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校成立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本报讯(记者王玉杰)11月17日,我校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成立大会在主楼举行,原国务委员唐家璇受聘出任研究院名誉院长,顾秉林校长向唐家璇颁发了聘书。$$    顾秉林在成立大会上致辞。他指出,当今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国际经济政治格局不断出现新的变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切实加强对国际问题的深入研究,培养更多的理解世界发展趋势、掌握国际政治和经济规律的新一代人才,具有重要意义。建校近百年来,清华始终以自觉服务国家发展和民族振兴为己任。大力发展国际关系学科,为国家外交事业和改革开放提供智力和人才支持,是清华义不容辞的责任。希望研究院在我校国际关系学科建设的良好基础上,积极适应国家需要,密切联系当代实际,充分发挥清华多学科综合优势,把人才培养与研究工作紧密结合起来,力争取得更多的创新成果,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人类文明的进步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唐家璇在会上作了主题演讲。他认为,当前的国际形势为中国的国际关系研究提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新清华2010-11-26
《思想政治课教学》2001年01期
思想政治课教学

高科技对当代国际关系的影响

高科技,是冷战结束以后各国都在追求的一个目标,它对一国的生死存亡、发展快慢、地位高低的作用至关重要。国际关系的亲疏冷热、分离聚合,都和高科技有着紧密的联系。  在军事领域,高科技的作用极为明显。比如,依靠高技术武器,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进行国际干预的成本和代价大大降低。美国利用当代科技成果、先进武器平台和新型远程精确打击武器等为主体的高科技武器,就可以做到不出动地面部队,而给对方以致命打击。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就是典型的例子。导弹问题为何如此突出,导弹防御为何受到如此关注?因为导弹是目前最有威力、最难防范,某种程度上也是技术含量最高的武器。1996年,美国在军事方面的研究开发和创新投资达1800多亿美元,超过欧盟15国之和,而且最先掌握了进行“超现代战争”的那些最重要的武器和手段,从而具有在常规战争中压倒任何国家的超级军力。1998年12月,美国又推出《新世纪国家安全战略》,毫不隐讳地声称:发展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和战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祖国》2017年13期
祖国

日本实施新宪法的三个不确定因素——访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永教授

在七七事变八十周年前夕,本刊记者就日本安倍晋三政府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通过新“安保法”和《有组织犯罪处罚法》修正案的相关情况,对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特邀研究员刘江永教授进行了专访。在7月2日举行的日本首都——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安倍晋三率领的自民党惨败,仅获得127个议席中的23个,创自民党历史最低纪录。自民党总裁安倍及其亲信对这次失利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各色丑闻接连打击自民党支持率。此次重大失利削弱了安倍在自民党内领导地位,原本看似板上钉钉的2018年总裁选举结果面临变数,安倍极力推动的修宪进程同样受到影响,前景成谜。推动日本政府修改宪法,刘教授认为,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在获得日本众参两院2/3以上多数以后,今年5月3日,安倍首相明确提出了修宪的时间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举办之年)要实行新宪法,这是日本领导人第一次公开提出实行修宪的时间表。第二,日本所谓修改宪法的自民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祖国》2017年13期
《东南亚南亚研究》2014年04期
东南亚南亚研究

云南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与当代国际关系”专题研讨会综述

2014年11月13日,由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办,云南省南亚学会、云南省贸促会、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云南省东南亚南亚研究院承办的云南省第八届社科学术年会国际问题专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与当代国际关系”专题研讨会在云南省社科院19楼报告厅举行。来自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云南大学、云南财经大学、省贸促会、省政府研究室、中印促进会、昆明市社科院等云南省南亚学会诸会员单位的50余名专家学者参与了此次会议。会议围绕“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与当代国际关系”,就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与当代南亚国际关系的新发展、“一带一路”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中国与南亚在各领域的交流合作、当前中国西南周边形势等共同关心的议题,展开了深入交流探讨,现将本次会议的学术研讨情况及专家学者的观点看法综述如下:一、高度评价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时代价值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任佳研究员在题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与中印缅关系展望”的主旨发言中指出,今年中、印、缅三国联合举办和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5年13期
长江丛刊

浅述环境安全对当代国际关系的影响

一、环境安全与当代国际关系之间的联系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来看,环境安全应该主要包含如下问题:全球气候变暖问题、大气臭氧层遭到破坏问题、空气质量逐年降低问题、海洋环境和海洋生态系统日益遭到破坏问题,森林植被覆盖率降低问题、生物多样性锐减问题、矿产能源开发与保护问题等等,这些都是引发国际安全争端的最大议题,是威胁当代国与国之间关系的头号威胁。这些环境问题如果不能很好地得到解决,势必会造成整个国际关系的动荡与紧张局面的额发生,给人类造成极端的恐惧和不安。日益恶化的环境不但会造成人类对自身生存和发展问题的担忧,也会造成世界范围内的较大的恐慌。导致新一轮国际环境下国与国之间开展能源争夺战的巨大隐患的出现,因此环境安全问题已经不再是某个发达国家后者发展中国家可以独立解决的问题,早已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重大议题,需要引起各国的广泛关注和重视。环境安全自身存在着很强的特征性,首先,它可以带来广泛的影响。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环境如果出现安全问题,势必会影响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经济评论》2007年05期
国际经济评论

当代国际关系进步的五个方面

拨开强权政治的迷雾(类似美国的伊拉克政策和其他粗暴的单边行径),撇开国家间利益争夺、较量的复杂过程,不讨论那些缺乏理性的、极少数国家和集团的事态,这里,让我们细细观察近当代国际关系的演化,至少能够发现如下令人鼓舞、有深远意义的进步趋势。其一,近代史上西方列强动辄诉诸战争或战争威胁以实现自身利益的野蛮方式,已越来越不是“通用法则”,相反,在主流舆论、公众和国际社会,在比较文明和进步的区域及国家,对武力及其他强制手段的使用变得更加审慎,有更多的考量,其根据不光是当事国本身的诉求与利害关系,更要兼顾国际法和国际惯例的支持,力争某种普遍认可的合法性。在近代国际关系史上,尚武风习曾经弥漫一些区域[1],战争是一种相当普遍使用的交往手段[2],国家之间可能因为很小的一个理由而开战,发动战争者受到谴责甚至惩罚的可能远远小于获得利益或威望的机会,国家间的暴力冲突容易而经常。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成为人类发展的一个新阶段的起点,也给外交施展以更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