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数字出版开启无穷未来

今天,我们很少能看到一个像数字出版这样的产业,一端连着活泼的、最具创新力的移动互联网领域,一端连着从容的、深厚的传统出版领域。这个产业,肇始于美国,正在彻底改变着人们千百年来习惯的阅读模式。与此同时,它也同样激发了我国企业巨大的激情并投入其中,诞生了一批数字出版的先驱者。$$   与相似规模的美国相比,虽然一样发展迅速,但是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成长之路却显得更加曲折。这既和我国传统出版产业的特殊体制有关系,也和我国移动互联网企业对数字出版产业链的介入战略有很大关系。$$   我国的数字出版产业缺乏一个类似亚马逊那样具有市场号召力的企业。在现代服务产业链中,有些环节需要具有规模优势的企业来承担,它能为广泛分布的用户提供全面而便捷的服务。在美国,亚马逊天然就是这样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出版发行研究》2017年06期
出版发行研究

智能化语境下的数字出版领域知识服务生态构建

人工智能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广泛应用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时代面貌,数字出版领域的智能化知识服务也呈现出全方位的变革,这些变革将随着技术的创新升级而持续发酵,呈现出知识服务的全新生态模式。人工智能技术将使知识内容更具个性、更有价值,它将以最具智慧的方式实现用户的知识服务需求,打造以智能化为核心的全新服务形式。而知识服务也将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深入应用,实现服务思维和模式上的创新与突破,展现令人期待的前景。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助力下,知识服务所体现的不仅是技术层面的转型,更是数字出版领域更高层次的战略转型。智能技术将颠覆性地构建起知识服务的全新生态模式,带来不可估量的社会价值和发展价值。一、人工智能技术在知识服务领域的应用与变革顺应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趋势并拓展其实际应用是智能时代知识服务领域的重要举措,当下智能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大数据、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催生出知识服务在出版领域中的多元表现与应用,并在知识服务的各环节发挥举足轻重的作...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共产党人》2016年24期
共产党人

浅议党刊的选题策划

在期刊出版领域,党刊的特殊性决定了它不同于通俗的大众类期刊。尤其是选题策划,对于党刊具有宏观的战略意义,它既是其贯彻出版方针、坚持出版方向和突出自身特色的直接体现,又是其发展的基础、质量的前提和生命力的重要保证。党刊的选题策划,简单地说就是党刊编辑选择所要发表的文章和内容,是对党刊所反映的主题和内容的总体设计。笔者认为,党刊的选题策划应当把握好以下三个方面。政治意识。党刊姓“党”,是中国共产党反映社会意识形态的物质载体,是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是社会主义精神文化的宣传阵地。所表现的内容当然是有益于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和进步,有益于弘扬民族文化和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正确的舆论导向,可以对社会大众起到极大的动员和鼓舞作用,促成积极向上、团结奋进的社会风气;错误甚至反动的舆论导向则对社会和国家权威、凝聚力和公信力起消极作用。因此,党刊选题策划必须严把政治关,使选题符合党和国家有关的方针、政策,牢牢把握好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时事报告》2017年06期
时事报告

重要论述

自觉担负文化使命倾力打造传世精品路”。要把“一带一路”建设放在构建人类命当前推进出版领域改革创新,要切实抓运共同体的大愿景下来思考,放在经济全球好出版融合发展。要强化互联网思维,将传化的大舞台上来谋划,放在国际关系演进的统出版的内容优势延伸到新兴出版领域,推大格局中来研究,放在人类文明交流互鉴的动优质内容资源特别是精品图书的数字化、大视野里来把握,形成更多高端研究成果,网络化传播。要拓展对外交流合作,推出一为“一带一路”更好惠及各国人民提供智力批阐释中国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体现当代支持。中国价值观念的学术著作和通俗理论读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探索“走出去”的新内容新渠道新方式,更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5月14日出席“一带一路”好传播中华文化。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智库交流”平行主题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时强调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5月9日在商务印书馆调研时指出全力做好迎接党的十九大宣传各项工作开展迎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安徽科技》2013年12期
安徽科技

促进安徽省数字出版领域文化与科技融合发展的思考

数字出版作为文化与科技深度融合而诞生的新兴出版业态,目前已成为推进文化产业大发展大繁荣的重要引擎。近年来,安徽省在数字出版领域进一步推进文化与科技融合,深入实施科技带动战略,提升数字出版产业技术水平,促进了出版产业的自主创新和优化升级,为加快建设充满活力的文化强省贡献了力量。一、文化与科技融合发展具有良好基础1.文化与科技示范基地建设取得突破2012年5月,合肥市被科技部、中宣部、文化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认定为首批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同年12月,新闻出版总署批准建立安徽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这也是全国第10家基地。基地按照一个基地两个园区(合肥园区、芜湖园区)的模式建设。合肥园区目前已入驻科大讯飞等数字出版相关企业近百家。芜湖园区目前已入驻芜湖华强数字出版相关企业40余家。作为一个以技术研发和产业化应用为目标的产业战略发展平台,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对于积聚整合产业资源,推动科技成果向全行业辐射转移起到了积极作用。2.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编辑学刊》2011年06期
编辑学刊

编辑要构建自己的优势出版领域

对于出版社要有自己的定位,大家已形成了共识,对于编辑也要有自己的优势出版领域,大家似乎讨论得不多。许多编辑特别是新编辑没有自己的出版方向,拿到什么稿就出什么书,而不管这是不是自己所擅长的,最终,无法形成自己的优势出版领域。一、编辑没有优势出版领域的原因1.出版社的考核体制、组织结构与战略方向有的出版社有明确的出版规划,有明确的出版定位,在出版社层面有统一的选题规划,在编辑室层面有大致的分工,对每个编辑的选题领域也有明确的规定,在这样的体制与组织结构下,编辑必须按照专业化的方向走,就很容易形成自己的优势出版领域。但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大社或少数有特色的中小型出版社,很多出版社并没有这样的体制,或者他们想这样做却没有实力去做。一是人力资源有限,没有那么多编辑可以涵盖出版社想做的领域;二是稿源有限,在某个方向和领域并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吸引不了足够多的作者。2.编辑本身没有规划在出版社对编辑室并没有细化或规定到专业方向时,编辑也还是可以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