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乌拉盖重点项目取得新进展

巴音胡硕讯 乌拉盖管理区以做好协调和服务工作为着眼点,积极筹划,精心部署,重点项目进展顺利。$$锡林河煤化工46/80吨尿素项目一期建设工程上半年累计完成投资约6862万元,订购了恩德炉、空分装置等大型设备,合成厂房桩基础试压配重块、低压机基础层和承台基础垫层作业全部完成,正在进行承台施工,锅炉房、空分车间建设工程基坑开挖作业已于6月15日完工,完成土方量6972立方米,综合办公楼主楼正在进行二层主体建设。$$贺斯格乌拉露天煤矿建设项目矿区总规划已上报国家发改委,国家发改委同意委托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进行评审,新购置装载机2台、汽车钻机1台和工程车1辆,上半年完成投资1700万元,完成土方剥离220...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星星》2019年27期
星星

印象乌拉盖(六章)

水,草原上流浪的歌手。一生一世怀抱马头琴边走边弹边唱。尘世,有多少水如此字正腔圆地唱出自己的声嗓呢?(许多水,在胸中郁闷了很久)好水在民间。乌拉盖草原的流水越过石头溅起的水珠,一个单词,一个长句,一个洁白洁白的逗点,开门迎客,一一栖居灵魂深处。水四肢摊开就是海,一直潺潺地流下去又是另一座茫茫大草原。一路冲你而来,永不疲惫的水。左读,右读。无法回头了,一匹白色的骏马,纯净的灵魂用四蹄在人间奔跑出另一片天空,长长的鬃毛翻卷成头顶的朵朵白云。悬崖勒马,在乌拉盖草原勒住一条清澈的流水,或者,站在流水的边上望一眼,仅仅一眼而已,就掏空一个人胸中的块垒。在乌拉盖,一个人想把周身的血液换成水。里里外外,干干净净的,活在喧嚣的尘世。喝酒玉笛横吹,花浪滔天。草原上的美人鱼,撕一朵白云作帷帐。一堆噼噼啪啪燃烧的枝干上,一壶唐诗飘着醉人的酒香。一轮圆月,就可当灯。一个人用乌拉盖的辽阔下酒,一杯又一杯喝出男人耸上额头的苍凉。驮一座雪山,鹰,用翅膀在酒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星星》2019年27期
《诗选刊》2019年02期
诗选刊

激情乌拉盖

1大风呼号,群鹰上路。天边的乌拉盖。苍茫的乌拉盖。英雄的乌拉盖。千里奔袭,我来看你。乌拉盖,一个被无边绿色颠覆的帝国。在七月展开的辽阔版图上,千万个骑士的影子,一次次崛起于朝拜者的心头;千万只马蹄如铁,一次次敲响西山的落日之鼓。我也是一匹马啊,从故乡到异乡,我内心的激昂骄傲地踏过了自己的头顶。2寂寞的可汗山,坐落在乌拉盖草原深处。曾经咆哮的血肉之躯,如今已经化作一片沉默的石头。成吉思汗和忽必烈,立于群山之巅。盘旋之鹰,就是他们登高远眺的眼眸啊,而双翅之上,一边驮着蒙古帝国的金戈铁马,一边驮着大元王朝的叱咤风云。苍狼之路,通向天边。相对于孤独,所有的瞻仰者,都是可汗山血脉延伸的纹理。草色震颤犹如波光潋滟,这是一种横亘历史与未来的抚摸。高处,是澎湃的蓝。低处,是汹涌的绿。3踩着优美的旋律,披着祥和的霞光。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诗人和作家,走进了知青小镇的黄昏。浓烈的下马酒,祝福的蓝哈达,飘香的烤全羊,欢快的迎宾曲,让我们如此接近并触摸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岛文学》2018年09期
青岛文学

身体里的乌拉盖

我从东海之滨青岛,去了天边草原乌拉盖。海洋与草原: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地方。也是我心中最神性的两个地方。大海太美,美得汹涌而恐惧。草原远在我的天边,草原在乌拉盖。最远的天边才有我最昵近的事物,这个毫不奇怪。我活着,一路升级打怪,一路见证了这个生命的原定律。乌拉盖,我是来流泪的。我的生命需要一场热泪。我的灵魂需要一次眼泪的流经。草原的美是母性的。她容纳,她不毁灭我。我可以进入她的怀抱撒野。她随便我去她的最深处。她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为我打开。我不害怕活着了。至少那一瞬间是。我一直害怕活着,也不知道害怕什么。世界上最深的恐惧,就是不知道恐惧什么的恐惧。这就是我流泪的理由。如今,在草原,我哪里也不疼。灵魂,竟然可以是不疼的。草原,给我了绝对的安全,仿佛婴几在母腹中。一个人独坐着。乌拉盖。看草有着公民一般的气质和腔调。在乌拉盖,我感到了与神灵的链接。就像在圆木中,我链接了本体的自己。乌拉盖,单一的草原呵,单一以至辽阔,辽阔以至渊博。真正的辽阔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优秀作文》2016年34期
小学生优秀作文

我爱乌拉盖大草原

看完电影《狼图腾》后,我被电影里广阔的大草原深深地吸引了,不由自主地惊叹:“太美了,人间天堂啊!”心想:“我要是能在这片草原上狂奔,该有多好啊!”今年暑假,爸爸妈妈圆了我的这个梦,带我去了梦中的乌拉盖大草原。乌拉盖草原太大了,无边无际,坐在车中,放眼望去,满世界的绿色,汽车在草原上穿梭,显得那么渺小,就像一只只小蚂蚁在草地上行走。青青的草原不断在眼中游过,让人舍不得闭眼,真害怕错过任何一处景色。乌拉盖的天太蓝了,碧蓝碧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像棉花糖一样洁白的云朵,有时感觉它离我们很近,触手可及,有时感觉它离我们很远,如仙境一般。白白的云在蓝蓝的天的映衬下千姿百态,“二龙戏珠”“丘比特天使”“万马奔腾”……都那么真实地展现在我们眼前。乌拉盖草原太热闹了,白白的羊群点缀着青青草原,当我们追着羊群飞奔时,草原上立刻白浪翻滚,留下一路笑声。牛儿悠闲地吃着草,它们成群结队,一会儿似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垦》2013年01期
中国农垦

草原深处新城梦——内蒙古乌拉盖管理区加快城镇建设简记

“六十年前我离开乌拉盖的时候,这里绝大多数还都是平房,现在去找我原来住的老房子,已经找不到了。以前乌拉盖根本没有这么多楼房,真没想到几年没回来,乌拉盖的变化这么大!”一位离开乌拉盖6年多的退休老干部这样说。现在的乌拉盖城镇,楼房林立、街道整齐、草木成荫,到处洋溢着现代化气息。以往“一条土路,两排杨树”的景象早已不见了踪影。党的十七大以来,乌拉盖管理区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稳步推进城镇化建设,城镇面貌焕然一新,人居环境日益改善,百姓的幸福指数逐年攀升。乌拉盖管理区正在全力向“生态、休闲、宜居”的城市定位和建市标准跨步前进,一座现代化草原新城正在锡林郭勒大草原深处迅速崛起。大笔投入建设资金城镇硬件设施逐渐完善近年来,乌拉盖管理区在发展经济的同时,逐年增加对城镇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投入。2006年以来,累计投入城镇建设资金12亿元,城区建设面积由2.2平方公里扩大到“十一五”末的5.85平方公里。“六七年以前,乌拉盖街道就那么几条,和现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