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省将扩大基本养老保险范围

本报讯 记者从省劳动保障厅获悉,针对一些地方在养老保险方面不规范的做法,我省将加大扩面工作的落实及督查力度,大力推进扩面工作,尽快将城镇各种所有制企业、个体劳动者和灵活就业人员都纳入基本养老保险范围。 $$    据了解,近期省劳动保障部门将在全省范围内进行一次对外来及农村务工人员、企业临时用工参保情况的大检查,并积极研究进城务工人员、原乡镇企业民营、私营后参加统一的养老保险问题,最大限度地维护他们的社会保险权益。 $$    省劳动厅有关人士表示,将逐步提高统筹层次,不断完善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新华日报2005-07-17
《理论月刊》2019年07期
理论月刊

劳动力技术替代与基础养老保险“产出”缴费模式选择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完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同时提出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的“保障适度”原则。养老保险“缴费模式”的完善和创新,是完善养老保险制度和实现“保障适度”原则的关键和难点任务之一。我国实施养老保险按劳动人数“工资总额”缴费模式以来,推动了养老事业的发展,但制度本身仍不尽完善,存在统筹层次较低、覆盖面有待提高、群体差异较大等问题[1](p42)[2](p8)[3](85)。同时,养老保险制度发展的客观环境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一方面,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劳动人口比重逐渐下降①。另一方面,受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影响,许多企业及个体工商户、灵活就业人员、农民普遍反映养老保险负担过重,难以承受[4](p80)。为了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增强企业活力,2015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指出要降低社会保险费。2019年3月,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继续强调明显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提出下调城镇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现代营销(经营版)》2019年08期
现代营销(经营版)

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存在的风险及对策研究

养老保险是社会保障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保险体基本的职业精神,懒政怠政,是监管环节存在的最大道德风险。系五大险种中最重要的一个险种。近年来,我国经济的发展进入二、应对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风险的对策了新常态,受老龄化和经济发展持续下行的影响,我国的企业基(一)推动养老保险基金制度改革,有效应对支付风险本养老保险基金陷入了收少支多的困境,面临着支付风险、投资目前我国有十几个省份的养老保险收不抵支,需要国家的风险、道德风险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影响广大职工的切财政支持才能正常发放,但也有很多省份的养老保险基金存在身利益,需要采取必要的对策来应对,切实保障和改善民生,保大量结余,各地区之间养老保险基金支付负担存在巨大落差。推证社会公平公正,确保社会的和谐稳定。动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应对养老保险的支出风险,最直接有效一、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存在的风险的办法就是实现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将养老保险改革与经济(一)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支付风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4期
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税预测研究——以浙江省为例

一、引言截至2016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23086万人,占总人口的16. 7%,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5003万人,占总人口的10. 8%,比2000年“五普”和2010年“六普”分别上升了3. 8和1. 9个百分点,人口老龄化程度继续加深。①由此产生了代际赡养负担加重,伴随着劳动力的大规模流动,养老金收支缺口的省份不断增加。2016年养老金收不抵支的省份达7个,其中黑龙江的养老金缺口情况最为严重,其累计结余已消耗殆尽,缺口已达232亿元。②除去财政补贴因素,以上收不抵支省份的养老金缺口情况将更为严重,收不抵支的省份数量也会增多。2015年以来,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刚要》中提出,要“适当降低社会保险费率”,以调整社会保险费费率的形式改善供给侧环境。同年,人社部门和财政部门联合下发为期两年下调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的优惠政策,这是首次基于国家层面的养老保险费率下调。这项...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财政》2019年07期
中国财政

构建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制度的政策建议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这表明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不仅必要而且具有紧迫性。但是目前基本养老保险统筹与央地支出责任划分还存在一些问题,如省级统筹制度下地区间缴费负担不公,责任分担失衡,损害制度的公平性;各省之间的保险基金不能互相调剂使用,大大弱化了养老保险互助共济的作用,制约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不断加重各级财政的负担;各省份之间难以实现制度的有效衔接,提高了省际人力资源流动的交易成本,降低了制度的效率;省级统筹名不符实,大多是采取缴纳省级调剂金办法,实际上仍然是市级统筹,制度碎片化现象严重,管理成本高昂;省级统筹是省级政府管理养老保险资金,中央政府承担养老保险收支缺口补贴的机制,是一种责、权、利不衔接的管理体制,蕴含着道德风险;省级统筹不利于集中资金开展投资运作,基金保值增值难,威胁到整个制度的可持续性。针对这些问题,笔者建议按照公平与效率相结合、权利与义务相对应、改革前与改革后待遇水平相衔接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西农经》2019年09期
山西农经

高龄农民工养老保险困境及对策

1研究背景1.1农民工高龄化现象严重随着时间推移,最早进入城市的务工人员年龄渐长,农民工高龄化现象较为严重。受农村人口结构变化影响,50岁以上农民工占全体农民工的比重增速较快。2017年,农民工总量为28 652万人,平均年龄为39.7岁;50岁以上农民工占全体农民工比重为21.3%,人数为6 102.9万人[1]。1.2制度改变赶不上高龄农民工老去速度降低养老保险制度碎片化是大势所趋,但不应忽视长期制度建设过程中高龄农民工的利益。当下学者关于解决农民工养老保险问题,提出构建底线公平的养老保险制度,减少养老保险碎片化[2]。制度改革到具体落实推行所需时间较长,高龄农民工没有办法参与到新的养老保险体系中。若不采取措施,现阶段的高龄农民工将会被养老保险制度“遗漏”。现阶段的高龄农民工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建设的主力军,如果他们无法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有失公平。高龄农民工早期流动性大,工作更换频繁,没有工资条或劳动合同等证明材料,养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