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生为国铸盾,映照百年风云

记者17日从南京大学获悉,“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2013年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2017年“八一勋章”获得者、中国科学院程开甲院士于当日上午在北京病逝,享年101岁。$$他是中国的“核司令”,藏身无人区20多年,爬过核爆炸试验爆心,没发一篇论文,但却培养出10名院士和40多位将军,许多成果填补了中国的多项空白。$$大师玻恩的得意门生,投身祖国建设$$1918年8月,程开甲院士出生于江苏吴江,成长于战火纷飞的年代,大学时代在流亡中度过。1946年,他来到爱丁堡大学求学,拜师诺贝尔奖得主、鼎鼎有名的物理学大师玻恩。$$程开甲经常跟玻恩老师一起参与各种国际学术会议,结识了薛定谔、海森堡、谬勒等科学巨匠,在导师指导下,先后在英国的《自然》、法国的《物理与镭》和苏联的学术杂志上发表5篇有分量的超导论文,并于1948年与导师玻恩共同提出超导的“双带模型”。他还曾在苏黎世国际学术会议上,与诺奖得主的师兄海森堡激烈争论,连大会主持人泡利都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新华日报2018-11-18
《新湘评论》2019年01期
新湘评论

“核武器事业的开拓者” 学习程开甲院士的创新精神

1964年10月16日,伴随着一声惊天的巨响,原子核裂变的巨大火球和蘑菇云升上戈壁荒漠的上空,中国人自主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这声巨响,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依靠自己的力量掌握了核技术;从此,中国国防安全有了坚实的核盾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党和人民从来没有忘记当年那些为了东方巨响而呕心沥血的科学家。程开甲就是其中的代表。2018年12月18日,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核武器事业的开拓者程开甲“改革先锋”称号。这是程开甲院士继1999年获得“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13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7年获得“八一勋章”之后,党和国家再次授予的崇高荣誉。一个科学家集如此多的国家荣誉于一身,这在中国科学史上堪称传奇。然而,令人悲痛的是,这一次,程开甲院士没有能亲手从党和国家领导人手中接过这枚具有重大意义的奖章。因为一个多月前,程老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留给我们的是对他的无限敬仰和无尽思念。“开拓创新是中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湘评论》2019年04期
新湘评论

品味“最大的幸福”

人人都追求幸福,都希望自己的幸福大些、大些、再大些。刚刚过去的猪年春节,“福”字也是洋洋洒洒,铺天盖地,表达着人们祈福盼福的美好愿望。那么,什么样的幸福才是“最大的幸福”呢?对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去年8月3日,“中国核司令”程开甲迎来了自己的百岁生日。那天,家人问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是什么,程开甲回答:“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留学结束时谢绝导师挽留回国、隐姓埋名20年搞核试验研究、一辈子都注重培养年轻人……用自己的青春创造了中华民族的辉煌,用自己的脊梁挺起了中国的脊梁,这就是程开甲“所做的一切”,也是他最大的幸福。留取三尺卧榻,梦成万千稻香。“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一生质朴,扎根田园,虽已获奖无数,名满天下,大功至伟,但依旧低调执着。为了永不满足的“杂交水稻事业”,半个世纪来,他一身泥、一身水奋斗在田间。如今年近90,依然乐此不疲。面对记者“您怎么理解幸福”的提问,袁隆平答道:“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共产党员》2019年01期
共产党员

程开甲:惊天事业与隐姓埋名

一般名来声说大,振事联业系的在辉一煌起总的是,但与对于程开甲来说,却并不是如此。在他主持中国首次原子弹、氢弹、导弹核武器试验成功的时候,因为涉及保密性,他的名字被列入国家绝密档案,不被大众所知。从上个世纪60年代进入中国核武队伍开始算起,50年中,程开甲这个名字和中国核武器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他创造了诸多令人惊叹的纪录。直到201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的颁奖台上,他才首次被公众广泛关注,而这时候他已经96岁了。1918年8月3日,程开甲出生于江苏吴江盛泽镇一个商人家庭。祖父程敬斋虽是远近闻名的成功商人,却总是期待子孙多读书走科举功名之路。“开甲”寓意着考上状元、独占鳌头。可惜祖父去世后,家道中落。程开甲6岁时,父亲病故,生母地位卑微,受尽白眼和屈辱,终离家出走。母亲走后,小顽童程开甲既没人疼爱,也没人管教。无依无靠的他像匹小野马独来独往,有时孤少时曲折路1937年,程开甲以优异成绩考取浙江大学物理系“公费生”,接受束星北、王淦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西南北》2019年02期
东西南北

程开甲:隐姓埋名“核司令”

“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他说,“人生的价值在于奉献。”2018年11月17日上午,在解放军301医院,我国“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程开甲院士辞世,享年101岁。“在国外你再大也是外国人”程开甲是个“学霸”。1918年8月3日,他出生在江苏吴江盛泽镇一个经营纸张生意的“徽商”家庭。祖父程敬斋为他取名“开甲”,意即“登科及第”。没有辜负祖父期望,1937年,程开甲考取了浙江大学物理系的“公费生”。当时与他同系的,有中国雷达之父束星北先生,核武器研制奠基人王淦昌先生,数学家苏步青先生、陈建功先生。然而,日本侵略者的炮火下,彼时的浙大师生只能在硝烟弥漫中颠沛流离。“中国落后挨打的原因:科技落后。拯救中国的方法:科学救国。”程开甲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样两行字。1946年8月,抱着“科学救国”的思想,程开甲赴英国爱丁堡大学留学,师从“物理学家中的物理学家”玻恩教授——值得一提的是,玻恩教授共带过彭桓...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党的文献》2018年06期
党的文献

程开甲回忆周总理关怀核试验工作

我国核武器事业开拓者之一程开甲,在参加核试验工作期间与周恩来有过多次接触和交往,对周恩来关怀、支持核试验工作,为国防尖端科技的进步所付出的努力,深有了解和体会。现将程开甲对相关情况的口述回忆材料整理成文并予刊发,以飨读者。周恩来总理说,他晚年关心两件事:一个水利,一个上天。“上天”,指的就是“两弹一星”。“两弹一星”是中国大科学大工程的代表。1962-1976年,国家层面负责指挥这一重大工程的是以周总理为首的中共中央15人专门委员会,简称“中央专委”。在周总理指挥核武器研究与试验的这段时间里,我前后受到周总理接见并汇报工作有10次,周总理对核试验工作的关怀,让我铭记在心。难忘的见面我第一次见到周总理,是1956年初夏在北京。当时,中央领导同志在怀仁堂接见参与研究“十二年科学规划”的科学家,并照了相。那次,周总理宴请大家,亲自走到每一席和科学家握手。他那炯炯的目光和有力的握手,使人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暖流,觉得他是那样关心和尊重科学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