运输、文教卫生和城市建设等各个方面,美国对埃及的援助主要用于以下几个方面:加速私有化和出口经济的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工业、农业等。到1992年,除军援外,美国累计向埃及提供经援超过180亿美元,其中约25%的经济援助计划致力于减少经济、社会领域限制的改革,25%用于货物进口项目,其余50%用于配套改革所需要的资金。[1]从1993年到1998年,美国经济支持基金(E...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律与生活》2014年21期
法律与生活

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的审判风云

2014年8月13日,86岁的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以被告身份出席庭审,这已是他自2011年辞职后第10次出现在法庭上。然而,对他的审判仍在继续。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埃及前总统,民主党主席,曾通过自己的军事才能在埃及政权中登峰造极,自1981年接任总统一职后连任四届,成为这个总统制共和国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统。如今,这位曾称霸一方、有“非洲最后一头雄狮”之称的前总统已风烛残年,沦为阶下囚,成为被告席上的被审者。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无论结局如何,这条审判路都彰显了法律的权威与公平。枪林弹雨中打天下1928年5月4日,穆巴拉克出生在埃及曼努菲亚省米塞利赫村的一个平民阶层家庭,他的父母从未想过这个当年襁褓之中看上去黝黑瘦小的普通婴孩,会在若干年后踏上这个国家权力的巅峰。穆巴拉克在枪林弹雨中为自己博得崇高的地位和无上的荣耀。穆巴拉克于1949年和1950年,先后毕业于埃及军事学院和空军学院;1967年,参加第三次中东战争并指挥空战;19...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风窗》2013年18期
南风窗

不会有“第二个穆巴拉克时代”

尽管“清场”后在全国实行的紧急状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穆巴拉克时代,但迅速推出的宪法草案,和随后塞西宣布不会参选总统,再次证明埃及军方不会长久停留在前台。可以想象,任何一个在去年夏天为埃及后穆巴拉克时代首次普选政府成立而欢呼的人,哪怕是上台执政的兄弟会的政敌,也并不愿看到1年后的7月3日,这个政权被由各派反兄弟会政治势力恭请重新出山的埃及军方推翻;可以想象,习惯于扮演“幕后操盘手”、愿捞实利而不愿担虚名、尤其不愿承担与虚名相伴的责任的军方,也不愿让局势走到“8·14”清场这一步。然而“7·3”事变终究发生了,“8·14”清场也依然出现了,即便按照官方的数据,自“8·14”至8月17日(迄今最后一次大规模街头对抗),“清场”已累计造成至少830人死亡,而兄弟会公布的死亡人数则更达数千人之多。往者不谏,来者可追。发生的事已无法挽回,如今人们应该关注的,是将来会发生什么,以及为了谋求较好的结果,各方能做与会做的又是什么。军方和兄弟会难妥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