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数学与人生的真善美

核心提示 $$    随着社会知识化进程的加快和深入,如何培养高素质的人才,一直是全社会最为关注的问题。天赋对一个人的成才究竟起到多大作用?如何才能保持长期不懈努力的动力?杨乐院士结合自己40多年学术研究的经历、体会和人生感悟,针对人才成长中如何学习、研究和修身等问题,为我们奉献思考与研究的结晶:成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用“百米冲刺”的劲头去往前冲,而是要像跑“马拉松”一样不断地学习和提高。$$    今天主要想谈一谈关于做学问和做人方面的我个人的一些体会,供青年朋友参考。$$    精确化对数学工具要求更多$$    当今社会数学的应用非常广泛$$    因为我一辈子都是从事数学研究工作的,所以我想从我这个本行来讲起。数学很难用几句话把它概括起来,如果实在要概括的话,那么我们还可以用过去常用的一句老话,就是数学是研究所谓数量关系和空间形式的一门科学。$$    实际上数学从古代的发展历程看,是跟很多具体的东西联系在一起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新华日报2008-12-10
《青年教师》2013年08期
青年教师

教子有方的陈景润

著名数学家陈景润,不仅是数学奇才,在教育孩子方面也有许多独到之处。在别人眼里,陈景润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享誉世界的数学家。可在独生儿子陈由伟眼里,爸爸只是一个能够容忍他“淘气”的人。小时侯,像所有好动的小男孩一样,陈由伟特别淘气,总是拿支笔在家里的墙上到处乱涂乱画。可陈景润从来不生气,认为那是儿子在动脑筋,要妻子不要管他。他说“:男孩子嘛,爱想爱动是好事儿。这样的孩子,脑子灵活。”因为陈景润的这番话,陈由伟更来劲儿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家里有个超大的计算器,陈由伟总是好奇地按来按去,觉得非常有意思。每蹦出来一个数字,他总是目不转睛地瞧着,心想这东西怎么会认数字?后来他把计算器翻来覆去地折腾不说,还把那些按键一个个“挖”出来,想看看里面究竟有些什么。身为母亲的由昆急得直跺脚,数次想阻止他。可陈景润认为儿子在作研究呢,摆摆手不让她管。陈由伟“挖”出来的按键,陈景润再把它们一一复位,一脸笑容,非常耐心。如此一来,陈由伟胆子自然更大了。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西老年》2019年05期
山西老年

陈景润的“呆气”

一个人书读多了,难免有书呆子气,可有些人的“呆气”令人生爱。陈景润一次要到未婚妻家中去,刚好前些天有人给他带了一袋苹果,他也就把这袋苹果带了去。尽管这些苹果又小又皱,因为当时准岳母正想吃苹果,想要的东西适时而至,对他也就大加称赞。陈景润并不知道如何给人送礼,而这次送苹果如同他解数学题一样,竟然一出手就是“正确答案”,让他特别高兴。此后去丈母娘家,陈景润必定是带苹果一袋,既小且皱。那天,他又要去看丈母娘r,一连跑了好几个地方,就是没有又小又皱的苹果,他只好硬着头皮买下一袋,然后放到太阳底下晒。并说:“我若不晒,怕不合岳母口味!”把苹果晒皱,实乃是书呆子气的多此一举,但这种呆气让人感受到的却是充盈着阳光的浓浓甜香味儿。陈景润的呆气似乎总与“阳光”结缘。读过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的人,大约都会记得文章中说到陈景润的住房只有几平方米,床架在马桶上。那时,他住的是一间“补房",也就是利用旧建筑的剩余空间,比如地下室之类改造而成的住房。陈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师博览》2006年11期
教师博览

陈景润的怪癖

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中,大体都有各自的业余爱好,有人爱下棋,有人爱钓鱼,有人爱种花,有人爱养鸟,等等。所有这些爱好,都要付出代价,那就是要花时间,或者说要消磨时间。在陈景润的潜意识里,时间就是论文,“花掉一天,等于浪费24个小时”是他的格言。他怎么可能用这些爱好去消磨宝贵的时光呢?不知从何时起,陈景润有了一个奇特的爱好,就是喜欢日益增长的钱的数字,这爱好符合他的原则:省时间。父亲一贯节省的习惯,也许是他这种爱好的生长“基因”。年轻时,陈景润经历过失学和失业的痛苦,很早就体会到钱的重要性。特别是患严重的结核病时,对他来说,钱意味着生命。在动荡年代,他朝不保夕,孤苦无援,担心失去工作。对“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积谷防饥”这些至理名言,他比其他人体会更为真切,更为具体。慢慢地,他形成了一种习惯:节省一切可以节省的开支,维持最简单的生活,把剩下的所有收入存入银行,或换成硬通货。他有一种爱好,只欣赏钱的数字,却忘了钱的功能——用来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数学研究》2002年02期
中学数学研究

怀念陈景润

陈景润(1933一1996),福建闽侯人,中国现代杰出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陈景润的名字是和哥德巴赫猜想紧密地连在一起的。 1933年5月22日,陈景润出生在福建省闽侯县,自幼家境贫寒,这使他无法象富家孩子那样享受童年的幸福和欢乐。读初中时,陈景润由于年少体弱,常常受到富家子弟的戏弄和欺负,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性格变得越来越内向。 1948年,陈景润考人福州英华中学(高中),这是他一生中的第一个转折点。在英华中学,他遇到了一位使他终生难忘的数学老师—沈元(沈后来曾任清华大学航空系主任,北京航空学院院长等职)。正是这位沈老师,无意之中把哥德巴赫猜想的种子播进了陈景润的心田,奠定了他献身数学的思想基础。 1950年秋,陈景润考人厦门大学数理系,当时的李文清教授也曾多次讲到数论史上的哥德巴赫猜想,这再次激起了他攻克世界难题的信心。在厦大的三年,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他再不用为衣食担忧,而且可以安心地研究感兴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快乐语文》2016年36期
快乐语文

我的老爸

艳阳高照,《快乐语文》编辑部携徐晋华老师走进三明市陈景润实验小学,为同学们带来精彩的读写讲座。讲座现场师生互动频繁,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听完讲座后,同学们纷纷写下了有趣的作文,并投稿到了《快乐语文》邮箱。——《快乐语文》小记者陈跞瑶报道小记者快报我的老爸中等个子,最有特色的是他那圆鼓鼓的肚子。妈妈经常对爸爸开玩笑说:“人家怀孕几个月的肚子还没你这么大呢。”老爸的爱好非常特别,既不是抽烟,也不是喝酒,而是爱睡觉。每次他靠在床上跟我讲话的时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