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电视+网络直播跨屏合作释放价值

从火爆数季的《奇葩说》到超级网综《创造101》,再到刚刚热播的《乐队的夏天》,随着各类网生内容快速崛起,线上流量的“攻城略地”向一线卫视发起挑战。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改变着大众的娱乐生活方式,也让人们的娱乐消费观念迎来了转型和升级,大众个性化、多元化的精神文化需求亟待满足。$$如何在市场竞争中突围?当下,众多广电媒体和网络视听媒体以开放的姿态积极推进台网融合,通过在技术、平台、内容、人才等生产要素上的共享融通,让内容实现跨屏,释放更大价值。$$用户参与打造台网融合“超级平台”$$日前开播的广东卫视《国乐大典》第二季,除了电视屏幕上顶级乐团的激烈竞演,节目组还在融媒体矩阵发力,不仅与YY直播推出“官方线上海选平台”,还联合酷狗直播打造《国乐大师课》在线直播课堂,在百度百科上推出“国乐博物馆”和“国乐星课堂”……通过节目延伸出一系列移动互联网产品,为观众提供沉浸式体验平台,用户可以通过线上线下多渠道参与节目全过程。$$台网融合基于媒介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19期
法制博览

我国网络直播立法的缺陷及完善

吸取和延续互联网的优势,自2016年开始进入爆发期的网络直播行业经过短短几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直播平台遍地开花的竞争局面。根据2018年7月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的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达到4. 25亿人,直播行业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然而网络直播乱象频出,法律规制任重道远,进一步完善网络直播的立法规制,不仅有助于维护网络直播行业的市场秩序、规范该行业从业人员的行为,也有助于增强网络直播行业的活力,推动网络直播行业健康绿色发展。[1]通过分析现有的网络直播相关规范性文件的立法优点与局限,提出针对性建议,才能更好地探求网络直播法律规制的改善之道。一、网络直播的立法现状尽管网络直播发展迅猛,但不可忽视的是,在其发展的背后,是对法律的挑战与威胁,在巨大商业利益的驱使下,随意的网络直播也面临着巨大的法律风险,在大量资本的支持下,一些网络直播平台和主播用尽各种办法来吸引网民的眼球,甚至不惜触碰法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传播力研究》2019年17期
传播力研究

从符号建构论的视角观察网络直播的规制问题

一、符号建构论主要内涵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及其追随者创制了符号建构理论。理论认为,人类行为是一个生产和再生产不同的社会体系的过程[1]。交流者按照规则有策略的采取行动来实现目标,从而创制出新的结构,反过来也会对未来的行动产生影响[1]。吉尔斯认为,建构包含了三种模态,或者说是层面:(1)阐释或者读解;(2)道德感或者得体的举止;(3)行动中的能力感。也就是说,我们的行为准则会在阐释、道德和能力三个方面影响我们的行为,同时我们的行为也会进一步加强这三个因素所形成的行为结构。根据CNNIC发布的《2019年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网络直播相比之前的野蛮生长,当前已经进入了转型调整期,多家直播平台在制度、资本等因素下关停,用户也在这场关停浪潮中流失。2018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数量达到3.97亿,比2017年减少2533万。二、网络直播规制的发展历程根据CNNIC发布的《2019年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20期
法制博览

体育赛事网络直播的著作权保护探究

体育赛事是网络直播中的一个重要类别,在当今“互联网+体育”时代下,体育赛事的网络直播得到了更多观众的青睐。而近年来,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盗播”现象屡见不鲜,权利保护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对体育直播的相关权利进行保护已经成为共识,而其该不该受到著作权保护以及如何进行保护存在着很大的争议,观点不一。那么,体育赛事直播属不属于《著作权法》中“作品”的范畴呢?就这一问题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观点一,认为体育赛事直播不构成著作权法所定义的作品,不应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观点二,认为体育赛事直播虽然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但不属于上述列举的作品范围,所以不应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观点三,认为体育赛事直播构成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可视不同情况,依据著作权法分别以“类电影作品(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视听作品”、“汇编作品”受到保护。第一种观点主要是认为体育赛事直播“独创性”和“固定性”不符合著作权法上“作品”的组成要素。《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传播力研究》2019年20期
传播力研究

文化视角下的网络直播现象思考

网络直播是以互联网设备为载体,实时与观众进行互动的视频服务。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0期《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互联网用户数达到了7.51亿,网络直播用户达到3.43亿,占网民总体的45.6%。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新的风口,凭借其良好的交互性、现场感、低门槛和良好的用户体验受到众多网民的追捧。一、文化视角下网络直播盛行原因分析(一)直播主播:表演欲望下的自我认同的实现著名的法国精神分析家雅克·拉康在1949年出版的《镜像阶段》中指出“自我”构建是通过将“自己”与“镜中影像”进行联系并发生转换来进行的,这种建构不能将自我和作为镜中影像的“他者”分开。“自我认同”是人类追求的希望,引导着人们去追求理想的自我、完美的自我。移动直播平台给普通人一个自我表现的平台,每个人都能够成为主播,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我表现获得自我认同。“戏剧论”中欧文·戈夫曼提出,自我是情境定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2018年03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

网络直播的刑事风险防控研究

一、引言网络直播的互动性、即时性消解了直播主体与客体的联系界限,摆脱了传统媒体相对固化的信息反馈模式,使传播者与社会公众能够进行直接性、现实性、交互性的对话。当前,互联网经济使网络直播产业呈现出指数式、井喷式的发展态势,参与网络直播的用户数量不断上升,用户规模不断扩大。(1)以网络表演、网游竞技为主要内容的直播产业日益繁荣,甚至成为拉动互联网经济的增长点。可以说,网络直播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社会的经济发展和民众的思维方式。与此同时,网络直播衍生出诸多违法犯罪问题,例如,网络主播利用直播平台从事淫秽表演谋取非法利益,不法分子利用直播平台宣扬恐怖思想危害社会秩序。可见,若监管部门轻视网络直播的监管、行业者为追逐不法利益罔顾法律和道德约束、直播平台不履行或怠于履行法律规定的监管义务,网络直播极有可能乱象频生,成为色情信息、诈骗信息、暴力信息等不法信息的传播源,从而导致这一行业不得不在高危的刑事风险中求生存。2016年,有关部门相继出台了...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