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联合“会诊”农村留守儿童问题

本报讯 6月26日,我市召开农村留守儿童工作座谈会,市委副书记曾震亚、副市长周巧艺参加了座谈。$$座谈会由市妇联牵头组织,市委宣传部、农办、教育、公安、民政、司法、财政、卫生、计生、文明办、总工会、团市委、市关工委共14个单位的相关负责人汇集一堂,共同商讨、“会诊”有关农村留守儿童的一些具体问题。$$目前,我市农村有0-15岁的儿童374864人,其中54623名儿童的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打工,占农村儿童总数的14.57%。在农村留守儿童中,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隔代教养的占82.13%,寄养、寄托、托管的占17.66%,无人监管的占0.2%。$$由于孩子长期没有和父母一起生活,祖辈又疏于管教。目前,农村留守儿童凸显出来的生活、教育、心理、道德品质、安全等方面的问题越来越突出,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及各级地方党委政府的高度关注。$$“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湘潭日报2007-06-27
《西昌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西昌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家庭教育视角下农村留守儿童校园欺凌及应对策略

2016年,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强调了家庭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中应承担的责任。同年,政府发布《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首次从国家层面将校园欺凌作为一个专门问题来对待,并将其界定为发生在学生之间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的事件[1]。查阅相关文献,有关校园欺凌的研究文献呈井喷式增长,但从家庭教育的角度来探讨农村留守儿童的校园欺凌问题的还比较少,因而,基于家庭教育视角来探究农村留守儿童的校园欺凌问题,既有理论依据,又有现实意义。一、农村留守儿童卷入校园欺凌的家庭根源我们通常将家比作温暖的港湾,那是因为家能给我们提供实际的庇护和心灵的依靠。然而,对农村留守儿童而言,家似乎就是空荡的房间、年迈的祖辈以及那记忆中已经模糊的父母。相关研究显示,农村地区留守儿童行为问题发生率高达41.3%,显著高于非留守儿童的36.6%,[2]这说明留守儿童行为问题比较严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村教育》2017年Z2期
中国农村教育

让社区成为农村留守儿童的精神乐园

“留守儿童”是指父母双方或一方爱,遇到困难不能从父母那里找到感流动到其他地区,孩子留在户籍所在情支撑,也容易出现性格缺陷和心理地并因此不能和父母双方共同生活在危机。不少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较为一起的儿童。目前,我国进城的农民工严重,有的任性、冷漠、自卑闭锁;有的1.5亿人,全国农村留守儿童规模已内向、孤独、柔弱无助,有的甚至对父达2290万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将在未母充满怨恨、逆反心理严重;还有的因来几年继续呈较大规模的上升趋势。缺乏父母的监护而变得胆小,缺乏自农村留守儿童中,有84.6%的孩子由信和心理安全感。另外,留守儿童也容爷爷奶奶等隔代亲人照看,15.4%由易受到他人的非法侵害或人身伤害。亲戚代管,有少数甚至是独自一人生2004年公安部有个调查,显示了两个活。“大多数”,即全国未成年人受侵害及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数千万自身犯罪的案例大多数在农村,其中农村留守儿童的现状不容乐观:有大多数又是留守儿童。69.8%的监护人表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劳动保障世界》2018年26期
劳动保障世界

农村留守儿童安全问题探究——以S县F村为例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农村地区外出打工的人数不断增加,农村留守儿童的数量也随之上升。《中国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样本数据显示,截止到2010年底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已达到6102.55万,而且呈不断上升趋势。[1]2017年农历大年三十深夜,云南省镇雄县17岁留守少年小龙(化名)在家中喝下一斤半“敌敌畏”后身亡,随着此类恶性事件的增多留守儿童安全问题日益得到关注。笔者团队在S县F村做调查过程中,了解到不少留守儿童也曾出现食物中毒、校园欺凌、被家人打等情况。留守儿童在生活中遇到哪些值得关注的安全问题及其带来的危害,是本文关注的焦点,在此基础上尝试提出一些应对策略。一、S县F村基本概况F村位于云南省S县仁和镇东边,东邻菠萝登村,南邻热水塘村,西邻施七公路,北邻勒平村,距县城5公里,海拔1475m。全村国土面积5.6平方公里。2016年,村辖7个自然村,14个村民小组,农户1092户,3119人。其中,少数民族有彝族、白族、哈尼族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校外教育》2018年25期
中国校外教育

谈农村留守儿童的管、教、育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全国范围内的大批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从而产生了一个特殊群体——留守儿童,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已经成为当前社会的一个热点问题。通过对菏泽市牡丹区李村镇留守儿童现状的调查发现,由于亲情缺失和监护缺位,存在生活失助、学业失教、安全失保、心理失衡等一系列问题。作为农村较偏远小学,作为一名农村教师,如何开展好关爱留守儿童工作,为党和政府分忧,是摆在当前儿童教育工作面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李村镇当前留守儿童的现状。根据李村镇中心校统计,我镇现有13岁以下留守儿童1700余名。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留守儿童问题,初步形成了“党委领导、政府主导、妇联牵头、部门配合、家庭尽责、全社会合作”的“六位一体”工作模式,镇政府和镇中心校成立了关爱留守儿童工作领导小组、设立了关爱留守儿童工作专项经费,打造了14个“留守儿童之家”,广泛推广“爱心家长志愿者”行动,开展培养文体兴趣的活动,全面启动实施留守儿童关爱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交际》2016年21期
现代交际

论当前农村留守儿童隔辈监护存在的问题

习近平同志指出“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的生活依托都不可替代,家庭的社会功能都不可替代,家庭的文明作用都不可替代。”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对于农村留守儿童而言其父母是缺位的。对于子女的抚养,不仅仅是伦理问题还是法律问题。只是,法律这一层面的责任,被人们的传统观念所掩盖,也被忽略了。但是,对于每一个成长的个体,从小的生活经历和体验,会对他(她)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一定的影响,也会对人格要素产生影响。农村留守儿童的主要监护模式有三种,即隔辈型监护、亲戚或朋友的寄养型监护以及留守儿童自己无人照管的自我监护。其中,隔辈监护是最主要的监护模式。据民政部最新的调查,祖(外)父母陪伴监护的占了89.3%。农村的青壮劳动力为改善生活质量,纷纷外出务工,通常情况下照顾留守儿童的往往是留守的老人。这些承担起照顾留守儿童的老人,无论是身体状态还是思想观念具有一些共性的特点,凸显隔辈监护存在的问题。首先,对于留守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