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读图时代”忧插图

早在18世纪,德国诗人歌德就说过“应该多画少写”。今天,人类进入了“读图时代”,步入书店放眼望去,插图本、彩绘本、图说本等“读图”类图书,林林总总、种类繁多。这其中,有许许多多优秀之作。但是,也有一些质劣图差的“读图”类书,让人产生“读图时代”忧插图之感。$$一忧:插图不是“向导”是“误导”$$德国当代书籍艺术家卡伯尔认为:插图能够帮助读者理解内容,增加对读者的吸引力,进而引导读者走进图书。文学插图是对文学的视觉形象阐释,文学插图利用造型艺术将原著提供的造型信息转化为视觉形象,体现原著的审美理想,运用将内容升华了的造型艺术语言与文字一起叙述原著。文学插图能够引导读者尽快地走过“陌生”而进入图书所营造的情节和氛围之中,获得一种新的审美体验。$$现在,一些质劣图差的“读图”类图书的插图,粗制滥造、技巧太差、造型不准、形象丑陋。比如有一彩绘本《红楼梦》的插图质量非常之差,插图作者缺少基本的造型能力,将宝玉、黛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艺家》2018年07期
中国文艺家

如何寻找到优秀的插图画家之编辑素质谈

引言出版社要为图书配置插图,寻找优秀的插图画家是关键。随着“读图时代”“眼球经济”的到来,社会的商品化、信息化使人们的阅读方式和阅读心理发生了嬗变,对书籍阅读更强调视觉的直接感受,从而追求快速获取图书的信息与表象意义,插图的图像意义似乎更直接地符合了这种心理需求,于是乎,插图应用越来越广泛,分类越来越细化。步入书店,放眼望去,插图本、图说本等插图类图书,林林总总,种类繁多。(1)这其中,不乏优秀之作,但是,大部分图书插图质量低劣,千篇一律,制作粗糙,甚至出现误导读者、风马牛不相及、叙述直白等问题,让人产生“读图时代”忧插图之感。精品意识成就精品图书。精品插图类图书,除文本内容至关重要外,插图内容也不容忽视。要保证图书的插图水平,必须为图书寻找到风格适合、水平优秀的插图画家,但这并非易事。一、编辑要准确把握图书内容与作者诉求(一)编辑要准确把握图书内容作为图书编辑,首先需要对图书内容以及思想主旨甚至于弦外之音有一个全面的把握,这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天津社会科学》2017年03期
天津社会科学

《傅雷家书:插图本学生用书》

~~《傅雷家书:插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育评论》2008年02期
教育评论

《世界文明大系》修订插图本出版

针对国际学术界的“西方中心论”和“文明冲突论”,中国学人提出自己的文明理论,将世界文明划分为12种文明体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文明研究中心组织40多位著名学者历时10余年,纂成《世界文明大系》12卷,分别是《儒家文明》、《古代西亚北非文明》、《印度文明》、《日本文明》、《伊斯兰文明》、《犹太文明》、《西欧文明》(上下册)、《斯拉夫文明》、《非洲黑人文明》、《拉丁美洲文明》、《美国文明》、《加拿大文明》。全书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大系”问世以后,得到学术界、文化界、外交界的广泛好评。北京大学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国际比较文学学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出版人》2019年05期
出版人

《英韵〈三字经〉(插图本)》

《三字经》是中国的传统启蒙教材。内容涵盖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文学、历史、哲学、天文地理等等。此次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英韵〈三字经〉(插图本)》在原有的中文基础上加入英文对照,翻译巧妙、行文工整,增添了英、汉阅读的流畅和亲近感,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新颖表达。本书的设计努力与以往同类题材的低幼感做出区别,选用横开本及中国传统书籍装帧方式的包背装,外覆展开式函盒。封面利用纸张透叠的方式,构筑文字与图像在虚实间的相互依托关系。隐藏于封面内的图片,增添些许阅读时的轻松与惬意。书籍形态柔软、可自然卷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世界历史》1979年01期
世界历史

介绍《世界历史百科全书》(新插图本)

在国外出版的世界史工具书中,《世界历史百科全书})(新插图本)被公认为是一部较为有用的工具书。自从一九四O年在美国初版以来,已四次再版,并被译成多种文字。一九七五年出版的这个新版本,是增订本,共两册,篇幅较以前增加甚多。它的最沐特色是:增加了二千多幅插图(包括一千九百余幅人物肖像、·历史名画、珍责照片,及十七幅地图和一百零四幅王族谱系表)。卷末还附有详细的索引。这就使读者在查考本书时,得以从这些图片中获得更多的历史知识,加深对历史事件的具体印象。例如书中关于美洲印第安人的一幅木刻, 礼就是哥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海学刊》2013年01期
江海学刊

插图本中的图像叙事与语言叙事——文学与图像的融合与分离

图像与文学的争论由来已久,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特别是数码、多媒体与网络技术的发展及文学与图像互相融合产生的“超文本”形态,不仅给读者带来了全身心的审美感受,也为我们思考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对话以及它们与传统之间的关联提出了新问题,同时也为图像与文学的争论注入了新的活力。很多理论家都深刻地认识到图像与文学之间的巨大张力,如海德格尔就认为现代社会不仅是一个“技术时代”,更是一个“图像的时代”。①罗兰·巴尔特也指出了这种由词语占据主导地位到形象占据主导地位的转变。②甚至有些理论家认为传统的文学阅读方式在受到严峻的挑战,如希利斯·米勒就担心文学的时代已近结束。③然而新时期图像与文学的密切结合并没有为我们理解文学与图像的关系提供新的根据,特别是对如何理解目前广为流行的插图本中的语图关系提供新的理论依据。一插图本目前之所以流行就在于它充分说明了一个艺术史的老问题:图像充分展示了语言所无法具有的功能,这是视觉艺术本身的价值所在,也是人的根...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