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编辑能介入文本制作吗?

当前,在图书出版界存在着一种出版社编辑介入作者创作过程的特殊出版现象,而且这种现象有不断蔓延扩大之势,引起了一些业界人士的异议和担忧。有人认为,出版社和编辑只能是整个图书出版过程的中介环节,是联系作者和读者的桥梁,应该明确自己的职责界限,不应该越界干预作者的创作过程。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又如何评价这种现象呢?$$策划增强:模糊编辑/作者界限$$在计划经济时代的传统出版业中,出版社编辑和图书作者各自的角色和相互关系是比较明确的,即作者是创作者、写书人,而编辑则是出版者、出书人。但是随着图书出版业由计划经济时代进入市场经济时代,随着出版业自身的不断改革和调整,编辑与作者之间相对明晰的关系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一些出版社为了适应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加大选题策划力度,纷纷设立策划编辑或策划编辑室,于是产生了一批专门策划选题的编辑。即使那些没有专设策划编辑的出版社,编辑的策划意识也得到空前的强化。面对市场竞争,不懂策划、不善于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作文辅导(读写双赢)》2019年04期
小学生作文辅导(读写双赢)

找准文本切入点,提高语文课堂实效性

江苏省张家港市白鹿小学徐娟一篇文章,无论是内容的呈现,还是写作方法的运用,都是紧紧围绕一个核心——主题展开的,不过为了主题表达的需要,不同的文本其内容与写作方法各不相同。为此,在语文教学时,找准文本的切入点就显得非常重要,它是开启学习文本的关键,能够让教学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一、抓题眼,从文章题目切入题目是文章的眼睛,作者为了表达的需要,往往会非常用心地给文章起一个精彩的题目。它们或者是以内容为依据,或者是以主题为核心,可能是文中具有象征性的一种事物,也可能是人物的一句具有深刻含义的话语。在教学时,教师只要从这种独具特色的题目入手,抓住学习文本的关键——题眼,就能够做到“纲举目张”,从而大大提高课堂教学效率。如苏教版小学语文《把我的心脏带回祖国》一课,写的是波兰音乐家肖邦流亡国外,临死前请求姐姐把他的心脏带回祖国的事情,表达了肖邦强烈的爱国之情。题目来自肖邦的临终遗嘱,既提示了文本内容,也向我们揭示了文本的主题,是理解文本的关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出土文献》2012年00期
出土文献

清華簡文本復原——以《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第一、二輯為例

狹義的文本指由書寫(或印刷等)而固定下來的任何話語,是語言的實際運用形態。文本通常具備載體、符號、内容三個要素。清華簡是戰國末期産生的文本,其形態爲竹質墨書寫本。由於年代久遠及出土後經過輾轉流傳,其文本狀態已有較大的變化,因而只有經過科學的分析復原,才能恢復其本來面貌(主要是内容的復原,不可能完全恢復)。我們對清華簡進行文本復原的主要過程包括:載體保護、符號顯示、内容識别三個方面。一、載體的保護載體是文本的物質基礎。清華簡的載體爲竹簡,竹質爲剛竹,處於飽水狀態,總數約2 500枚,合完整簡約1 700余支。入藏前原持有者將數十枚簡捆成一束,用保.鮮膜包裹,小部分用新竹片做托板,把竹簡置於其上,然後也用保鮮膜包裹。竹簡色澤普遍較深,呈暗褐色,有些簡表面有白色撇點,其水溶液有異味。人藏後,我們采取的首要措施是拆封及檢測。拆解繩索及保鮮膜後,以每束爲單元置於一個不銹鋼容器中,加蒸餾水浸泡,對其浸泡液進行檢測。發現部分竹簡表面有微菌活體...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上)》2019年02期
文学教育(上)

让语文课堂充满语文的味道

让语文课堂充满语文的味道语文有其独特的“味道”,它蕴含于语言的艺术,它来自文学的魅力。新课标强调,语文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教师要想自己的语文课堂异彩纷呈,那么就得深入地研读文本、理解文本,带领学生一起以细读的方式去体会语言的艺术和文学的魅力,只有这样,我们的课堂才会充满“语文的味道”。孙绍振教授在《名作细读:细微分析个案研究》中提到:“把文本当中潜在的人文精神分析出来,是语文教师的艰巨任务。这并不容易,因为,越是伟大的作家,越是深刻的倾向,往往越是隐蔽,有时,就潜藏在似乎平淡的、并不见得精彩的字句中。一般读者,常常视而不见,而解读的功夫就在这些地方,这就是所谓于细微处见精神。”可学生读书,正如金圣叹所言,“都不理会文字,只记得若干事迹,便算读过一部书”,这就要求教师先要弄明白“书中所有得意处、转笔处、难转笔处、趁水生波处、翻空出奇处、不得不补处、不得不省处、顺添在后处、倒插在前处”等,再引导学生,巧选鉴赏点,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通讯》2019年01期
语文教学通讯

对文学文本是否真实的辩证认识

近年来,有一些文学作品的真实性引起了读者的广泛质疑。不少读者认为这些作品脱离真实和生活,不但不是合格的文学作品,更不能作为教材成为学生语文学习的“例子”。比如当时沸沸扬扬的课文“造假”事件。说的是某版本语文教材二年级下册课文《爱迪生救妈妈》,该文写爱迪生7岁那年,妈妈得了阑尾炎,来不及上医院,必须在家手术,因灯光昏暗,聪明的爱迪生想出了用镜子聚光的办法,使得手术成功进行,救了妈妈。对于这篇课文,无论是课本还是教参都没有注明作者和来源。但是,有人考证,最早的阑尾炎手术,出现在爱迪生快40岁的时候,而且那时电灯早就发明了,所以这个故事涉嫌造假。又比如,某版本语文教材五年级上册课文《地震中的父与子》,讲了美国洛杉矶一位父亲在大地震之后,到学校救助儿子及儿子同学的故事。但是据几位语文老师考证,当年的洛杉矶大地震发生在当地时间凌晨4点31分,凌晨的学校,怎么会有学生?又如某版本语文教材七年级下册课文《斑羚飞渡》,大意是一帮猎人将一群斑羚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读与写(教育教学刊)》2019年01期
读与写(教育教学刊)

从细节处体味、挖掘文本之妙

翻阅《解读语文》一书,既佩服钱理群、孙绍振等大家学者对语文课文的精妙解读,也深感自我在阅读过程中对文本“玩味”的粗浅。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特别关注了如下几方面的细节,想来恰恰是笔者此前在语文教学中忽视了的精彩之处。1关注文本中的省略与留白赏析一篇作品时,我们很容易关注到作者着重刻画的内容,比如朱自清《背影》里父亲如何艰难的翻过月台为我买橘子;鲁迅《孔乙己》里孔乙己如何在咸丰酒楼里买酒喝,如何被其他客人调侃、嘲笑。这些内容都是作者浓墨重彩展现给读者的,在阅读文本时很容易引人琢磨与寻味,但这样的阅读体验也恰恰容易让人忽视文本的另一个侧面——那些一笔带过的省略内容,甚至是并未提及的留白空间。《背影》里作者简略提及父子之间的矛盾,父亲“待我不如往日”,却并未详写父亲与我究竟是怎样的一种隔膜,只是在展现父亲买橘子的过程中,用无言的行动来证明了父爱的存在,渐渐淡化了父子间的隔膜与嫌怨。《孔乙己》里写孔乙己因偷书被打后拖着残破的身子来酒楼里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