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小说的肌理

小说创作的要素很多,情节性的重要是不言而喻的。但情节本身拥有多种面向,有的复杂,有的简单,有的跌宕起伏,有的轻巧徐缓。不能说唯有具备复杂、跌宕起伏情节的小说,才称得上是好小说。阅读经验告诉我们,许多广获读者喜爱的名篇佳构的情节性并不强,比如林海音的《城南旧事》、黑柳彻子的《窗边的小豆豆》等。特别是一些以作者自己童年经历为创作题材的作品,情节性都算不得强,而青年作家吴洲星的《居民楼里的时光》,恰恰也是以自己童年经历为原型创作的作品。$$判断小说情节的优劣,关键是看这些情节是否与整个故事融为一体,是否与作者的整个叙述形成完整的艺术空间。不合理的安排,情节性再强,也无从赢得读者,因为那不真实,难免有过度编造之嫌。而合理的情节安排,总是与人物的设置,包括人物命运发展、性格走向、心理变化及作品的时代背景、氛围息息相关,而这样的情节,未必就一定是复杂的、跌宕起伏的。$$在《居民楼里的时光》中,情节的安排是伴随着小主人潘凌子这个人物的成长而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

肌理论:邵洵美的翻译诗学研究

邵洵美(1906-1968)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重要的翻译家、诗人和出版家。鉴于翻译界对邵洵美翻译研究的关注不够,本文全面梳理他的翻译理论和实践,并尝试把他本人所提倡的有关新诗创作和批评的肌理论引入翻译研究,从肌理论的视角,展开对邵洵美翻译理论与实践的整体而又有所侧重的探讨和批评。邵洵美的一生翻译过大量的外国文学作品,并对翻译进行过理论上的探讨和总结,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翻译诗学观念。他的翻译活动从时间上可以划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一个时期是20世纪20和30年代,他以高度的热情和旺盛精力从事翻译和创作,先后向国内译介过古希腊女诗人萨福(Sappho,约公元前7-前6世纪)、英国作家乔治·摩尔(George Moore,1873-1958)和英法两国的许多唯美-颓废主义作家,为唯美-颓废主义思潮在中国的传播做出了贡献。邵洵美还在这一时期从事新诗创作和批评,他注重肌理在新诗中的运用,并阐释有关新诗的肌理的理论。后一个时期是现代文学史上...  (本文共20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读与写(教育教学刊)》2019年01期
读与写(教育教学刊)

小说阅读技法初探

1把握线索,分析情节故事情节是小说的三要素之一,更是小说的骨架。而准确概括小说的故事情节,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把握线索。线索是贯穿小说整个情节发展的脉络。线索更具有把小说故事中的各个事件串联起来的作用。它可能是主人公的活动、事件的发展,也可能是某一贯穿始终的具有特殊意义的事物。一篇小说通常都有一条或几条的线索,而真正起主导作用的只有一条。通常小说整个故事中或明或暗反复出现的事物,或者小说的标题是该篇小说的线索。找准小说线索有助于理清小说情节,概括各环节的要义,由此为小说主题的提炼做准备。故事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也值得注意。位置不同,作用也不同。开头文段通常具有设置悬念或者渲染气氛、烘托人物形象的作用;结尾则可细分为大团圆、悲剧、出人意料、戛然而止四个类型,各有特色。2揣摩人物形象,了解刻画手法把握小说中的人物形象,首先要总体把握人物形象的典型性格,确定作者情感倾向;接着具体分析相关描写语段,找到相关的正侧面描写,统筹分析、全面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高中生学习(阅读与写作)》2019年03期
高中生学习(阅读与写作)

准确把握主题是读懂小说的前提

当网络文学大行其道时,“浅阅读”渐成时尚。小说快意恩仇的人物形象、构思精巧的故事情节、光怪陆离的环境描写确实能够吸引读者,让喜欢看书的人用较短的时间阅读到大量的内容,并享受到阅读的快乐。但这种阅读经常会导致一本书读完了却不知所云或读完即忘的情况。倘要真正理解一部小说,真正品悟一部文学作品,就必须读懂作品所蕴含的道理,即小说的主题。而作为高考的一个必考点,准确理解和分析小说的主题则是应对高考小说阅读的前提和关键。要真正读懂小说的主题,就要摒弃“主题即创作意图”的观点。不少同学在鉴赏小说的时候总是追问作者的创作目的是什么,作者表达的思想是什么,一旦有所发现,便抱着作者的观点不放。小说创作者在自己的视野中,构造某种可能但不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从而在最大限度上挖掘生活的可能性。但一个人的思想会受时代、环境、地位、立场等局限,而文字的表现力却又是无限的;作为阅读者,每个人的世界观和人生修养不同,审美情趣、文化积淀和审美能力也大相径庭。如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学研究》2018年02期
中国文学研究

新变与重构:论小说话中小说品第的开展及其意义

小说品第,就是对小说成就高低的区分判明,既是小说经典化过程中的必要步骤,也是热衷于排序的民族文化在小说评论中的必然投射。应该说,自有小说起,便有小说品第。明清小说的繁荣,也带动了小说评点、序跋以及文人笔记中小说品第的盛行。这一时期的小说品第,就品第视阈而言,多数集中于“四大奇书”,或是以之为绝对的参考标准;就价值判断而言,掺杂着极为主观的审美标准与特殊的商业动机。过于主观化的评价标准与过于狭窄的批评视野,都使得当时的小说品第难以尽孚众论,更不可能向精深方向发展。直到小说话正式出现后,这样的局面才有所改观。本文即以民国时期的小说话为载体,以小说品第为切口,力图再现小说话在小说品第领域的拓展,并以此为基础,勾勒出小说话在中国近现代小说批评史上的创获与意义。一、拓展、细化:小说品第对象之变迁明清时期的小说品第,之所以给人以零碎而不成系统之感,客观上是因为缓慢而狭隘的小说传播机制。评论者们关注和品第的小说数量极为稀少,更缺乏综合性的视角...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新课程研究(上旬刊)》2016年11期
新课程研究(上旬刊)

叙事教学:语文小说教学的新理念

语文教学除有“三难”之称的文言文、周树人和写作文之外,小说教学也是一大“难”。然而,“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解决这个“难”。善于思考,精于设计,方能易于教学。而思考之“善”、设计之“精”、教学之“易”,得益于理念之“新”。“叙事教学”便是小说教学中的一种新理念。何谓叙事教学?通俗地讲,就是用讲故事的方式来进行教学。其实,叙事教学是一种方法,更是一种理念。这种理念主张在教学的过程中采用叙事化的手段,进行叙事呈现,充分发挥学生的语言、情感、想象、表现、创造等能力,从而实现教学目标。因此,我们可以将叙事教学定义为:叙事教学是一种以叙事化为手段,通过叙事的形式设计和呈现,从而达到教学目标的一种教学理念和方法。一、叙事视角下的文本解读小说作为一种虚构性的文学,始终离不开叙事视角的选择,而叙事的角度是小说叙事技巧的关键所在。那么,小说的文本解读就可以聚焦叙事视角,对小说文本进行深入细致地分析,从叙事视角中观察作者观察的世界。在教学中教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6年30期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小说文本教学与理性光辉

小说阅读教学是由感性到理性不断深入的教学活动,但是教师和学生往往易停留于经验的认知、教参的结论,而忽略了作为一个独立的读者对小说的阅读是不断深入体悟的过程。笔者曾经执教《母亲的勋绩》,这是西班牙作家狄森塔的一篇小说,文本比较长,而且文章写于什么年代,什么背景,一无所知,甚至起码的作者简介在网络上也信息全无。小说情节简介如下:在一个酷热的季节,庄稼贫瘠、四处荒凉,一切都被焦渴和酷热搞得疲惫不堪,自然环境极其恶劣。在无际的荒野中,一小队穷苦的行人缓慢行进,其中有一个穷苦的吉卜赛女人带着三个孩子,因极端的贫困、恶劣的生活状况不得不到处流浪,沿途乞食。在被最近村子村民们赶走后,在土地都干渴得裂开的情况下,女人生病的儿子极度需要水,为了让焦渴的孩子喝到水,这位母亲用疲劳衰竭的身体不顾性命地和牧羊狗搏斗,只为了地上的一钵子本应是狗喝的水。经过惊心动魄的激烈搏斗,女人成功夺来了水,毫不理会身上的伤口流血,温柔地把水端给了孩子。面对这样一篇文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