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光谱之王,震惊了世界天文学界

名称:LAMOST(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天文望远镜)$$    地位:世界口径最大、光谱获取率最高$$    研制者:中科院南京天文光学技术研究所等$$    “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日月安属,列星安陈?”这是屈原在《天问》中发出的一连串追问,自古以来,人类一直孜孜不倦地求索着宇宙起源的奥秘,但是苦于技术所限,进展缓慢。$$    2009年6月4日,国际上口径最大的大视场望远镜——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天文望远镜(英文简称LAMOST)项目通过国家验收。LAMOST一次观测最多可同时获得4000个天体光谱,是世界上光谱获取率最高的望远镜,因此被誉为“光谱之王”,将在宇宙起源、星系形成与演化、银河系结构、恒星形成与演化等诸多研究领域“大展身手”。$$    中科院南京天文光学技术研究所所长崔向群是LAMOST项目总工程师,这位从海外归来、痴迷于LAMOST研制十多年的女性,用母亲般的自豪口气告诉记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新华日报2009-07-21
《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1期
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文学界革命与五四新文学的内在联系

近年来,随着学界对清末民初文学的研究不断深入,人们开始意识到,中国文学与文化的现代启蒙与转型必须追溯到梁启超。无论是主张思想革命的新文化运动还是主张白话文学的新文学革命,它们所讨论的诸多命题其实早已出现在梁启超的文学界革命中。事实上,从长时段的历史演变来看,文学界革命不仅是中国文学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过渡,而且是中国文学内在发展脉络中至关重要的一段,它与新文学运动一道构成中国文学走向现代的开端。晚清至民国初年,虽然中国政治历经了维新变法、君主立宪和辛亥革命,初步建立了共和政体,但贫弱落后的危机局面并未得到实质性的改善。不仅出现了袁世凯和张勋主使的两次复辟,更遭遇日本提出“二十一条”以及在巴黎和会上耻辱性的外交失利,使中国知识分子的文学认知始终笼罩在救亡图存的历史语境中。在这样深重的民族危机中,从文学界革命到五四新文学,它们的社会、思想、文化背景是一以贯之的:摆脱任人宰割的弱小民族地位,建立独立的现代民族国家。启蒙主义成为了文学界革命...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世界文学》1984年05期
世界文学

埃及文学界的三次会议

1984年上半年,埃及文学界分别举行了三次会议。第一次是地方文学家大会,来自二十六个省的二百名文学家出席,代表了地方文学的新面貌和未来的希望。会议共通过了二十余项决议,其中主要有:只要以色列占领阿拉伯领土并且无视国际准则,就不与之正常化;强调文化的民族性和统一性;要求更多的言论自由;鼓励地方杂志的出版;建立群众文化机构;创办全国性的诗歌和小说月刊;颁发优秀评论和方言诗歌的全国年度奖;地方大学应成为地方文化‘中心和主要推动者。 第二次会议是纪‘念“阿拉伯文学之柱”塔哈·侯赛因逝世十周年。这次会议实际上重点讨论了阿拉伯长篇小说的发展及现状。来自埃及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代文学(上半月)》2014年12期
时代文学(上半月)

全省文学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座谈会

2014年】2月23日,全省文学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座谈会在济南召开为“山东作家科技行”采风活动获奖作家代表颁发获奖证书全省文学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座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艺理论与批评》1950年10期
文艺理论与批评

俄罗斯文学界在文化问题上的争论和对文化市场的看法

俄罗斯文学界在文化问题上的争论和对文化市场的看法张捷俄罗斯文学界在文化问题上一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争论非常激烈。可是各派对文化市场的看法虽然出发点有所不同,却有某些共同点。现将这两方面的情况做简要的介绍。一、俄罗斯文学界在文化问题上的争论文化问题上的争论涉及到许多方面,而争论的中心问题是如何对待民族文化的问题。这是一个老问题。我们知道,从上世纪30,40年代起,斯拉夫派和西欧派在俄国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问题上曾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这场争论也包括在如何对待民族文化问题上的争论。斯拉夫派主张发扬本国的固有文化,走不同于西欧的独特的道路;西欧派则崇尚西欧文化,把侧重点放在吸收西欧文化上。这场争论持续了很长时间,对此后俄国社会思想的发展产生过相当大的影响。进入本世纪后,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和指导地位的确立,人们逐渐对继承发扬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和吸收其他民族的有益养分的辩证关系有了全面的认识,明确了在这个问题上既要反对民族虚无主义,又要反对排外...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学界(原创版)》2007年07期
文学界(原创版)

三思方举步 百折不回头 《文学界》创刊两周年纪念会现场记录

梁瑞郴: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朋友,今天我们聚集在湖南长沙为《文学界》创刊两周年举行庆贺酒会,感谢各位朋友远道而来。《文学界》是湖南文坛的一个重要平台,为湖南培养了大批文学人才,为文学湘军走向全国立下了汗马功劳。首先,我们请省作协副主席、《文学界》执行主编王开林宣读《文学界》杂志社聘请8位特别顾问的通告,大家欢迎!王开林:在期刊林立,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我们为了稳步提升刊物的艺术质量,不断扩大刊物的社会影响,日益完善刊物的自检机能,精心塑造刊物的健康形象,《文学界》杂志社谨以至诚之心聘请彭燕郊先生、钟叔河先生、未央先生、张扬先生、李元洛先生、弘征先生、王以平先生、谭桂林先生为特别顾问。《文学界》杂志社2007年5月。梁瑞郴:下面我们请《文学界》主编水运宪先生为特别顾问颁发聘书。梁瑞郴:刚才《文学界》所聘用的8位特别顾问都是我们湖南文学界、出版界的老前辈,他们有的是著名作家和评论家、有的是在编辑事业上辛勤耕耘的老编辑家,他们每一...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