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析在语文教学中如何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

阅读能启迪人生、使人受到美的熏陶;阅读能提高写作、说话能力,开发智力。因此,阅读能力是人们在生活中必须具备的一种重要能力,也是学习、工作必不可少的能力。尤其是信息时代的到来和终身教育的提出,对人们的阅读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阅读教学作为语文教学的基本环节,在培养阅读能力上起着重要的作用。对阅读教学的对象——学生这一特殊群体来说,阅读能力的培养尤为重要。从长远来说,阅读将伴随他们成长、伴随他们终生,良好的阅读能力和阅读习惯将使他们终身受益,也将对提高我们的国民素质起着重要作用。从近期目标来看,师生对提高阅读能力的愿望都非常迫切。对教师来说,学生阅读能力的高低直接关系着教学效果的好坏,关系着其教学的成败。因此,阅读教学让语文老师深感重任在肩,所以如何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成为我们语文教育工作者的一个新的研究课题。$$   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有多种方式方法,有经验的老师根据学生不同的实际情况而制订出不同的方式方法。下面,我结合自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知报2010-06-29
《新阅读》2019年07期
新阅读

跟着名家学读写——“我爱阅读”语文名家经典系列

语文是所有学科的基础。阅读是语文学科的基础。学生学习语文,语文教材是最重要的课程资源。但是,要想学好语文,仅仅阅读教材是不够的。无论是巩固识字、掌握方法,还是形成语感、提高素养,都需要大量的课外阅读。《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和统编版语文教材都格外重视课外阅读。《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阐述,“要重视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高阅读品位。提倡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统编版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教授也曾说,“没有课外阅读,那语文教学就只是‘半截子’的。新编语文教材主张读书为主,读书为要。抓住这条,就可能化繁为简”。可见,课外阅读将在学生的语文学习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我爱阅读”是统编语文教材中的一个栏目,主要目的是配合教材延伸阅读,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借用这一名称,作为本套书的丛书名,目的也是希望通过一系列经典名家的作品,帮助学生爱上阅读,学会阅读,从而实现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育学刊》2019年07期
中国教育学刊

语文教学改革的理性回归——评《语文教学的“平民”建构》

自20世纪初,我国语文独立设课以来,相关专家对语文教学的改革和探索从未停止,20世纪末,国内出现了大量批判语文教学的言论,一些专家标新立异、急功近利,甚至发出“误尽苍生是语文”的荒谬言论,我国的语文改革在万炮齐鸣、指责不断中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我们固然不能否定改革,更不能否定语文改革中的某些进步,但是同样应当看到,有些改革割断历史、肤浅粗糙,一味求形式,图热闹,导致语文教学陷入困境、走向极端。看看周围,学生字迹“龙飞凤舞”,一篇作文错字连篇,“的、地、得”不会用,文章内容读不懂,结构理不清,文体不明白……此类现象屡见不鲜。因此,我们应当呼吁语文教学改革跳出盲目、功利的怪圈,回归理性与人文的道路。《语文教学的“平民”建构》一书是王家伦教授的多年钻研所得,该书以当前语文教学现状为背景,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为出发点,提出语文教学改革的“平民化”理论,倡导语文教学在培养学生听说读写能力的基础上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笔者在开展曲靖师范学院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村教育》2019年20期
中国农村教育

农村小学留守儿童语文学困生转化策略的研究

农村留守儿童在语文学习中的学困现象比较严重,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促使城市需要劳动力的人员数量在不断的增加,根据城市的需要很多的农村劳动力都集中在城市中,直接导致农村现有人口的老龄化和“学生化”,在农村的剩余人口中主要是老人和学生,留守儿童的学习和心理问题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在语文的教学中主要的教学内容就是丰富学生的情感,因此语文教学在农村留守儿童中占据着比较重要的位置。但是实质上农村的留守儿童语文学习成绩并不是十分的明显,语文教学中的学困生比较多,教师针对农村学校的教学特点,应该积极的应用好教学形式,提升农村留守学困生的语文学习成绩。一、在农村语文教学中形成学困生的原因(一)学习的主动意识差农村留守儿童在语文学习中的主动意识比较差,是学校的语文教学中出现学困生的主要原因。部分的农村小学生认为语文的学习是没有实质作用的,同时语文教的枯燥性和语文作业内容的僵硬性,使得学生参与语文学习的主动意识不强,让农村学校产生大量的学困生。(二)家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教育》2019年11期
内蒙古教育

学科间整合教学的尝试——“道德与法治”与“语文”教学的整合

虽然随着课程改革的不断深入,“道德与法治”“科学”等学科越来越受到学校和教师的重视,但因为不用承受“学业考查的”压力,很多学校的教育现状仍然是“语数英”教学明显重于其他学科的教学,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老师会认为用“道德与法治”“科学”等学科的课时来上语文或数学课是为了学生好。但我想,每一学科的课程目标都存在一定的独特性,体现其学科特点,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能被其他学科的教学所替代的。当然,在尊重学科特点的前提下,我们可利用学科间相通的一些特性,将不同的两个学科进行整合,以实现学生全面充分地发展。本学期我带二年级,同时担任“语文”和“道德与法治”两门课程的教学,在制订教学计划的过程中,我再次翻看两个学科在对应年段的课程标准,发现其中有着很多的契合点。例如:语文课程标准对二年级阅读的目标要求:“借助读物中的图画阅读。”“阅读浅近的童话、寓言、故事,向往美好的情境,关心自然和生命,对感兴趣的人物和事件有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并乐于与人交流。”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教育》2019年09期
内蒙古教育

游离语文的语文课堂——《阿长与〈山海经〉》听课手记

那天下午听学校每学期例行的公开课,上的内容是《阿长与〈山海经〉》,我几乎浑身都“震悚”起来。女教师先来几句顺口溜导入,既没涉及语文,也没切入文本,只是鼓励“孩儿们”别紧张。不知为什么,每当我听到“孩儿们”这种亲切的称呼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妖怪”,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当“配合”这两个字从老师嘴里十分自然地溜出来,我的心就被狠狠扎了一下。我特别讨厌“配合”这个词,就像讨厌“虚假”一样。老师的语速很快,教学节奏很急。问题是问了几十年的老问题,“文章围绕阿长写了哪些事?重点写了什么?”……诸如此类。其间夹杂着点缀式的合作:“读了这篇文章中的    片段,我认识到长妈妈是一个    的劳动妇女。”这是很多学校非常看重的一种学习方式,没有它似乎就不是一节完整的课,成功的课。请问这种本来应该由学生独立思考的问题有讨论价值吗?有合作必要吗?而且,合作时间很短,就像“孩儿们”都是神童一样。所有问题几乎都止于一问一答,没有深入地追问,没有真诚地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